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喊退休又無法退休的「末代監察院長」陳菊

一直喊退休又無法退休的「末代監察院長」陳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我說陳菊不會真的退休,當時的人說「花媽身體不好你知道嗎」嘲笑我,今天他們開始說陳菊在「人權」上的貢獻,但一個曾強拆大溝頂、違法徵收果菜市場、強砍中央公園的樹、放任警察逮捕集會遊行的人的高雄市長,真能說是人權的代表嗎?

陳菊說她希望當末代院長,說廢考監院後就「光榮離開」,講的好像是如果大家讓她當監察院長,她就會來推動廢考監一樣。

這種形象塑造手法,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陳菊身上看到。

  • 2014年陳菊表示:任期結束擬退休過農家生活(還有網路文章報導)
  • 2018年陳菊表示:退休後會回高雄,在街頭跟大家相遇

上面這些都是有影片證實陳菊親口講過這些,結果到了2020年,又變成憑空杜撰了。

我還記得在2018年縣市長選舉之前,我曾在臉書寫文說陳菊還有政治能量,雖然她說想退休,但我不相信她真的會退休,搞不好後面她又會去擔任什麼官。

當時我也不是刻意預言,只是隨手分析,我會特別有印象記得我寫過這點,是因為有許多挺菊網友留言說:「花媽不會再做官了吧,花媽身體不好你知道嗎」、「花媽身體不好,做的很辛苦,應該就真的退休了,不會還做什麼」來反打臉我。

被打一打,我就覺得算了不要跟這些人講太多,算了。沒想到之後陳菊還真的繼續轉到中央去擔任秘書長等職,那些打臉我的網友通通都一下子找都找不到人了,我想把這些人抓出來反打這些人的巴掌都很困難。

現在,民進黨改洗陳菊名聲,洗陳菊是人權鬥士,說什麼陳菊擔任人權委員會的主委很合適,我深深不以為然。

禁遊行、強拆老街、非法徵收、砍公園樹的「人權代表」

記得2016年「高雄公民大聯盟」召集人陳銘彬、楊豐光等,前往市長陳菊官邸抗議市府濫拆果菜市場,遭到警方以違反集會遊行法逮捕,引發社會不滿。一個連集會遊行抗議都不允許的市長,居然是所謂人權的代表?陳菊過去是為了民主坐牢沒錯,曾經是被國民黨很沒人權的羈押沒錯,但難道這個邏輯是「陳菊曾經被人沒人權的對待,所以她就是有人權的代表?」

過去旗山老街與大溝頂,是如何的被高雄市政府強拆,當地的旗山人是如何的想要守護老街傳承,結果最後還不是把大溝頂拆了,並將居民迫遷。

這種執政理念,難道是有人權的代表?

除了強拆大溝頂,陳菊還強拆果菜市場,拆果菜市場許多高雄人其實都覺得那邊拆了對大家有利,所以很多人是支持的。可是這個事情裡面卻有政府徵收違法、瑕疵的狀況,導致有居民是家產被強徵。坦白說,其他的高雄市民不是他們的財產損失,大家當然會覺得這地方徵收了我們大家方便的想法,然而卻絲毫不顧居民財產損失的狀況。

話不要講得那麼好聽,說什麼為公利好啊,如果有一天你家的房子被剷平然後能增加大家的公利,政府只要賠償你一點點錢,如果你是這種受害者,但你曾支持這種拆遷的話,那你就會知道這時候的你多麼孤單無助,其他市民還在網路上講:「這對多數市民都好都便利啊,拆一拆有什麼不好?」自己進來看看法院怎麼說

當時能夠保障市民的,只有執政者陳菊,然而陳菊還是選擇了強拆,你說這樣的執政精神,能做人權的重視者?

在我看來陳菊的經歷,她並不是被迫害了人權以後去守護人權,一點都不像。

陳菊也曾於2014年強砍中央公園的樹,當初中央公園的樹是好幾任市長的整頓下才能有那麼多的綠地,那是一個類似好不容易高雄有一個感覺像城市中有森林的氣象,所以很多人都十分珍惜,然而高雄市政府接受李科永基金會捐款,選在公園最古老、生態最豐富的老樹林,拆除原有的兒童圖書館,興建佔地面積約500坪的「李科永紀念圖書館」,預計公園內超過50棵大樹面臨移植。

當時的護樹盟並不是一昧地說不要砍或者不讓你砍也不讓你蓋,而是提出了許多方案,其中包括遷址,或者是移樹,都是大家討論的方案,結果高雄市政府假裝開公聽會,讓大家沒有戒心的時候,在第二場公聽會召開前偷跑火速砍樹。

陳菊說自己會是「末代院長」,我又想起了當時「退休」的宣示

你說陳菊這樣的執政者,能是所謂的「人權代表」?當年批評陳菊以違反集會遊行逮捕抗議者的公民團體中,其中抗議陳菊的一個團體就包含了「人權促進會」。

高雄李科永圖書館啟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18年,李科永紀念圖書館在中央公園內啟用

回過頭來看看陳菊講什麼當完末代院長就光榮離開的話,我直接打包票,陳菊絕對不可能是末代院長,要說她做完這一任院長就會退休,我也不相信,也更不要跟我說什麼花媽身體不好。

不好意思,也請不要用這種洗好感的花媽一詞來稱呼陳菊,我聽不下去。

當初出來跟我講什麼陳菊身體不好會退休不做事的網友,我不會賞你巴掌,但我只想說,你們看人的眼光真的很差。在你們當初不以為然的時候,我早就看清楚了這個人,我相信如今,也早就有很多人更加看清了陳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