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選結果2大觀察:執政黨還是贏了,但近4成民眾不打算給一張空白支票

新加坡大選結果2大觀察:執政黨還是贏了,但近4成民眾不打算給一張空白支票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2020國會大選落幕,這次的選舉結果說明執政黨人民行動黨支持率回歸一般水平,不過反對黨突破個位數議席的成績,也為未來新加坡政黨輪替打下基礎。

「人民行動黨在這場選舉的尾聲,有絕對的可能會贏得人民所賦予的委託(繼續執政)。我們(工人黨)所要否決的,並非是人民行動黨(將會贏得)的委託,而是要否決他們在這場選舉贏到一張空白支票(blank cheque)。」

——林志蔚(Jamus Lim,新加坡工人黨盛港集選區當選人)
2020年7月1日政黨政策辯論會

265萬新加坡選民於2020年7月10日履行公民職責,選出第13屆國會的93名國會議員。由於選舉是採強制性投票措施,因此本次選舉投票率高達95.6%。選舉最終結果,人民行動黨贏得83席順利繼續執政。然而,反對黨也大有斬獲,工人黨在獨立建國後首次將反對黨的民選議員數量推到雙位數,將10名議員送入新國會。

人民行動黨再度贏得絕大多數選民的委託並繼續執政,相信對新加坡國內外的觀察者並不意外,不過本屆大選結果依然有很值得討論的部分。最大的兩個看點,便是執政黨得票顯著性下滑,和反對黨成功攻下盛港四人集選區(Sengkang GRC),並使得工人黨在國會的席次增至10個。

首先,在綜合31個選區的選舉結果後,人民行動黨一共獲得61.2%的得票,雖然稍高於2011年60.1%的最低點,但與2015年大選69.9%得票相比,顯著下滑了8.7%。

以下兩個重要的選舉焦點,可以明顯看出新加坡選民在本次大選所要釋出的訊息:

第一,人民行動黨仍然以超過6成的高得票率執政,且贏下接近9成的國會席次,能發現絕大多數的選民人以求穩但不急於求變的觀念,繼續賦予執政黨強大委託,並給予人民行動黨治國菁英,尤其是李光耀、吳作棟與李顯龍後的第四代領導團隊一大信任,期望他們在未來接下治國棒子後,能以高效率的方式來管理國家。

第二,讓執政黨得以有所警惕的訊息,則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籠罩的情況下,無法透過大型競選拉票的方式來與選民互動的反對黨,整體得票率仍增加8個百分點,並以更高的得票捍衛阿裕尼和後港,同時首度攻下盛港,證明大部分選民在賦予執政黨委託時,仍有一部分選民希望看到的是執政黨不能得到一張「空白支票」,即可無所顧忌地推動統治菁英所要推動的政策。

選舉結果出爐後,兼任人民行動黨秘書長的李顯龍總理也承認該黨的支持率沒有如預期的理想,但是政府會虛心接受人民所給予的委託。

2876px-Electoral_boundaries_during_the_S
Photo Credit:Seloloving @Wikipedia CC BY-SA 4.0
新加坡2020國會大選選區分佈圖

由何廷儒與備世界銀行背景的林志蔚所領軍的盛港集選區工人黨團隊,以52.1%的得票贏得這個新增的集選區。這個勝利頗具歷史性的意義。集選區制度在1988年開始實行後,反對黨遲至23年後的2011年才首次攻下位於島國東半部的阿裕尼集選區(Aljunied GRC)。時隔9年後,工人黨不僅再度守住該集選區,甚至再度攻下一城,贏得阿裕尼隔鄰所新增的盛港集選區。

位於新加坡東北部的盛港為本屆大選唯一新增的多人集選區。它是從原有的榜鵝東(Punggol East)、盛港西(Sengkang West)和隸屬於白沙—榜鵝集選區(Pasir Ris – Punggol GRC)的盛港東(Sengkang East)組合而成。

由於中部與西部的發展已經接近飽和,近15年來新加坡建屋發展局(Housing Development Board, HDB)集中在該國東北方的盛港與榜鵝進行新鎮發展且開始建立組屋。因此,盛港在本屆選舉被劃分出成為一個新的集選區,主要是該區域人口在近10年來呈現顯著的增長。

另一方面,由於坐落於盛港的新組屋多由年輕一代的居民所擁有,相信該區的平均年齡明顯低於全國的平均值。所以,工人黨之所以能贏得這個新選區,主要是贏得多數年輕的中產階級選民支持。

另一種盛港集選區之所以被設立的揣測,主要是因為人民行動黨在重劃選區時,有考量到榜鵝東單選區曾經在2013年補選時由工人黨候選人李麗連(Lee Li Lian)以54.5%的得票爆冷奪下(人民行動黨在2015年大選以51.8%得票險勝而奪回該議席)。至於另一個盛港西雖然自2011年設立後都由執政黨贏下,但是該選區的主要反對黨為工人黨,且該黨的得票都在四成左右徘徊。因此,在結合這兩個選區後,選區重劃委員會可能希望藉由來自白沙—榜鵝集選區的盛港東來稀釋工人黨在前兩個單選區的支持率,進而可以贏得這個四人集選區。

無論如何,工人黨最終以4,922張得票的差距,贏下這個集選區。其中,工人黨候選人林志蔚足以媲美人民行動黨候選人的學歷和背景,加上他在政策辯論會卓越的表現,相信吸收了不少游離選票,並為該黨奠定了勝利。

由於當選議員須要肩負起領導該選區市鎮理事會(town council)的職責,因此在未來5年工人黨如何管理新設立的盛港市鎮理事會將成為重要的成績單,並為來屆大選攻下隔鄰的東海岸與馬林百列集選區(Marine Parade GRC)做出充足的準備。

新加坡工人黨候選人林志蔚爭取支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工人黨候選人林志蔚7月7日與選民互動,爭取支持。

另一方面,本屆大選共有10個反對黨在全國31個選區(14個單選區、6個4人集選區和11個5人集選區)和人民行動黨展開較量。除了白沙—榜鵝集選區和先驅單選區(Pioneer SMC)出現三角戰之外,其他的29個選區反對黨都成功斡旋以「單挑」的形式對壘人民行動黨候選人。

其中,被視為最具挑戰力的工人黨在所競逐的6個選區中(4個集選區和2個單選區)獲得50.5%的選票,得票率高於人民行動黨。該黨在阿裕尼和後港皆以6成的高支持率捍衛6個席次,並在另外兩個集選區以4成的支持率「高票落選」,這兩個因素使得這個一直被視為最具規模的反對黨首次在本身競逐選區的支持率高過執政黨。

至於2019年才成立,由2011年總統大選候選人(僅以0.35%差距並敗給由執政黨背書的陳慶炎博士)陳清木醫生(Dr Tan Cheng Bock)所領導的新加坡前進黨(Progress Singapore Party, PSP)表現甚至優於民主黨、人民黨等老牌反對黨,並在所競逐的議席中取得40.8%的得票。並在西海岸集選區(West Coast GRC)取得48.3%的得票,僅以4,674張選票的差距微差敗給人民行動黨候選人。

在選舉前夕,該黨獲得李顯龍總理的弟弟李顯揚支持,並加入該黨成為黨員,雖然他最終沒有成為候選人,但是前進黨第一次參加選舉便取得如此不俗的成績,可在未來加強與紮根在新加坡東部的工人黨合作,在未來提倡兩黨制的前提打下基礎。

由於前進黨在西海岸的候選人是最高票的敗選組合,因此將可以獲得非選區議員(Non-constituency Member of Parliament)的名額。這是新加坡為了確保國會有足夠的反對黨議員代表而特有的制度,新加坡國會在1984年進行修憲,只要反對黨在每屆選舉的當選議員數少於既定數量,表現最佳的敗選反對黨候選人將被推舉出任非選區議員。

2016年國會修憲,將非選區議員的名額頂限定在12人。本屆國會選舉反對黨共有10人當選,因此將會有2名敗選候選人將被委任為非選區議員。

7月14日,前進黨宣布該黨在西海岸的兩名候選人梁文輝(Leong Mun Wai)和潘勤群(Hazel Poa)將代表該黨擔任新國會的非選區議員。這個平台對反對黨之所以重要,主要是提供了反對黨代表具有5年的熱身時間,且可在來屆大選有足夠的經驗與背景來參與競選。

2015年大選後工人黨獲取了3個非選區議員的名額,其中兩人貝理安(Leon Perera)和陳立峰(Dennis Tan Lip Fong)便在本屆選舉代表該黨捍衛阿裕尼和後港,最終並勝選。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東海岸集選區(East Coast GRC)的選舉結果。作為全球首屈一指的樟宜機場(Changi Airport)便是坐落在這個選區內。由副總理兼人民行動黨第一助理秘書長王瑞杰(Heng Swee Keat)所領軍的團隊僅以53.4%的得票或7,781張得票的差距低空飛過,驚險抱住這個5人集選區。

有論者認為該結果將對王瑞杰在未來從李顯龍接過總理棒子的狀況帶來不確定性。實際上,王瑞杰在2011年首次參與選舉以來,便是在隔鄰的淡濱尼集選區上陣。本屆選舉,原本領導東海岸集選區的前人力部長林瑞生(Lim Swee Say)選擇隱退,在沒有重量級龍頭帶領的情況下,加上工人黨已長期在該選區紮根並積極展開服務(該黨在2011年和2015年分別在該選區取得45.2%和39.3%的得票),因此東海岸早已被視為具有潛在威脅的選區。

6月30日提名日當天,王瑞杰宣布將飛象過河到東海岸集選區,並準備帶領該黨與虎視眈眈的工人黨進行對決(對方的候選人陣營由年僅33歲的佘雪玲Nicole Seah領軍)。雖然人民行動黨在東海岸驚險勝出,但是輿論普遍認為是王瑞杰的飛象過河救了該黨。否則,工人黨極有可能在攻下盛港集選區之餘,也同時贏得東海岸集選區,這將讓該黨在國會的席次來到15席。

由於王瑞杰極有可能在未來的兩、三年內取代李顯龍並以執政黨第四代團隊領袖的身份出任總理,因此他在本次大選轉戰選區並成功守住議席的功勞,將加大他在未來接班的正當性。

新加坡執政黨候選人王瑞杰走訪選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王瑞杰5日走訪東海岸集選區爭取選民支持。

另一名副總理,同時兼任人民行動黨第二助理秘書長的陳振聲(Chan Choon Sing)則在李光耀的老巢丹絨巴葛集選區(Tanjong Pagar GRC)領軍。雖然該團隊在本屆大選贏得63.1%的支持率,但是與上屆大選的77.7%得票相比,驟降了接近15個百分點。

實際上,除新增的選區外,人民行動黨近乎在所有選區的支持率全線下滑。由於上屆大選適逢新加坡建國50年,加上選舉是在建國總理李光耀逝世後的6個月舉行,因此本屆大選執政黨得票顯著下滑,可以被視為該黨的支持率回歸到一般的水平。

雖然本屆的新加坡國會選舉,反對黨大有斬獲,且成功奪下建國以來最多的席次,但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基本上還大致保有基本盤,並囊括絕大部分的國會議席。然而,反對黨的這宗「小確幸」卻是一個進步的步伐,這為未來10、20年的民主化並建立兩黨政治,甚至是政黨輪替打下了基礎。

除此之外,人民行動黨在接下來兩年的執政道路恐會佈滿荊棘。因新冠肺炎而在4月份展開兩個月的阻斷措施(circuit breaker),使得新加坡的經濟帶來非常大的負面影響。

據最新發布的數據,2020年第二季(4月份至6月份)的經濟成長與去年同期相比,降低幅度高達12.6%。在疫情過後的復原階段,政府如何率領國人在未來的時間重整經濟,將是一大問號。另一邊廂,這是否打亂了原有的第四代領導人接班時間表?選舉後的內閣重組將會釋出重要的線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