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崛起將改變全球秩序,然而美俄「攜手抗中」仍可能嗎?

中國崛起將改變全球秩序,然而美俄「攜手抗中」仍可能嗎?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難以徹底改變對美關係,但不應放棄權宜合作的機會。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烏克蘭危機之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制裁,跟美國關係全面破裂。今天我們談論俄羅斯與美國的亞太合作,彷彿空中樓閣。

不過,烏克蘭危機爆發之前,美俄合作曾短暫引起熱議,尤盛於學術界和戰略分析界。當時的國際脈絡是:金融海嘯後俄羅斯積極進軍亞洲市場,時任總統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於2010年提出太平洋戰略;翌年美國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推出「亞太再平衡」戰略,矛頭直指中國。俄羅斯與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利益衝突相對較少,畢竟亞太不屬於俄國的勢力範圍,兩國理應較易調和利益。

究竟俄美的亞太合作有甚麼誘因?為何迄今還未成真?美國因素如何影響俄羅斯的東亞政策?

中國崛起:美俄合作契機?

2010年代初,美俄學者都嘗試探討雙方合作的戰略動機,特別為了應對中國崛起。俄美短暫合作以防範共同威脅,歷史上有例可援。1860年代俄羅斯將阿拉斯加賣給美國,以免大英帝國勢力擴張乘機佔領這片土地。交易達致雙贏之局——俄羅斯獲得戰略緩衝區,同時有助美國進軍亞太地區。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要求日軍撤出西伯利亞,以免日本乘機坐大,間接協助蘇聯收復遠東領土。二戰時期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認定納粹德國比蘇聯構成更大威脅,於是向史太林(Joseph Stalin)政府提供援助,共同抗戰。今天中國崛起或將改變全球秩序,俄羅斯與美國再度攜手,正是因勢利導?

克里姆林宮對中國崛起憂喜交加:俄國經濟受惠於中國急速增長,但兩國關係失衡引起前者不安。在2000年代,中國經濟維持雙位數增長,對石油需求殷切,刺激國際油價攀升,帶動依賴能源出口的俄羅斯經濟復蘇。然而,俄羅斯與中國實力此消彼長,關係愈見不對等。

克宮恐怕成為同盟的小伙伴(junior partner),豈會對中國崛起毫無忌憚?俄中貿易失衡,克宮深明對中國經濟依賴的惡果,只是對中國的經濟滲透苦無對策。莫斯科嘗試與其他東亞小國加強聯繫,正是要減輕對中國的依賴,但它們的實力始終有限;目前俄國與中國、韓國和日本的雙邊貿易額分別是16.6%、3.7%和3%。若然俄羅斯決心在東亞提升地位,爭取獨當一面,應否考慮多向美國靠攏,挪動更多遊走空間?

作為亞太霸主,華盛頓擔憂中國崛起將挑戰美國的主導地位,觸發全面戰爭。早在希拉莉(Hillary Clinton)擔任國務卿的年代,已經不諱言對華關係是美國外交的重大挑戰,太平洋國家對中國意圖存有猜測和疑慮。事實上,中國積極推動軍事現代化、在南海修建人工島、在東海劃設防空識別區,周邊地區局勢日益緊張。

奧巴馬政府對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提出警告,如向汽車出口商提供補貼、竊取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等等,將損害美國的經濟利益和核心價值。華府當然也介意北京籌謀推動排除美國在外的多邊經貿合作機制,例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簡稱RCEP),由東盟與中國、日本、韓國、紐西蘭、澳洲、印度等16國組成,試圖瓦解美國構建的自由主義經濟秩序。

RTS3FLB1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俄美矛盾:結構性還是思想性的?

俄羅斯與美國同樣忌憚中國崛起,問題關鍵在於華府是否需要莫斯科的幫助?在有關「亞太再平衡」戰略的重要聲明中,奧巴馬政府絕口不提俄羅斯,答案似乎已呼之欲出。美國未視俄羅斯為亞太戰略部署的合作夥伴,其亞太軍事部署倚賴多重雙邊合作,由菲律賓、日本、澳洲、韓國、泰國組成「扇形」戰略架構以圍堵中國。

「亞太再平衡」戰略蘊含四大目標,包括跟中國保持交往、與日本聯手抗衡、解決朝鮮核問題和建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簡稱TPP)。俄羅斯不是上述政策的持分者;即使在朝鮮核危機上,俄國早已退居次席。歸根結底,對東亞發展俄羅斯多年來開的都是「空頭支票」,在區內事務始終站不住腳,自然不被美國重視。弔詭地說,俄羅斯要在東亞發展而缺少美國的協助,是否也注定難有作為?

美國不需要俄羅斯幫忙,其實莫斯科又是否熱衷於協助美國呢?俄羅斯始終視美國為頭號勁敵,不願犧牲跟中國的友好關係以助美國維持霸主地位。對於奧巴馬政府推出「亞太再平衡」戰略,俄羅斯的反應也未見熱烈,皆因克里姆林宮相信這政策主要旨在圍堵中國。即使是俄羅斯的管治菁英也對跟美國合作心存顧慮,雙方缺乏整體互信。

冷戰後兩國多次尋求重建關係,但一直苦無成果。俄美存在結構性矛盾,華府拒絕視前蘇聯地區為俄國的勢力範圍,堅持北約東擴,積極推廣自由民主,釀成多場「顏色革命」。再者,美國宣布「重返亞太」前後,俄羅斯跟美國捲入多宗外交紛爭,如利比亞危機、普京(Vladimir Putin)重當總統、斯諾登(Edward Snowden)事件等等。長遠而言,莫斯科憂慮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加劇地區緊張局勢,被迫要在中美之間選邊站。

東亞多邊合作:俄對美的權宜

烏克蘭危機加速俄羅斯向東亞發展,莫斯科落力跟中國加強關係以擺脫國際孤立困局。美國是否間接將俄羅斯推向北京陣營,增強了中國的地緣政治實力,犯下嚴重戰略錯誤?從戰略角度而言,即使美國未能拉攏俄羅斯,也應該避免俄國與中國結成軍事同盟。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有意跟普京改善關係,「聯俄抗中」呼聲一度鵲起,但其「印度-太平洋戰略」似乎同樣忽略俄羅斯;莫斯科就批評印太戰略不過是重塑冷戰的二元對立格局,使俄國在東亞的外交空間收窄。除了中國,俄羅斯積極與其他東亞國家提升關係,倡議印太地區以東盟為中心,嘗試拓寬開放性、包容性和外交彈性,但都碰上合作的瓶頸位。日本、印度和東盟同為美國盟友,美國因素有多大程度影響它們與俄羅斯合作?

克里姆林宮還有何良策跟它們尋求外交突破?依照近年美中對抗之局,俄羅斯可以逍遙於北京陣營之外,享有外交獨立自主嗎?矢志為俄國重拾大國地位的普京不妨反思,俄羅斯的東亞政策會否過於關注大國政治而忽略區域形勢,忽視跟美國的策略性緩和?建立區域多邊安全機制、推動核不擴散等等都是東亞諸國的共同願景,這些議題也可成為美俄從競爭到合作的踏腳石。俄羅斯難以徹底改變對美關係,但不應放棄權宜合作的機會。

莫斯科需要認清實力已經不復當年,東亞多邊合作似乎更能避免自身聲音被忽視,得以跟東亞國家同行,在中美之間尋求外交空間。而這一切都需要克宮先放下「霸主」的包袱、「逢美必反」的思想。

標題由編輯重新擬定,原標題為「克宮白宮新冷戰思維窒礙俄羅斯向東轉?」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Lou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