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消費券與蔡英文的三倍券,哪個對台灣經濟比較有幫助?

馬英九的消費券與蔡英文的三倍券,哪個對台灣經濟比較有幫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次三倍券從討論到決策和宣傳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到底馬英九版本消費券和三倍券之間,誰的效率比較好?誰對台灣經濟比較有幫助?

這次台灣並沒有通縮的疑慮,而在6月初疫情初步解封後所展現的旅遊熱潮,三倍券的刺激必有助於消費的推波助瀾,雖然時代力量戲稱是變相紓困,實際上振興的味道更為濃厚,就像百貨公司的週年慶一樣,一般人不會認為這是百貨公司在幫各專櫃紓困。在此也引述政大財政系連賢明教授的觀點:「三倍卷發放這時間點可望引發『報復性』消費」,這點正是消費券當時的時空背景所無法相比的。

三、消費券沒有辦法振興到特定產業

這一次不該使用消費券或現金還有一個關鍵因素,那就是沒有人可以確認消費券或現金會被投入到哪一個產業中?換言之,各行各業都有機會獲得,就會出現「患不均且沒效率」的問題。然而,這次受災最嚴重的,最需要振興的,其實是觀光。

筆者個人並不認為這種銷補貼必須肩負振興全國產業,我們其實應該真正去協助或振興有消費通縮問題的領域。

根據經建會當時的報告,消費券的流向以一般生活商品和電子產品為最大宗,與觀光業最為相關的旅館服務及餐飲排名第五,且只有商品消費的1/4。當初金融海嘯的席捲,幾乎各行各業都全面崩潰,全球緊縮荷包的情況下,製造業和受災最為嚴重,所以好佳在消費券本身能適時協助製造業去庫存,後來抱怨聲較少,政策所幸算是勉強達標。

問題是,這一次需要振興的其實是觀光業,若按照之前的消費行為調查,這次的三倍券會不會又回到電子產品業者的手上呢?雖然行政院有著層層壓力,日前也已經限縮電商以及其他規費的使用,但一般零售通路還是能夠購買,幾乎於事無補。所以不難合理推論,在發放後不久,必定會出現許多業者抱怨沒效,尤其受災最嚴重的旅遊相關行業。

除此之外,從某甲的消費公式來看,限縮範圍除了能真正振興到必要產業,且能減少某甲運用在生活開銷上的使用,進而增加額外消費,使替代率大幅降低,更能發揮乘數效果。

振興三倍券買超值包 加碼抽好康(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只可惜,這一次行政券敲定的範圍仍然相當大,這讓三倍券在流通上,幾乎貼近和消費券一樣的範圍,也減少了乘數可以發揮的空間,政府若還有後續規劃,限縮範圍的方式最好還是能夠納入考量。

三倍券效率較好,但關鍵問題要掌握

整體來說,三倍券確實較有效率,不用太過擔心效率不彰,不過,雖然政府花較少的錢,能帶來較好的消費效果,但因為總量上,消費券3600元產生的消費量一定比較多,推動GDP的上升幅度,消費券理應也會較大。所以三倍券如果要有更好的效果,建議行政院能多注意以下幾個關鍵的執行面:

關鍵一:不需要擔心次級市場的發生

事實上,存在二手市場是再好也不過的事。行政院不僅不用去擔心,甚至也可以鼓勵。三倍券本質是一種禮券,而禮券和現金之間,本身就存在個人邊際效益不同的問題,如果次級市場發達,可以讓彼此效益達到滿足而促進消費,打個比方:

  • 某A:三千元禮券的「個人總效用」= 2000元現金的效用
  • 某B:三千元禮券的「個人總效用」= 1500元現金的效用

對B來說,如果A出價1600來向B購買禮券,這社會對於振興券的效用會更加趨向「pareto optimum」(按:柏拉圖最適,指分配轉換中在無人境況變壞下,使得至少一個人變得更好),最後A和B都會因此再去消費。

站在總體的角度,這類交易不會減少乘數,甚至因為多轉幾手,反而有助於乘數的上升。不過,如果真有人願意這樣交換,或是跟攤商套出現金,這些都將僅僅是個案,因為理性經濟人最後還是會 1:1的交換,而不會產生價差,畢竟這次三倍券範圍較廣,幾乎貼近現金的使用。

此外,行政院也不需要擔心找零的問題。三倍券有沒有找零,不會有法律問題,也不會有影響政策的問題。因為站在總體角度來看,假設最後找零找出了300元,由於後續還是有生活開銷,這300元還是會投入市場,所以站在總體角度來看,市場消費仍舊多了3000元,換句話說,除非找零之後真的完全沒有開銷,又或者攤商不再拿這三倍券去使用,此時乘數效果確實會降低且收斂至1.5,但真的能完全不開銷嗎?應該很難有人做得到。

三倍券預購開跑  超商管道大致順暢(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關鍵二:鼓勵促銷,可以的話,也要統整好促銷資訊

廠商的促銷絕對是此次三倍券能否發揮最大效用的關鍵。根據經建會針對消費券的執行結果調查,高達八成六以上的民眾,使用消費券時,搭配現金或刷卡(加碼消費),經計算後,平均一位受訪者的加碼幅度約3854元。三倍券本身的設計已經較消費券具有消費槓桿,如果能夠搭配好的促銷,相信加碼幅度會更大,也就是增加額外消費的意思。

不過,訊息的混雜在當時也一度被人詬病。消費券發放時,智慧型手機才剛上市不到一年,手機網路普及率也不高,現在資訊的傳遞方式完全不一樣了,但相對的,促銷資訊混雜的程度也會更高,政府應當可以透過和民間業者的合作,建立促銷地圖,或者更直接的專為觀光事業代言。此外,政府也應和業者合作,透過電子消費的大數據分析,適時掌握三倍券使用狀況,以做為下一個振興政策的發展基礎。

關鍵三:莫讓意識形態升高,阻礙了三倍券的振興

由於藍綠為了發放現金或三倍券的意識形態對決,再加上韓國瑜市長近日遭到罷免,以及其他小黨的斥之以鼻,使得目前有一股聲音認為,去領三倍券的都是挺民進黨的,而且民進黨規劃爛,所以拒領以示抗議。

當初消費券是強迫中獎,所以總量上就是3600元乘以2300萬人,但三倍券是主動領取,在這些意識型態杯葛之下,恐怕領取人數會不如預期的多,一旦這種意識形態持續高升,即便乘數效果佳,若人數少,總體效果必定會差強人意。也因此,政府在面對藍綠對此議題攻防時,理應要保持理性和加強說明;若有剩餘預算,建議政府應當積極規劃第二波,讓願意消費的人多消費,或者若成效不錯,也可規畫後續三倍券2.0,更有利於刺激消費。

夜市可用三倍券 業者搶商機
Photo Credit: 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