半世紀前「副霍亂」重創對日貿易,台灣如何在戰疫中力挽狂瀾?

半世紀前「副霍亂」重創對日貿易,台灣如何在戰疫中力挽狂瀾?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9年以前,霍亂屢屢重創亞洲,各國感染人數扶搖直上,經濟損失無法估量。台灣密切注意霍亂動態,落實疫苗注射和港口檢疫作業,得以遠離疫疾的威脅。

民國51年,台灣遭到亞洲副霍亂的入侵,南北相繼淪陷。日本關注台灣副霍亂疫情發展,先後禁止香蕉、蔬果、魚蝦貝類進口,重創台灣農產、生鮮魚貨外銷市場。台灣為挽救對日貿易,落實全民疫苗注射,強化海港檢疫系統,成功從疫區除名,使物產得以再輸往日本。現在,就讓我們透過國家檔案,一同瞭解當年台灣在這場戰疫中力挽狂瀾的歷程。

霍亂(Cholera)又稱虎疫、虎列拉,是一種急性胃腸傳染病。1883年,德國細菌學家柯霍(Robert Koch)發現病源為霍亂弧菌(Vibrio Cholerea),一旦侵入人體,潛伏期約1至3天,最長達5天,患者嚴重可能脫水、休克而死亡。另外,患者排泄物若未經妥善處理,一旦汙染環境、水源,將造成大規模傳染。副霍亂由艾爾托型(EL Tor)弧菌所引起,病症與霍亂大抵相似。

霍亂是全球性傳染病,各地都有病例發生。日本統治台灣初期,軍民不堪其擾,傷亡慘重。台灣總督府隔離病患、投藥治療,加強民眾衛生觀念,避免疫癘再次衝擊。然而,境外霍亂屢見不鮮,一旦侵入即釀成災患。例如,1919年3,836人感染、2,693人喪命,致死率高達70.2%。隔年初夏,霍亂捲土重來,2,670人染疫、1,675人身亡,致死率62.7%。台灣總督府設法避疫,廣置傳染病院,集中治療患者;印製宣傳單、舉辦衛生演講、製作電影短片向民眾宣導防疫知識;投入疫苗生產,強制民眾注射,增強抵抗力;加強檢疫系統,防堵疫源再侵。這些防疫措施多管齊下,發揮功效,爾後雖然還有疫病,終未成大患。

待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政府接收台灣之際,遣送日籍人員回國,海港檢疫頓時成為一大漏洞。伴隨著兩岸交通的恢復,中國東南霍亂直接流入台灣。民國(以下同)35年4月,台南爆發霍亂,疫情迅速擴及全台,許多學校宣布停止上課,避免造成群聚感染現象而無法控制。當時,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民政處衛生局致力隔離病患、施予治療,大規模消毒環境,先後完成四百餘萬人疫苗注射,但仍有3,809人感染、2,210人病歿。

36年5月,台灣省政府衛生處(以下簡稱衛生處)成立,往後每年規劃全民施打疫苗(圖1),防止霍亂再度降臨。49年以前,霍亂屢屢重創亞洲,各國感染人數扶搖直上,經濟損失無法估量。台灣密切注意霍亂動態,落實疫苗注射和港口檢疫作業,得以遠離疫疾的威脅。

gem_02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1:39年台中市擴大霍亂預防注射

49年起,副霍亂大發威,南亞、東南亞籠罩在艾爾托型弧菌肆虐的陰霾之下。51年5月,世界衛生組織(以下簡稱世衛)第15屆大會宣布副霍亂重創亞洲,通令每一個會員國必須將防疫機制提升至與霍亂同等級。當時,我國是世衛的會員國,依照國際疫情訊息提早部署傳染病防治作業,最後還是無法抵擋副霍亂的侵襲,於是依照國際檢疫的規定,向世衛通報台灣在7月10日開始出現零星病例,各單位亦加緊防備。

17日,衛生處在台中成立「台灣省霍亂防治中心」,利於掌控南北疫勢發展,隨時部署防疫措施。幾日後,疫情迅速延燒,不僅南部縣市早已淪陷,中北部縣市也相繼失守,副霍亂在全台灣大流竄,造成民眾心理恐懼,社會動盪劇烈。

依據當時傳染病防治辦法,必須在第一時間內隔離、治療副霍亂病患,進行疫區消毒,避免疫源擴散,最快速方法還是注射疫苗,增強民眾抵抗力,避免病源入侵人體。經世衛證實霍亂疫苗能有效預防副霍亂,衛生處著手全台民眾施打疫苗作業,卻受困短時間內無法生產足夠的疫苗,緊急向日本採購200萬人份疫苗(圖2),也請世衛緊急提供支援。7月底,日本空運疫苗100萬人份,無償提供台灣使用(圖3),世衛也從菲律賓緊急徵調200萬人份,加上台灣血清疫苗研究所日夜趕工,等到國內外疫苗全部到位後,即可滿足全台灣1,100餘萬人次的需求。

gem_05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2:台灣向日本採購200萬人份疫苗
gem_06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3:日本餽贈台灣100萬人份疫苗

8月3日,行政院正視防疫工作,設置「台灣區副霍亂防疫工作聯繫小組」,整合各部會與軍警機構共同襄助衛生處,全面落實防疫工作。衛生處動員軍警單位、學校落實全民疫苗注射,規定必須持有注射證明,經查驗後方可購票搭乘公共汽車、火車,確保全民健康。

8月中旬,省政府主席周至柔視察全民疫苗注射程度未如預期,規定以鄰里為單位,各地警察、村里幹事協助衛生人員在月底前完成是項作業。民眾接獲通知後,倘若未在期限內注射疫苗,將處以新台幣90元罰緩。衛生處也爭取各單位的協助,確立海港檢疫制度,加強疫區消毒作業,教導民眾正確預防觀念。經過各界齊心努力,防疫工作愈趨嚴謹,逐步達到防治的功效。

9月初,衛生處掌控疫勢,持續搜尋新增病例,進行隔離與治療。19日,省政府依據國際檢疫規定,以9月5日至18日已連續2周未出現新增病例,對外宣布台灣成功撲滅副霍亂,將陸續解除各項禁令。21日,世衛接獲內政部衛生司司長張智康的通報,向全球宣告台灣解除疫區,會員國可與台灣恢復正常活動,可以借鏡台灣成功的經驗,防堵疫情擴散。

歷經一個多月,台灣計有380人確定感染副霍亂,265人獲得治癒,24人死亡,致死率約6%。儘管副霍亂傷亡程度不高,卻嚴重衝擊台灣經濟與貿易發展,造成養殖漁業莫大損失,引發台灣香蕉與農產品外銷的空前危機。

早在7月26日,副霍亂在南部發威之際,日本鑑於高雄前鎮、鹽埕、鼓山已淪為疫區,港口碼頭緊鄰這些區域,遂按照國際防疫的規定,宣布禁止台灣南部香蕉輸往日本。當時,中部香蕉正值盛產期,在高雄港被迫停止輸運後,連夜北運至基隆港,準備銷往日本。未料,27日基隆和平島也出現病例,衛生處緊急命令基隆市衛生局進行港口檢疫,加強外銷農產品消毒作業。

8月1日,日本觀察台北、基隆疫情失控,全面停止台灣香蕉進口,也禁止日本市場販售台灣香蕉及加工品,而先前從基隆港運抵日本的6,000餘籠香蕉,全部以廢棄物處理。除此之外,日本透過新聞、廣播宣導副霍亂容易經由飲食傳染,勸導民眾切勿食用台灣香蕉。日本禁食台灣香蕉消息急速發酵,讓台灣民眾對香蕉望之卻步,香蕉市場乏人問津,蕉農損失慘重。

雖然日本禁止台灣香蕉進口,欲無法抵擋副霍亂流入日本。8月2日,御影丸從台灣運送砂糖回到日本,有多人已感染副霍亂卻未見台灣通報,待船員上岸四處行動後出現病症,經檢驗確診,造成日本社會莫大恐慌。對此,日本強烈聲明短時間內未能恢復香蕉進口,告誡台灣檢疫作業若再有疏忽,將暫停台日航線。日本的反應震驚台灣,行政院為避免台灣對日貿易陷入瓶頸,成立「台灣區副霍亂防疫工作聯繫小組」,整合中央部會與軍警單位鼎助衛生處早日撲滅副霍亂,解除日方禁令。至7日,日本觀察台灣接二連三出現新病例,無法抑制副霍亂的肆虐,擴大禁止香蕉、鳳梨、鳳梨乾及其他乾果進口,避免疫源入侵。

41年起,台灣與日本採行「記帳貿易制度」,以台灣農產品與日本交換工業機具與技術,雙方各取所需,維持市場平衡。至50年,雙方終止「記帳貿易制度」,轉為自由貿易。當日本禁食台灣香蕉,隨即從中南美洲開放進口,直接危及台灣對日貿易市場。為挽救對日貿易及台日斷航危機,我方持續強化防疫作業與港口消毒工作。至51年8月中旬,日本視台灣依然無法弭平副霍亂,再祭出禁令,暫停台灣鮮果、乾果、蔬菜、冷凍魚、冷凍蝦、乾魚、冷凍貝介、鹹魚進口。原本只有農產品禁銷日本,水產養殖漁獲也被禁止後,台灣對日貿易頓時陷入深淵。

8月下旬,台灣表示已致力防疫和檢疫作業,希冀爭取雙方互惠貿易,但日本仍然無動於衷。9月5日,我方再以開始無新增病例,聯繫日本重啟台日貿易,日方則表示必須再觀察1年以上,確保一切安全無虞,方能決定是否輸入台灣物產。由此可見,台灣農產品、漁獲貝類能否重新返回日本市場,關鍵在於能否完全擺脫副霍亂的威脅。

至9月19日,國內已連續2周未有新增病例,依照國際檢疫規定對外宣告撲滅副霍亂,將解除各項禁令。22日,世衛向全球宣告台灣擺脫副霍亂威脅後,我國對外宣布恢復正常物產出口,日本也解除與台灣往來輪船、旅客的特別檢疫。經濟部、外交部緊鑼密鼓爭取日方重新啟動香蕉貿易,但日本仍抱持保守態度,決定繼續觀察情勢再做決定。直至11月7日,日本參照我國提供的各項資料、抽檢數據,以及日本專家實地考察報告,正式解除中部香蕉輸日禁令,規定香蕉必須附上合格檢驗證明,可以從基隆港運往日本。

到了12月20日,日本觀察台灣環境衛生狀態明顯改善,加上又連續3個月沒有出現副霍亂新病例,解除南部香蕉及各類蔬菜、乾果、鮮果和魚類禁令,使物產重新再銷日本。日本原預估台灣必須經過1年以上時間,確定完全沒有副霍亂病例,再評估是否放行物產進口。歷經不斷的努力,相繼恢復中、南部香蕉及農漁物產重返日本市場,這項成果實奠基防治副霍亂成效,力挽日本對台灣的信心。

52年1月,為防堵副霍亂死灰復燃,提前部署於3月1日至30日進行全國民眾免費疫苗注射,民眾依規定必須提供身分證加蓋印記,無身分兒童發給注射證,作為日後警察、戶政機關查驗憑證。3月間,應注射人口達93.11%,政府為避免防疫漏洞,規定4月1日至16日補行注射,最終達到全民施打疫苗的目標。53年4月,衛生處落實該年全民疫苗注射作業,將逾期不接種民眾罰緩提高到180元,防止民眾態度鬆散(圖4)。往後,每年衛生處皆落實全民疫苗注射,縱使亞洲副霍亂疫情嚴峻,絲毫無法威脅台灣。

gem_15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4:53年副霍亂預防注射

尚可注意的是,51年我國獲菲律賓餽贈200萬人次疫苗,許多民眾注射後出現身體不適的狀況,衛生處只好退還剩餘的疫苗。如前所述,經逐年進行全民疫苗注射,提升民眾防護力,此源源不絕、優質的疫苗乃是台灣血清疫苗製造所日以繼夜的生產成果。台灣疫苗不僅獨善其身,尚可兼善他國,譬如52年3月至5月副霍亂席捲新加坡、馬來西亞,引起亞洲國家警戒。世衛號召各國支援新、馬,共體時艱。當國內完成全民疫苗注射,為保障新、馬華僑生命安全,各捐贈50萬人次疫苗以應急需。

9月,副霍亂長驅直入韓國釜山,短短1個月內感染人數增加至300多人。韓國與世衛亟盼各界伸出援手,幫助釜山早日脫離險境。惟亞洲副霍亂凶相畢露,各國戰戰競競,未敢輕易釋出疫苗。美國率先從菲律賓購買疫苗運往釜山,我國接續投入援助韓國行列,參照援助新、馬先例,捐贈釜山50萬人次疫苗,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也向台灣血清疫苗製造所購買10萬人次疫苗捐贈韓國。釜山接獲美國與台灣的援助,迅速投入疫苗注射工作,減緩副霍亂的危害程度。

53年1月,副霍亂吞噬越南,不到1個月就有1,600人染疫,死亡人數持續攀升。越南對於疫情手足無措,各項產業停頓、民不聊生,極力爭取亞洲國家支援。我國提供70萬人次疫苗和醫療物資,與越南共體時艱。由於逐年落實全民疫苗注射,亦時常援助深陷副霍亂危害之國,展現國際防疫的具體貢獻。

副霍亂殷鑑不遠,防疫工作不可不慎。21世紀初,SARS、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來勢洶洶,疫情蔓延引起全球警戒。這些國際傳染病的流動不容小覷,我國身為地球村的一員更無法置身事外。未來,於良善的公共衛生基礎之上,亦必須正視全球傳染病警訊與動態,以利在最短時間內掌握疫情,杜絕傳染病危害,降低經濟損害程度,確保對外貿易永續發展,進而秉持國際防疫合作之真諦,協助其他國家共同抵禦傳染病。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典藏珍貴國家檔案,不妨透過國家檔案資訊網探尋台灣防疫精彩事蹟,從中借鏡寶貴經驗,遠離傳染病的威脅。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林燕碧。〈香蕉輸日與台灣經濟〉,《檔案樂活情報》,第119期,民109.5.15檢索。
  2. 許峰源,〈戰後台灣霍亂的防治(1945-1947)〉,《檔案半年刊》,17:1,民107年6月,頁28-39。
  3. 許峰源。〈台灣對亞洲副霍亂的肆應(1961-1964)〉,收於政大人文中心主編,《多元視野下的中華民國外交》,台北:政大人文中心,民101年5月,頁153-182。
  4. 趙家臻。〈霍亂止步:台灣的公共衛生成果〉,《檔案樂活情報》,第94期,民109.5.15檢索。

本文經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檔案樂活報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