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這一代結束它」 泰國爆發2014年政變後最大示威,抗爭者要求停止軍人干政

「在我們這一代結束它」 泰國爆發2014年政變後最大示威,抗爭者要求停止軍人干政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了解屬於我這個世代的強烈情感,我們不想眼見未來的世代,承受這個國家走上末路的痛苦。」朱拉隆功大學學生領袖Sirin Mungcharoen表示。

18日,由泰國非政府政治倡議組織Free Youth發起、泰國全國大學生聯合學生會( 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支持的抗爭運動,讓上千泰國人民走上街頭,聚集在曼谷的民主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表達對軍政府和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的不滿。主辦方提出三個訴求:解散國會、停止威脅異議人士、修正軍方制定的憲法。

國民報》報導,這場抗爭被視為泰國自2014軍方政變以來,規模最大的街頭示威運動。

抗爭活動從18日早上8點集合,並在下午5點左右展開,警方也在紀念碑前的圍欄列隊。Free Youth秘書長Tattep Ruangprapaikitseree以及人權律師、社會運動者 Anon Nampa等人表示,表示將給予政府2週的期限回應他們的訴求,否則將加大抗爭力道。

Prachatai》報導,Anon Nampa在演說中指出,「我們要求解散國會,是因為這個政府是來自不公平的選舉,在選後未來前進黨( Future Forward Party )被解散。我們也要求國家官員停止威脅人民,不要再做專政的奴隸,並著手修憲。世界上沒有任何地方的憲法會給予獨裁者權力,指派250個國會議員,去投他自己當總理。這是無恥的。」

帕拉育出任總理前,是軍政府領導人,他領導的軍隊在2014年發動政變,取代民選的盈拉政府,2017年4月泰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簽署的新憲法,改變泰國大選的選制,2019年讓帕拉育當上總理的國會選舉,也被批評為並不公正。《美聯社》報導,抗爭者對帕拉育不滿,近來是因為疫情之下封城和緊急狀態成為政治武器,長遠而言,軍隊和皇室菁英鞏固自身權力的作風,引發泰國社會不滿,同時進步力量也在逐漸茁壯。

學生領袖在現場發表演說,大學生聯合學生會主席 Juthatip Sirikhan、學生社會運動者Parit Chiwara、 Jatupat Boonpattaraksa等人表示,2014年政變反映政府缺乏人民授權,損害了法律和國家繁榮。

23歲的Mike-Panupong Jatnork是青年組織Eastern Youth的領袖,他從羅勇府( Rayong)前來參與抗爭,「當我從羅勇出發,來參加這場抗爭時,我不害怕。」總理帕拉育15日到訪當地時,Mike-Panupong Jatnork在總理下塌的旅館前抗議。「今天(18日)警方的傳喚寄到我家。」他也主張總理應該辭職。

18日晚間7點左右,有記者看見水砲車駛向抗爭者聚集的地點,大量駐紮在撒特里維哈雅女子高中(Satriwithaya School)的員警也開始湧入。8點45分,Free Youth宣讀運動的三大訴求,在主要的抗爭地點現場約聚集了2000人。晚間9點30分,現場爆發衝突,抗爭者們與人群中一名形跡可疑的男子發生暴力事件,此外,當局試圖以汙辱皇室為由試圖逮捕一對參與的情侶,抗爭者為保護他們,而與警方對峙。主辦方基於安全理由,而決定取消將這場抗爭延續到19日的計畫。

大都會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 Bureau)高級警官Phakkhaphong Phongphetra表示這場抗爭是「非法的」,抗爭者並沒有事先取得許可,並可能違反疫情管制下的緊急狀態(emergency decree)。泰國軍隊副發言人Nusra Vorapatratorn在臉書上表示,她不懂學生為什麼在抗議,明明有選舉。此外,她認為要求修憲毫無根據,也對學生是否與國家緊急狀態作對、舉辦遊行是否違法存疑。

Thaienquirer》報導,這個周末在曼谷的抗爭也引發全國迴響。19日清邁的「塔佩門」(Tha Pae Gate)也聚集上百名抗爭者呼求民主。一名學生領袖擔心來自政府和大學的報復而不願透露姓名,「我們在24小時內就聚集至少百人站出來——此為我們的心聲。」孔敬府( Khon Khaen)、烏汶叻差他尼府(Ubon Ratchathani )都有遊行活動。

RTX7KFRC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18日,泰國非政府政治倡議組織Free Youth、泰國全國大學生聯合學生會( 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載滿股民主紀念碑發起抗爭運動,圖為警民對峙的場景。

「結束它」

這場抗爭的爆發,來自泰國社會早已醞釀多時的不滿情緒,結合長期對政治體制的不信任,與近來當局屢屢打壓民主派人士、箝制言論自由的行為,使得政治氛圍進一步緊繃。泰國社會運動者秦聯豐(Netiwit Chotiphatphaisal)在評論中指出,「沒有人在健全的環境中,會想要上街頭抗議。」從2月未來前進黨遭解散開始,學生就發起抗議,6月,流亡社會運動者Wanchalearm Satsaksit的失蹤,也發起的抗爭。

Thaienquirer》報導,由軍方主導修改後的憲法,給予軍方在國會中指派250席議員的權力。推特上支持這個抗爭運動的標籤#ให้มันจบที่รุ่นเรา (end it during our generation,在我們這一代結束它)在這個週末發酵,截至20日上午已累計達到171萬則推文,學生和抗爭者們要求終止1932年民主化以來,縈繞在泰國政治的無限迴圈——軍方干政。

「我了解屬於我這個世代的強烈情感,我們不想眼見未來的世代,承受這個國家走上末路的痛苦。」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學生領袖Sirin Mungcharoen表示,「僅僅在我這個年紀,我已經目睹許多軍政府遂行的不義之事。」她說,他們這個世代的人都知道,政府是軍方的政府,他們從未在民主體制下成長,「我不要年輕人看到泰國是一個,他們根本不想為之追求希望的地方。」

2月,反對黨未來前進黨遭憲法法庭判定解散,已經引發廣泛批評。烏汶府大學(Ubon Ratchathani University) 政治學院院長Titipol Phakdeewanich說,「本應獨立的機關並不獨立,這些組織的運作者都是先前的軍政府所挑選出來的。」

6月,流亡柬埔寨的泰國民主運動者Wanchalearm Satsaksit無故失蹤,至今毫無音訊; 孔敬府的社會運動者Tiwagorn Withiton因為在臉書上傳他穿著「對君主制失去信心」字樣的T恤照片,被當局強迫住進精神病院。許多觀察官認為青年抗爭者和政治運動者的人身安全堪憂,Titipol Phakdeewanich指出,「甚至政府透過年度分配預算的操作,讓很多大學老師噤聲。」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