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蔓延時,媒體該如何做好新聞專業、減少不實報導?

疫情蔓延時,媒體該如何做好新聞專業、減少不實報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理想的情況下,科學家與記者在做的事情非常相近——提供正確的資訊並據以解讀——只是受眾以及時間跨度不同。然而在追蹤疫情時,面對泉湧而出的訊息,不論記者的動能再豐沛、動機再良善,持續保持這樣的警覺依然有著相當的難度。

文:陳洧農(特約記者編譯)

COVID-19(台灣正式名稱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俗名為「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和防疫單位的科學家們一樣忙得不可開交的,還有新聞媒體的記者們。

隨著局勢演變,原先疫情較不嚴重的美國也開始全神貫注、緊盯疫情。儘管假新聞仍不時可見,美國大眾普遍認為媒體表現可圈可點,惟病毒風險多少有被誇大之嫌;但在與病毒起源以及相關的知識的認知上,政治光譜兩端卻有著顯著的落差。在資訊分眾的時代,媒體該如何在病毒肆虐的背景下,背負責任感進行報導?

美國民眾肯定媒體表現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3月中進行的調查,近9成美國成年人表示「非常密切」或「還算密切」地關注疫情相關報導;整體來說,大眾對新聞媒體報導疫情的表現給予相當正面的評價。認為媒體表現「非常好」或「還算好」的人總共佔了70%。

與此同時,大多數人也認為媒體對於病毒帶來的風險有過度渲染之嫌。有6成以上的民眾認為媒體或多或少誇大了疫情風險;另一方面,認為媒體對疫情的風險層級有著正確表達的人僅占3成。

此外,相關訊息的一致性也非常高。約6成民眾表示,在他們獲取新聞的多方管道中,資訊大致上維持一致,少有分歧的狀況,聲稱看過資訊相左的人僅有26%。

A graphic showing how Americans are following COVID-19 news very closely and think media are covering it very or somewhat well. But most think the media have exaggerated the risks, and about half say they have seen at least some made-up news about COVID-19.

Courtesy of Pew Research Center
知識、誤解與不實新聞

然而,儘管美國人聲稱所獲取的資訊有著高度的一致性,還是有許多人無法免於與病毒有關的假新聞之害。有47%民眾表示,曾看過全然虛構的相關報導,這樣的狀況造成了人們的困惑。例如,當被問到這株病毒的來源時,約有43%的人回答可能係自然產生,但有23%的民眾認為該病毒係蓄意經人工合成而來。

被問及何時才會有疫苗時,近半數民眾回答一年或更久,與大多公衛防疫專家的看法一致;但有大約兩成民眾認為疫苗能在數月內研發完成,呼應了某些人,例如川普總統的主張

About four-in-ten Americans say COVID-19 came about naturally; about three-in-ten think it was created in a lab. Nearly half say a vaccine will be available in a year or more

Courtesy of Pew Research Center
對疫情的關注不分黨派,但不同族群觀點分歧

對於疫情發展的高度關注橫跨了共和與民主兩黨,但是對於媒體表現的評估,雙方的看法呈現出明顯差異。認為媒體表現良好的在民主黨人中佔了8成,在共和黨人當中,持此評價者就掉到59%。

Republicans give the news media lower ratings than Democrats for COIVD-19 coverage but rate their own news sources higher

Courtesy of Pew Research Center

此外,大多數(76%)共和黨人表示媒體誇大了疫情的風險層級,認為媒體正確表達的僅佔17%;相較於共和黨人,認為媒體誇大風險的民主黨人比例較低,佔49%,認為媒體正確表達的則高出不少,占41%。

Majority of Americans think the news media have exaggerated COVID-19 risks at least slightly; Republicans more likely to say so than Democrats

Courtesy of Pew Research Center

與民主黨人相比,共和黨人中有更高的比例表示曾看過與疫情有關的假新聞。

More Republicans than Democrats report seeing news and info about the outbreak that seemed made up

Courtesy of Pew Research Center

較大的差異是,對於病毒可能來源的認知。認為病毒較可能是自然產生的民主黨人約佔一半,持此看法的共和黨人只佔37%。而認為病毒是由人工合成的共和黨人比例更是民主黨人的兩倍之譜,分別是30%與16%。

緊急時刻尤須謹記資訊層級

以此觀之,閱聽者以及媒體本身的政治立場都影響了美國人對相關報導的評估,以及對病毒本身的認知。好的報導需要將合理、正確的資訊從龐雜的資訊流中揀選出來,並剔除沒有根據的謠言或挾帶經濟、政治動機的宣傳。

然而,在追蹤疫情時,面對泉湧而出的訊息,不論記者的動能再豐沛、動機再良善,持續保持這樣的警覺依然有著相當的難度。

為了改善這樣的狀況,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Bill HanageMarc Lipsitch認為新聞報導至少應該將資訊區分為三個層級:

  1. 已知為真的事實
  2. 奠基在事實與知識上的合理推論、評估與解讀
  3. 意見與臆測

類別A是已確知的事實,例如感染肇因於新型冠狀病毒;人傳人的頻率非常高等,通常有詳盡的研究或防疫單位的報告支持其可信度。

類別B則是大部分在這場流行病中我們想知道,卻無從得知的事情,因為系統性的資料尚未被建立,例如中國之外的社區感染程度、未被檢測到的帶原者、無症狀感染者的比例、潛伏期的感染力等等。這類主題,專家們能從過往經驗或相關案例給予建議甚至是長期的規劃,但仍應與「確知的事實」作出區別。

類別C則是在證據十分有限的情況下會產生的議題,例如社交隔離對於延緩疫情的效果。還有一些無法透過數據回答的問題,例如政府與防疫單位的積極度;並不是這類問題不重要,而是至少在現階段無法透過科學方法給出具體解答,甚至可能永遠沒有解答。

AP_2004211847219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新聞專業的印記

Bill和Marc認為,在理想的情況下,科學家與記者在做的事情非常相近——提供正確的資訊並據以解讀——只是受眾以及時間跨度不同。因此,除了熟記以上三組資訊類別,他們認為以下的原則將有所助益:

1. 尋求多種資訊來源:

因為沒有人能獨力消化疫情的各個面向,不同的專家能看出我們推論中的不同漏洞。這項建議對科學家和記者一樣有效,優秀的科學家會在發表研究結果之前向同儕諮詢,以檢查理論是否有缺陷,尤其是在許多數據的精確性跟代表性都尚未十分確定的背景之下。

2. 暫緩步調:

我們都有各自的時限,也都想避免新聞被對手搶先發表,然而,我們必須在「迅捷」與「審慎」之前求取平衡。有人指出,在推特上延續數天的疫情訊息,往往比最新出爐的資訊有更高的可信度。確實,以上三個資訊層級之間有著一定的流動性,在疫情資訊極快的步調下,一個今天只能推測答案的問題,到了明天或許就能以事實來解答。

3. 分辨「一件事是否曾經發生」與「一件事是否以有意義的頻率發生」:

潛伏期的傳染就是一個好的範例。如果它頻繁地發生,以發病者為目標的防疫措施就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很有可能潛伏期的傳染以某種頻率發生,但目前的證據卻有限。只知道它「有時候」會發生無濟於事,我們急需知道的是它「有多常」發生。

COVID-19造成的緊急狀況讓記者處於極大的壓力中,尤其在當前的「注意力經濟」中,還存在許多不正當的動機,讓那些為獲取短期利益的媒體降低標準。正確的新聞報導需要意識到這樣的風險,並且在發現錯誤時迅速更正。「保護公眾健康是我們共同的責任。病毒可不會看新聞報導,也不在乎推特。」他們說。

延伸閱讀
更多卓越電子報文章

本文經卓越新聞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