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布口罩的兩種戴法:金肉人方式 vs. 羅賓假面方式

日本布口罩的兩種戴法:金肉人方式 vs. 羅賓假面方式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走在東京的街頭,戴拋棄式不織布口罩的人大約佔了八、九成。戴布口罩的人雖然是少數派,但是並非稀少。就我自己的目測感覺來看,戴布製口罩的人當中,女性比較多。

武漢肺炎疫情下的日本社會,口罩變成出門時的必需品。

以前,沒有戴口罩習慣的人出門時當然不會帶口罩。至於有戴口罩習慣的人就算出門時偶爾忘記帶口罩,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不過現在大家都要習慣出門時必須隨身攜帶口罩。

這幾個月間,我自己有好幾次出門走了一段路後才發現忘了帶口罩,結果緊急折返回家拿。在日本的網路上也可以看到有不少人和我有類似的經驗。

2020年1月底,日本各地的口罩缺貨,很多民眾想買口罩卻買不到。我自己則是因為偶然家裡有庫存,所以沒有受到影響。

後來我的職場從廠商那裡調到了口罩,確保了上班用的口罩。之後友人又送我幾個手工自製的布口罩,讓我在上班之外的時間也不用消耗家中的庫存。結果從疫情發生到日本的緊急事態宣言結束的期間,我一直都有口罩可用。

友人送我口罩,是因為當時很多日本人買不到口罩,於是就有人自製布口罩來自保。友人可能是自己做口罩做出了成就感,再加上材料有剩,所以就多做幾件分送給認識的人。之後,日本的網路上自製口罩的版型和教學資訊開始增加。有一段期間日本的家用縫紉機甚至還發生缺貨的情形。

由於布製口罩可以重複使用,所以日本政府在4月1日宣布免費提供每戶兩個布口罩來安定民心,讓民眾不用去搶購拋棄式的不織布口罩。日本政府的策略雖然沒有錯,但是花大錢採購到的卻是只適合小孩用的迷你口罩。或許有些民眾因為這些迷你口罩得救,不過大部分的民眾不會想用這種尺碼異常的迷你口罩。

日本政府花大錢採購規格異常的物資,顯然是重大的行政缺失,不過日本可怕的地方是有些政策實施時沒有修正機制,如果執行時走偏,會以無煞車的狀態一路衝到底。迷你口罩從發放初期就被民眾指出尺碼異常,但是這個採購缺失還是一路執行到底,強迫全民接受不實用的迷你口罩。結果現在走在東京街頭,幾乎看不到有人戴日本政府發的口罩。

不幸中的大幸是日本的防疫措施並沒有像迷你口罩那樣一成不變暴走到底,而是有在根據疫情思考應變。

在日本民眾開始自製布口罩、日本政府發放迷你口罩的同時,日本有不少廠商也開始生產可以重複使用的布口罩。例如美津濃在5月中旬就推出泳衣材質的布口罩,而且開賣當天就被訂光了。美津濃在5月底推出第二批口罩時,網站還一度因為連線負荷過重而當機。UNIQLO在6月19日推出的布口罩也是開賣當天就銷售一空。

除了這些知名品牌以外,日本的毛巾業者、西裝業者、內衣業者、和服業者、帽子業者、棒球衣業者、寢具業者、鞋墊業者、襪子業者等,也都紛紛利用既有的資源投入布口罩生產。

日本人當初是為了自保而開始製作布口罩,不過布口罩並不能防禦病毒,結果自保的意義其實就只是讓自己安心而已。不過另一方面,日本有人做過實驗,證實戴布口罩也可以有效擋下自己發射的飛沫,可以降低飛沫傳染的風險。所以如果大部分的民眾戴口罩,就算戴的是布製品,也可以達到互相保護的效果。

我自己是在6月開始關注日本製的布口罩。

6月初,天氣相當熱,職場提供的不織布口罩戴起來太悶。友人送我的布口罩雖然耐用,但是保暖和吸音效果有點強,不適合夏天工作用。所以我就決定去找適合夏天用的布口罩來用。既然要買,當然要買日本製的。上網一看,種類目不暇給。

由於當時疫情狀況暫時趨緩,所以口罩並不難買。多買幾種,每天就可以戴不同的口罩來換心情,也可以輪流換洗、確保衛生。口罩夠多的話,也可以預放在幾個常用的包包裡當「備胎」,如果出門時忘了帶當值的口罩,備胎就可以上陣,不用跑回家拿。當我收到口罩後,實際使用的感想是:布口罩真的比較舒適。

各種日本製的布口罩。因為我喜歡粉紅色,所以我都買粉紅色系的口罩。粉紅色系的口罩並不難找,不過我在挑選口罩時有嚴格限定色澤、樣式、布料,所以選項少了很多。但是還是可以買到這麼多種,而且各家廠商都縫製得相當細膩。

日本的布製口罩當中,有不少是採用上下不對稱的版型。具體而言,就是上下兩端的一端比較尖,另一端比較不尖。業者通常是把尖的一端當成上端,不尖的一端當成下端。設計的人可能是考量讓尖的一端包住鼻子,讓不尖的一端包住下巴。戴著這種上端尖尖的口罩,看起來有點像卡通版的進入熱血狀態的金肉人。這裡姑且就把這種戴法叫作金肉人方式。

現實中,有不少日本人在戴這種上下不對稱的布口罩時,是不尖的一段在上,尖的一端在下。和設計口罩的人期待的戴法相反。這是因為金肉人方式的戴法,口罩的左右兩端耳帶的位置會變低,這樣耳帶容易拉痛耳朵。如果把口罩上下反戴,耳帶位置會比較接近耳朵,耳帶對耳朵的拉力會比較小,可以長時間使用。這種不尖的一端在上,尖的一端在下的戴法,口罩的上端部分會比較接近水平狀態,看起來有點像羅賓假面。

  • 兩種戴法的比較:金肉人方式的耳帶會拉到耳朵,戴久了容易痛。羅賓假面方式的耳帶對耳朵的施力比較小,耳朵比較不會痛。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4月上旬對媒體報告疫情時,開始使用布製的口罩。當時有不少民眾覺得小池的口罩很可愛,不過網路上也有人指出小池的布口罩可能上下戴反了,因為當時小池的口罩上端不是尖的,而是平的。或許小池沒有依照做口罩的人期待的方式戴口罩,不過如果考慮戴口罩時的舒適性,小池的戴法其實很合理。

當初日本友人送給我的布口罩就是上下不對稱設計。我剛開始是採用金肉人方式,戴久了耳朵真的會痛,所以之後我就改採羅賓假面方式。戴口罩造成耳朵痛的根本原因是耳帶不夠長,而且拉力太強。我後來去買了材質比較軟的鬆緊帶,把友人送我的布口罩的耳帶部分改良升級,完全解決了金肉人方式的問題。

友人送我的口罩相當耐用,用洗衣機洗了好幾次都沒有劣化的跡象。夏天過後,這個口罩又有活躍的機會。

現在走在東京的街頭,戴拋棄式不織布口罩的人大約佔了八、九成。戴布口罩的人雖然是少數派,但是並非稀少。就我自己的目測感覺來看,戴布製口罩的人當中,女性比較多。從路人戴的布口罩的樣式,可以感受到布口罩在日本不只是單純的防疫裝備,也是凸顯個性的飾品。日本的街頭幾乎看不到日本民眾戴政府發的迷你口罩,但是卻有不少民眾不顧社交距離搶著排隊購買UNIQLO推出的布口罩,正好也反映了這個現象。

從網站的圖片來看,UNIQLO的布口罩設計洗練、價格不貴,的確相當誘人。但是因為沒有出粉紅色系,再加上我已經有不少良質的布口罩,所以我不會特別想買。至於美津濃推出的第三彈布口罩當中,有我非常感興趣的款式,可惜我沒有中籤。

現在在日本的網購網站上搜尋日本製的布口罩時,幾乎每天都會有新發現。算是疫情下的新商機。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