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海行動:中俄兩國「兄友弟恭卻各懷鬼胎」的非洲大布局

紅海行動:中俄兩國「兄友弟恭卻各懷鬼胎」的非洲大布局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俄羅斯在阿爾及利亞穩居寶座,但過去十年來俄國得面對中國這個潛在對手。中國武器的品質目前無法超越俄羅斯,卻在非洲以「性能不差、價格划算」的評價搶奪了不少俄國的市場,這使得中俄兩國在檯面上各唱各的調,私下還是得相互較勁的情況。

中國2018電影票房冠軍《紅海行動》,劇情描述紅海國家發生政變,中國海軍執行撤僑行動的軍事動作片。事實上,此劇情是根據2015年葉門的撤僑行動改編,劇終中國海軍軍艦在紅海沿岸發射飛彈,象徵了中國軍隊在國際海域的軍事威力。

《紅海行動》雖然只是一部電影,但此片刻劃出中國在阿拉伯半島及非洲環繞的紅海地區,不論在商貿、政治及軍事上,都已今非昔比。恰巧俄羅斯在2019年與塞爾維亞共同出資拍攝了一部《巴爾幹邊界》,劇情以敘述俄羅斯在科索沃與北約相互博弈的故事。影迷們常將兩部片相提並論,相較於電影上的不甘示弱,更顯示出在後冷戰時期,中、俄於紅海地區與巴爾幹的競合牽動了全球地緣政治的均勢。

紅海地區的政治經濟

紅海是聯絡阿拉伯海與地中海的一條海溝,北有埃及的蘇伊士運河,南為吉布地(Djibouti)與葉門互望的曼德海峽(Bab-el-Mandeb)。而沿紅海阿拉伯半島部分,主要是富裕的沙烏地阿拉伯與貧窮戰亂的葉門。沿紅海非洲東北角部分,主要國家由西北至東南有:埃及、蘇丹、吉布地、衣索比亞、索馬利亞。這些國家除埃及外,在國際認知上多屬於第三世界的貧窮戰亂國家。

18世紀末的西方殖民時期,環繞紅海地區的阿拉伯半島及非洲,當時多為英、法的殖民地。一戰後,西方勢力逐漸式微,其政治勢力的真空狀態由冷戰時期的美、蘇所取代。冷戰結束後,蘇聯的瓦解及中國的興起,地緣政治再次進行重組後,中國逐漸在紅海地區與美國、歐盟成為三足鼎立的態勢。

而今天中國經貿的實力與政治的影響力,幾乎超越了老殖民國的歐盟,及世界霸主美國;此外,俄羅斯普亭(Vladimir Putin)政權重出世界擂台後,也在紅海地區躍躍欲試。這些新的發展與多重勢力的介入,讓紅海地區的政治經濟的未來發展愈發不可測。

中國一帶一路與紅海地區

中華人民共和國自1949年以來,便非常積極對第三世界國家進行經濟支援與合作。但不同於歐美西方國家對被援助國的人權及政改要求,中國經濟援助強調周恩來於1953年提出的「五項原則」: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換言之,第三世界的被援助國的強人極權政治體制,與中國的共產專制體制和平共處,中國專注在外交與經濟利益的提升。

當時對非洲及中東地區的貧窮國家而言,中國於1980年後的經濟改革與成長,代表了一個發展中國家的成功模範,中國經驗比西方殖民帝國的制度更值得學習。正面而言,中國的經濟援助除了帶來了資金外,也帶來了經驗;除商業外,也利用醫療援助來增加中非經濟聯繫的目的,這使得中國在紅海地區的影響力更為加強。但相反的,同時也為受援國帶來政治衝擊。

習近平執政後展開一帶一路的擴張路線,控制地中海與印度洋的紅海地區是一個重要戰略目標。中國除了在印度洋區的巴基斯坦進行港口及經濟走廊的基礎建設,連接中國進入阿拉伯海的出海口。在連結阿拉伯海及地中海的紅海區域,中國是沙烏地阿拉伯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在葉門與非洲東北角皆為最大的貿易及投資國。中國廠商在此區出入頻繁,重大基礎建設計畫及礦產投資項目,多由中國國營廠商所包辦。

RTR4VJOD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吉布地中國軍事基地

美國為主的西方對中國在非洲的貿易及投資的日益增長,原來是樂見其成的支持態度。但2008年金融危機後,歐洲實力式微,而中美的地緣政治衝突愈發明確,中國在非洲及中東日漸擴張的政治經濟實力,已成為美國及歐洲愈發擔心的焦點,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便是中國在吉布地建立的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

吉布地位在非洲東北角紅海進入亞丁灣及阿拉伯海的出海口,戰略位置重要,美、法、日皆在此地有軍事基地。中國於2017年正式使用此軍事基地,這使得美國對中國在紅海區及印度洋的戰略企圖有極大的戒心。

中國在吉布地的軍事基地十分龐大,可容納一萬人的軍隊駐紮,最重要的是擔當中國海軍遠洋艦隊的補給港口,對保護由中東及非洲運輸至中國的能源及礦產,有非常重要的軍事及經濟功能。中國近年來在吉布地的非洲鄰國蘇丹有重大的能源投資,另外,與吉布地相連的衣索比亞也是中國在非洲重要的商品貿易夥伴,中國在衣索比亞有多項重要鐵公路基礎建設項目,再加上阿拉伯海海盜事件頻傳,中國為本身貿易利益及未來的地緣戰略,皆需要在此區建立一軍事基地。

中美在海上終將一戰

根據歷史的經驗與現地緣政治理論預測,一些政治學者認為美中二大國為國際霸權終將一戰,而最可能的戰場便是海洋。目前中國積極建立遠洋海軍的戰鬥實力,一方面確保中東能源補給線的安全,一方面抵銷美軍在海空的優勢,造成較大的戰爭成本以恫嚇美軍戰爭的發動。

以二戰期間歷史為鑑,美日太平洋戰爭早在珍珠港事件之前十幾年前,雙方便在軍事及經濟上準備此不可避免的海上大戰。日本當時石油進口依賴美國,美日原來是經濟夥伴,外交上也甚為和睦,日本海軍統帥山本五十六便是留學美國的知美派。

但當日本進入軍國主義,入侵中國後,美國決定美日未來戰略目標不合,將成為敵對國家,逐漸開始對日本採取不友善的政策,限制日本移民及留學生的進入,最後採取石油及經濟禁運,逼使日本偷襲珍珠港,進行豪賭,最終在太平洋中途島戰役中,日本海軍被美國徹底擊潰,以原子彈結束美日太平洋霸權爭奪的悲劇。

今天的美中衝突,雖然不是歷史的重演,但也是劇情的改編,中國的改革與戰略原來符合美國利益,尤其在冷戰時期,美國需要中國的同盟以對抗蘇聯。但冷戰結束後,中國崛起威脅了美國的霸權,尤其在習近平當權後,中國政權向左傾斜,不再提市場經濟及政治改革,反而回復到毛澤東時代的以黨為主的強人政治。這使得美國重新檢討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川普(Donald Trump)的中美貿易衝突及南海衝突,皆是兩黨共識,兩國正面衝突只是時間問題。

中國有鑑於二戰日本受制於美國石油禁運,在一帶一路地緣政治的旗幟掩護下,在中東能源運輸海路上,撒下重金與非洲、中東、南亞、東南亞各國進行基礎建設及能源外交,其目的便是不要重蹈過去日本失敗的覆轍,保障海上絲路的戰略主動權。

中國在紅海地區的佈局,以及在吉布地建立第一個軍事基地,就是搭配其在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緬甸、南海的經濟及軍事合作地區,保護中國重要的的能源及世貿運輸線,未來如果中美最終要在海洋進行軍事對抗時,海上絲路及紅海的經濟基礎建設,便可隨時轉為戰時的後勤基地。

AP_96524268019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俄羅斯在非洲

在吉布地擁有駐軍的國家還包括美國、法國與日本,相較於中國近年在紅海地區勢力漸長,俄羅斯在非洲的軍事基地卻依然還在規劃,敘利亞目前仍是俄國在中東唯一的軍事基地。

從蘇聯時代開始,俄國即以背後操控的代理人形式來主導非洲政權走向。在70年代大量派遣古巴傭兵前赴安哥拉與衣索比亞,協助衣索比亞擊退索馬利亞的威脅。至今俄羅斯在非洲的代理人戰爭還未停歇,冷戰時期結束後,世界的熱戰氣氛不停持續升高。

2014年位於北非的利比亞爆發內戰,的黎波里是利比亞武裝分子急於搶奪的兵家必爭之地。依照2019年美國指控俄羅斯武裝傭兵擊落正在的黎波里執行任務的美國無人機事件,川普政府批評克里姆林宮插手利比亞內戰多年,無非是想在非洲國家複製敘利亞戰爭的勝利模式。

自1969年格達費政變成功後,幾十年來,格達費(Muammar Gaddafi)一直是蘇聯在阿拉伯世界穩定的盟友,維持俄國在紅海地區的政治、經濟與能源利益。2011年格達費去世,美國與北約勢力在中東勢力的加強,破壞了長期以來俄羅斯在多極關係中的權力平衡。

2014年在克里米亞「回歸」俄羅斯遭受到西方國家經濟制裁的情況下,俄羅斯選擇與中國在東邊合作擴大經濟利益;在紅海地區,俄羅斯決定奪回在阿拉伯半島的掌控權。所以至今普亭毫不猶豫支持伊朗政府與沙烏地阿拉伯交好,且積極重建與埃及政府的關係。

雖然蘇聯時代共黨所追求的「世界革命」理想現已不復存,但非洲國家的政治動盪,除了俄國以代理人形式增加政治影響力外,還能為克宮帶來什麼其他好處?以軍火作為國家經濟收益基礎的俄羅斯,自然必須在非洲維持老大哥的地位。

自蘇聯時期開始就已對非洲出口軍火的俄羅斯,雖然在1991年蘇聯垮台後供應關係式微,但在普亭上台後重新加強與非洲的關係,結果在20年裡俄羅斯成為非洲最大的武器供應國。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的數據資料顯示,瓜分非洲軍火市場的排名分別是俄羅斯、法國、美國與中國。

自2000年以來,俄羅斯對非洲的武器出口大幅增長,2019年俄羅斯對非洲武器出口達到總額的49%,主要市場是對阿爾及利亞的訂單增加。雖然俄羅斯在阿爾及利亞穩居寶座,但過去十年來俄國得面對中國這個潛在對手。中國武器的品質目前無法超越俄羅斯,卻在非洲以「性能不差、價格划算」的評價搶奪了不少俄國的市場,這使得中俄兩國在檯面上各唱各的調,私下還是得相互較勁的情況。

RTX7QQ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能源是俄國在非洲另一項重要利益項目,俄國向來支持委內瑞拉馬杜洛(Nicolás Maduro)政府,兩國之間在能源上的合作已行之有年。在傳統能源——石油項目上,最鮮明的例子為俄羅斯石油公司在委國建立百分百股權的俄羅斯投資石油公司,且同時擁有五家地質探勘公司與PDVSA採油公司的股權。

此外,再生能源(核能、風力發電、太陽能與水力發電)的經濟利益則是俄羅斯下一步進擊的目標。若說歐洲是俄美液態天然氣的戰場,那麼非洲的再生能源則是俄、中、法的搶奪的目標。

在非洲擁有傳統勢力的法國,法語區國家的政治結連使得政府將會優先考慮採用法國核能,但俄國自認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擁有全世界第一大核子反應爐出口的優勢,相對划算的設計能讓機會比其他國家高出許多。

面對來勢洶洶的中國,以「一帶一路」計畫在非洲國家廣建基礎建設,明顯地成為俄羅斯利益衝突的對象。但在水力發電上,俄國自認有信心的業務能夠贏過中,曾在莫三比克、中亞等國建造水力發電的經驗已為俄國累積了口碑。

在其他產業上,中國則是領先俄羅斯成為世界最第一太陽能板的出口國,並且在風力發電有相當成熟的技術。在太陽能與風力發電較弱的條件下,使得俄羅斯不得不避開發展太陽能的肯亞,選擇人口最多與經濟體最大的奈及利亞、衣索比亞、坦尚尼亞和埃及等國推廣核電與水力發電與簽訂合作協定。

明顯的,俄中面對非洲利益上檯面上雖說提倡合作,各自撒幣;但檯面下,無論在政治上、經濟上卻是彼此互相競爭,皆有各自的利益計算。雖然中俄之間的計算還處在兄友弟恭、和睦競爭的階段,但面對逐漸重要的紅海地區,總有一天將走上彼此算計的路途。只是現階段不同的是中國著重於戰略布局,而俄羅斯則是著重回收經濟利益,為克宮帶來更多軍火、能源上的收益。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