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飯圈文化」:為明星癡狂,為國家瘋狂,被「割韭菜」也甘之如飴

中國「飯圈文化」:為明星癡狂,為國家瘋狂,被「割韭菜」也甘之如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飯圈,流傳這樣一句話:離明星的作品近一點,生活遠一點。對於資本方、娛樂公司、明星和官方來說,更重要的是離功利遠一點。

追星在今天已是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普通的粉絲喜歡一個明星,追他的歌曲、影視作品、演唱會等等,癡狂的粉絲將明星視作自己生活的重心,明星出現在哪裡,他就追到哪裡。

十多年前,有甘肅超市導購員楊麗娟瘋狂追求劉德華,父母賣腎為其籌資,最後逼得父親跳海自殺。前幾年,還有上海女孩龔玉雯輟學後在虹橋機場蹲點追星,因為在演藝圈裡混了個臉熟,她自己也火了一把,人稱「虹橋一姐」,一時風光無兩。

今天,由於網路的無遠弗屆,粉絲與粉絲、粉絲與明星之間的互動越來越頻繁,這樣一個封閉、高度同質化的社群逐漸衍生出了獨特的飯圈文化,有時他們還會因為爭議性的事件為圈外人所知,俗稱「出圈」。隨著飯圈的不斷發展壯大,他們漸漸從社會邊緣走入大眾視野,也引起了官方的關注,官方雖然不時對其有所微詞,但是總體是在引導並讓其服膺於黨國大義。

為心愛的idol打call ,被「割韭菜」也甘之如飴

飯圈是由一群社會背景和價值觀趨同的人組成的具有高聚合力、專業化、組織化分工的社群。和以往粉絲個性化、零散化的追星方式不同,今天的粉絲習慣抱團為自己的idol(偶像)打call。打call一詞最早來源於日本的應援文化, 當明星有現場演出時,台下的觀眾們跟隨音樂的節奏,按一定的規律,用呼喊、揮動螢光棒等方式,與臺上的明星進行互動。

這一應援文化後來也傳到中國,結合了近些年如火如荼發展的選秀節目、社交軟體、視頻直播,呈現出多種為偶像打call的形態。千禧年之初,電視選秀節目在中國異軍突起,最具代表性的是湖南衛視的《超級女生》,當年通過這一選秀節目,誕生了一大批今天依然炙手可熱的明星和影視作品。

和以往的選秀節目側重專家評委的專業考核不同,當年的電視選秀節目更加強調了社會公眾的參與性,節目組通過觀眾手機短信投票和現場大眾評委票選的方式來決定選手的名次,也因此激發了粉絲參與的熱情。從現場節目中,我們不難發現,當時就出現了一批明星的「玉米」、「涼粉」、「盒飯」等粉絲群體舉著看板、喊著整齊劃一的口號為明星打call。

隨著微博、微信、視頻直播等社交軟體的發達,粉絲們的應援活動也日趨多元,比如在微博建立明星的超級話題標籤,粉絲們組團留言支持自己喜愛的明星,將明星送上熱搜,一些明星僅僅因為穿了件特別的衣服這樣生活中的瑣碎小事就可以獲得上億的熱度,而這些明星也被外界稱為流量明星。

明星的高流量意味著可變現的商業價值,參演影視作品、代言商品,或是近來比較火的直播帶貨,都是可以施展明星影響力的方式,而熬夜追劇、買明星推薦的商品是飯圈應援的基礎課。還有商家為飯圈群體開發了手機APP,滿足他們多樣化的應援需求,比如在城市地標、地鐵、機場等地為明星打廣告。2018年7月10日,鄧紫棋的粉絲為了慶祝偶像出道10周年,租飛機在雪梨CBD的天空寫下了「G.E.M10」來應援。

電視選秀節目在經過幾年的野蠻成長、遍地開花之後,觀眾們也漸漸審美疲勞,一時間選秀節目偃旗息鼓。沉寂數年之後,網路選秀節目透過借鑒國外經驗和創新節目形式重新大放異彩。2018年中國兩大網絡視頻巨頭分別推出了《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兩檔選秀節目,參賽的選手不像以前那樣單打獨鬥,他們而是代表經紀公司或練習生公司參賽,不少人參賽前就小有名氣。選手的晉級方式依然延續了以往的大眾參與,但是也摻雜了更多商業的成分,比如觀眾需要購買某種商品或是成為視頻網站會員才有投票資格。

最近,《南方週末》就報導了中國一檔網路選秀節目需要觀眾買「奶票」來應援偶像,標題為〈4800萬元買「奶票」,送你出道〉。文章提到,該選秀節目的大眾投票主要有三個途徑,第一種和第二種都是通過某視頻App投票,第三種方式則是購買傳說中的「奶票」。中國一家牛奶巨頭作為此次節目的總冠名贊助商,推出了「買奶送奶票」的活動,只要買奶,就可擁有投票權。買得越多,投得越多,沒有數量限制。

截至7月4日晚,根據某飯圈知名數據組織通過對各個明星應援會公佈的數據統計,選秀節目優酪乳榜的前15名學員共計購買優酪乳總額約4874萬元。其中前兩名選手粉絲花在「奶票」上的優酪乳總額都超過了950萬元。

有大學生粉絲為了應援偶像,一次就購入50箱優酪乳,有時間還幫忙做飯圈的打投組,根據其描述,打投組是為了幫助沒時間投票的人,只要對方發來奶票照片,他們就可以掃碼投票。粉絲不甘讓自家偶像落後於人,紛紛卯足了勁兒搶購奶票,也因此滋生了諸多亂象。

文章稱,買來的牛奶送同事、送朋友、送家人都喝不完,「黃牛代喝」出現了。據多位粉絲反映,這樣的代喝服務,在粉絲需求最旺盛時,也要平均18元代喝10瓶的價格,才能找到人幫忙代喝。如果要代掃碼,則更貴。與此同時,還催生了「黃牛奶票」,不用喝奶,直接買票。

這樣的買「奶票」應援偶像的行為在圈外人看來有點不可思議,而偶像的粉絲們卻甘之如飴。有粉絲接受採訪表示,「加入後援會發現粉絲們都特別團結,就像一個大家庭,參加節目就是家人們陪著偶像打江山。」還有人激動地說,「投票通道關閉前10分鐘瘋狂掃最後100張奶票的時候,手一邊抖,眼淚一邊掉。漏了任何一張奶票,她都會覺得對不起趙粵。」 文章還提到,其實許多粉絲也知道這是某種意義上的「割韭菜」,但在他們看來這就是一個「花錢買快樂」的過程。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