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建築空間攝影師李易暹:「攝影師」這個稱號,不是自己說了算

專訪建築空間攝影師李易暹:「攝影師」這個稱號,不是自己說了算
photo credit: 李易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李易暹而言,拍照出發點仍舊沒有改變,那就是拍出能讓大家認可的作品,期許自己能配得上攝影師這個稱號。

文:雪莉。A-Shely

李易暹前身——衰尾道人,對於學生時代浸泡在PTT的六七年級生而言,這個名字也許略有所聞;大學開始接觸攝影,起初從日常的風景捕捉,跟著一群愛好攝影的同學們到處街拍,一點一滴學習構圖、調色。愛上攝影後,李易暹起初以自己PTT名稱「衰尾道人」進入台灣攝影圈,在網路上與其他網友們共同討論、分享攝影心得等等。

開始在PTT活躍後,大家逐漸熟悉衰尾道人這號人物,分享至版上的街拍影像,幾乎獲得大家好評與熱烈討論,衰尾道人=街拍攝影,這是李易暹一開始給大家的印象。學生時期的李易暹,沒有想過將來他的職業可以冠上「攝影師」這個稱號,自己到底夠不夠格,不是自己說了算。

image3
photo credit: 李易暹

「攝影加上師,其實是一個非常沈重的稱呼,師這個字,是對具有專業技能的尊稱,帶有尊敬的意思。要讓人尊敬你,那首先你得問自己,哪裡值得讓人尊敬吧!?」要如何才能證明自己的攝影是傑出的?在拍攝幾年後,李易暹明白自己對攝影已經不能稱為興趣,他開始想讓更多人看見自己的作品,然而,他該如何才能跨越台灣,讓自己的名字也能在國際被看見呢?

國際攝影比賽,這是李易暹跨出台灣的第一步,2011年開始,李易暹報名了各種國際攝影比賽,他想要的不再是自己拍得滿足的照片,他想要的是大家能夠認可他的照片。「自己拍得高興有什麼用?那不過是在自嗨而已,我想追求的不只是這些,我想知道,自己在全世界的攝影圈子裡,能夠抵達到什麼高度。」

起初報名攝影比賽時,也不是這麼的順利,雖然得到了評審榮譽獎,但李易暹卻感到沮喪,不是金牌、銀牌,沒有名次的獎項,表示自己還不夠優秀,李易暹開始更積極拍攝,更積極地學習調色技巧,報名國際比賽來到了第三年,他終於得到了Nikon世界攝影大賽第三名。

這個獎項讓李易暹開始對自己的作品燃起信心,於是更加投入在攝影創作,也不間斷地報名比賽,至2019年,李易暹已得到約十六項國際攝影比賽獎項。

image1
photo credit: 李易暹

從街拍的衰尾道人,到建築攝影的李易暹,一切要從2014年到倫敦工作開始說起,得到英國的打工簽證的李易暹,決心踏上倫敦,期望借鏡國外更多更新的攝影技巧;既然要借鏡國外攝影,那就得從事攝影工作,李易暹開始在倫敦尋得工作機會,然而倫敦人才輩出,儘管語言沒有太大的障礙,但大家對於一位從台灣遠道而來,開口就說要做攝影工作的人而言,仍舊存有疑慮。有一天,李易暹前往一家不動產公司面試,他當下告訴面試官説:「我可以現在幫你們拍一組作品,修圖完後傳給你們看適不適合。」

「我是台灣人,又是拿打工簽證的人,先天的刻板印象以及他們早就能預期我何時離開公司,拒絕是正常的,但我那時已經窮到要繳不出房租,剩下這副軀體,當然是豁出去了!就是這股衝勁,加上事後的作品也能讓他們滿意,因此決定錄取我。」

成功擔任不動產專任攝影師的李易暹,工作上可不輕鬆,每天早上八點開工,一直拍到傍晚六、七點,一天得拍攝三到四個室內空間,在倫敦工作的時數,甚至比他待在台灣當上班族時期還要長,但也因為每天扎實的拍攝,讓李易暹開始發現,原來商業攝影也是有它有趣的地方,而室內空間攝影著重的是空間整體,這個空間的光線、設計、素材,還有一些小巧思,該怎麼用照片說出來,就得靠攝影技巧了。

image4
photo credit: 李易暹

「十年的街拍經驗讓我學習到如何用照片說故事,拍攝空間時也是一樣,每個空間要說的話不盡相同,這個空間早晨可以日光浴、那個空間晚上適合喝紅酒配起司、另外一個空間傍晚的光線會映照出一隻貓的形狀,每一個空間都有他獨特的地方,我要做的,就是把這些訊息拍出來傳達給大家知道。」

不動產工作進行了兩年,有一天公司派李易暹去上倫敦藝術大學的短期建築攝影課程,主講曾為隈研吾拍攝作品的英國建築攝影公司NAARO,這個短期課程,讓李易暹確定了自己未來的路,就是建築空間攝影。

「課程中我們實際去拍攝海德公園的蛇形藝廊(Serpentine Gallery),那一年展出的是丹麥BIG建築事務所的作品,老師教我們如何從作品當中探索建築的韻律,所謂建築的韻律,是指線條流動的方式、素材堆疊的方式,每一個角度,都能構成不同的觀點。」

拍攝建築作品的過程,彷彿開啟了李易暹對攝影的另一種感官,單光線照射在建築體上就能呈現如此多種樣貌,讓他沈醉在其中,也就此訂下自己攝影的路線。

unnamed
photo credit: 李易暹
蛇形藝廊,BIG建築事務所作品,2016, London, U.K

決心要走建築空間攝影後,李易暹回到台灣,開始四處丟作品、丟履歷,四處看建築、四處拍建築,每天都丟近百家建築事務所,收到回信大概是一週一封,商科學歷的李易暹,在建築圈裡沒有任何人脈,他能做的只有不斷丟作品、不斷累積作品,過了半年終於有一家設計公司找上他,開啟了他建築空間攝影之路。

現在,李易暹與他的工作夥伴余梓勤一起從事建築攝影事業,從學生時期拿起攝影機拍照,一直到確立自己攝影路線,這十五年的學習歷程,成就了現在的李易暹。

儘管如此,對李易暹而言,沒有一件事情可以學習的透徹,只要時間繼續流動,所有事物也會持續改變,攝影也是如此。正因如此,2019年李易暹與夥伴余梓勤決定申請RCR建築事務所舉辦的夏季工作坊;曾經榮獲普立茲克建築獎獎,可稱站在世界頂端的建築事務所,他們要的到底都是哪一些影像?為了跟上世界的腳步,李易暹進入工作坊,學習國際上對建築攝影的構圖、調色的基準,藉由這次的學習,重新審視自己的作品,進一步的調整、修改,期望自己的作品能夠跟得上國際的水準。

image11
photo credit: 李易暹

「走出去才能看見自己的不足,跟越多人比較才能發現自己越多缺陷,其實我對於自己該不該稱作攝影師感到困惑,當然工作上勢必得有一個稱謂,為了讓客戶了解,我會說自己是攝影師,只是我真的可以以師尊稱自己嗎?我想要不要加個尊稱,應該取決於對方,而不是自稱吧。」

對李易暹而言,十五年前從攝影是興趣,到現在攝影是職業,拍攝的角度已不相同,但出發點仍舊沒有改變,那就是拍出能讓大家認可的作品,期許自己能配得上攝影師這個稱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