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大選:杜達險勝連任,「波蘭分裂」再現?

波蘭大選:杜達險勝連任,「波蘭分裂」再現?
波蘭總統杜達|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次大選的結果反映了波蘭社會近年「兩極化」的趨勢,甚至被外國媒體戲謔為再一次的「波蘭分裂」。

文:GUT(現居波蘭香港人,國際關係碩士生。喜歡探討波蘭及波羅的海三國時事及政治,熱愛電影、旅遊及足球,曾於香港網媒撰寫多篇本地足球的專題)

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 在大選中僅以些微票數擊敗公民綱領(Civic Platform,台譯:公民議壇)的候選人華沙市長恰斯科夫斯基(Rafał Trzaskowski,台譯:佐薩斯科斯基)。根據波蘭國家選舉委員會(PKW)發布的正式選舉結果,今次大選的投票率為68.18%,僅次於1995年創下68.23%的記錄。今次大選被認為是波蘭在1989年獲得民主化後最激烈的一次大選,最初的出口民調指兩人得票差距只有約1至2%,雙方均認為自己可以獲勝。而最終的結果杜達得票率為51.03%,對手恰斯科夫斯基的得票率則為48.97%,杜達僅僅以2個百份點的票數差距獲得連任,未來5年繼續執政這個中歐最具經濟潛力的國家。

票源分佈明顯 形成東西分裂

在杜達執政的5年內,他的民族保守主義受到了不少國內知識分子及年輕人所抨擊。以捍衛天主教國家的「家庭價值觀」為本,杜達對反墮胎和同性戀權利的立場非常強硬,國際LGBTI聯合會歐洲分會 (ILGA-Europe)的報告更指出波蘭是歐盟中對待性小眾人士最差的國家。

不過,杜達在任內推行福利政策也受到基層人士的廣泛認同,其中最能惠及基層人士的計劃就是每月向每名18歲以下人士發放500茲羅提(約980港幣、3,720新台幣)的政府補貼。杜達強硬保守的作風受到年長選民的認同,慷慨的福利計劃也讓基層人士、農民及保守派人士成為了杜達的重要票源。他們重視的是政府給予多少資助,怎樣直接地改善他們的生活,以及捍衛他們的傳統價值觀。杜達得到81%農民、65.9%工人和63.4%養老金領取者的選票,50歲以上的選民當中更有超過60%將選票投給他。

相反地,恰斯科夫斯基在年青人及專業人士界別上得到極大優勢,接近65%的18至29歲選民都支持他,更得到70.3%學生、68.1%專業人士以及66.9%的企業家投票支持,而且在大城市也取得壓倒性優勢。

事實上,恰斯科夫斯基在經濟及生活水平較好的波蘭西部省份及首都華沙的所在地馬索維亞省獲得全勝,而相對較落後的東部則成為杜達的票倉。然而,雖然恰斯科夫斯基共贏得10個省,比杜達贏得的6個省多,但在總得票較少下只能飲恨總統之位。在波蘭這類天主教國家,如何拉攏保守派人士可以成為打贏選戰的核心關鍵,就選舉結果而然,杜達的獲勝可以被理解為選舉策略成功。

RTS3JE91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恰斯科夫斯基

雖然杜達的民族保守主義受到不少人抨擊,但在他的領導下,波蘭的經濟和國際地位得到明顯提升。杜達上任後與美國建立有史以來最好的外交關係,最近甚至在軍事及科技方面擴大合作,關係日益密切。縱然他上任後與歐盟關係欠佳,但其親美主義仍足以令他獲得波蘭人的信任。若然同樣主張保守主義的特朗普在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下台,雙方的關係會否出現變化值得關注。

此外,儘管新冠肺炎對歐洲的經濟帶來極大衝擊,但波蘭卻是影響相對輕微的國家。根據歐盟的最新數據,5月歐盟平均失業率為6.7%,而波蘭5月份的失業率僅3%,在27個成員國中排名第二,良好的經濟發展無疑是其中一個令杜達在今次選戰渡過難關的原因。

司法改革即將進行 兩極化趨勢愈趨嚴重

明顯地,今次大選的結果反映了波蘭社會近年「兩極化」的趨勢,甚至被外國媒體戲謔為再一次的「波蘭分裂」。年青人與老年人對立、城市與鄉鎮對立、基層人士與專業人士對立將逐漸為波蘭社會帶來更大的內部矛盾,更多年青人將會希望出走往其他西歐國家尋求更穩定的收入及生活。

現時,波蘭政府的當務之急必定是執行極受爭議的司法改革,波蘭司法部長亦於選舉後表明必須完成司法改革,令它們變得更加專業及高效率。在2023年舉行國會大選前,杜達的右翼執政聯盟將有近3年半的時間來實施其改革。然而,此舉定必令波蘭與歐盟的關係再度緊張,國內的反對聲音亦會擔心政府對法治、自由及民主制度進行剝削。

從恰斯科夫斯基今次大選令人耀眼的表現,他的冒起相信會為杜達以及他的執政聯盟敲響警號,面對即將來到的司法改革,反對派的抗衡力量預期會比之前大,力抗執政聯盟的右翼保守主義。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林宜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