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張取消「盲眼選拔」,美國左派虛偽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

主張取消「盲眼選拔」,美國左派虛偽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為了拉高黑人的代表性,這個20%的超人口比例亞裔組成,就要面臨削減的命運。他不敢講,因為左派的身份認同政治,碰到亞裔,就產生了內在矛盾。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不少美國華裔家長讓小孩學音樂,一路學下去,要參加比較有水準的表演,就會碰到所謂的「盲眼選拔」(blind auditions),也就是選拔的時候裁判只聽聲,不看人。這種方式的選拔,避免了人都會有的性別、種族或是各式各樣的偏見,也可以避開裙帶關係的特權。

之所以會有這種選拔方式,一開始是1969年,兩個黑人音樂家,應徵紐約愛樂時,被刷下來後,告法院而換來的改革。在這之前的選拔,沒有盲眼,所以紐約愛樂幾乎全為白人男性,充滿師徒朋友關係。

音樂表演的水準,是可以相對客觀評斷,所以從1969年之後,美國的弦樂團,各種層級的選拔,幾乎都改為盲眼,是近乎完全公平的競技,因此能進到紐約愛樂的音樂家,都是人中之龍、人中之鳳。但前兩天,《紐約時報》刊了篇評論,主張說,盲眼選拔該廢除了,左派價值又進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

因為1969年,紐約愛樂只有一個黑人音樂家,今時今日,仍然只有一個黑人音樂家,一點都不多元化的音樂家組成,不能彰顯社會價值。寫這個評論的左派白人男性鋼琴家,告訴讀者,今日社會的音樂家訓練相當紥實,頂尖的音樂家,其實分不出來程度。他的意思是,只要差不多的程度,可以給黑人、拉丁裔一些加分,促成更多黑人、拉丁裔在台上表演。

而且,如果有更多黑人、拉丁裔在台上表演,有更多的少數族裔代表(representation),也可以解決Pipeline問題。Pipeline就是輸送管道,學習音樂是長期的事情,如果小朋友時候沒有學音樂,長大就不可能加入弦樂團。

在左派眼裡,輸送管道裡沒有黑人、拉丁裔,不是因為種族歧視,就是音樂家裡沒有他們族裔的代表,學子沒有可以學習的對象,自然就不會想要從事音樂。如果在紐約愛樂裡,有更多的黑人音樂家,就會有更多的黑人小朋友學古典樂。

在這美好的圖像裡,《紐約時報》這些左仔,有很多沒有告訴你的真相。

算是平衡報導,鋼琴家也訪問了紐約愛樂唯一的黑人音樂家,吹單簧管的Anthony McGill,問他對廢除盲眼選拔的看法,鋼琴家努力的淡化McGill對這個主張的意見,說McGill比較懷疑,「我不知道正確的答案是什麼」,因為盲眼選拔消除了選手和裁判因為之前合作過,所以會有的舒服感。

McGill真正的意思是,盲眼選拔可以消除人為的不公平。但鋼琴家不願著墨這點,用一句話交代過後,就強調McGill覺得代表性很重要,因為他小時候,在芝加哥南區(有名的黑人貧困區),如果沒有參加過黑人小朋友的音樂團體,就不知道古典樂的世界。

從文字裡,你可以看到左派想要淡化和強調的論點,但你看不到他們不想要你看的論點。

Anthony McGill憑著自己實力,盲眼選拔上了紐約愛樂,你認為他會支持廢除盲眼選拔?現在沒有人懷疑他是靠種族保障名額成為紐約愛樂黑管手,他可以抬頭挺胸地和任何紐約愛樂的表演家平起平坐,他為什麼要支持一個會把他降為次等人的主張?左派以為保障名額是他們「給予」弱勢的幫助,但其實都是自我感覺良好的降尊紓貴。

你隨便問一個哈佛的黑人學生,他們在學校有沒有被人瞧不起過?這些黑人保障名額的學生,也是鋼琴家說的「最頂尖的學生,程度都差不多」,所以選誰都一樣的產物。那為什麼還會被另眼看待?為什麼有些學科,就不敢碰了?

他們不想要你看的論點,還有這個輸送管道的問題。

RTR23NKU
Anthony McGill(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他們不會告訴你,公立學校就是被他們的教師工會搞砸,公立學校就是被民主黨政客和教師工會苟且搞砸,公立學校就是被已經摧毀的黑人社區所搞砸,而黑人社區更是被左派一個又一個的「大社會」福利政策搞砸。這些都不告訴你,然後說輸送管道有問題是種族歧視,是沒有代表性。

好,如果要提高代表性,為什麼這些黑人領袖以及左派白人領袖,不認真的投入資源,培養更多的Anthony McGill,讓他們可以在盲眼選拔勝出?要提高代表性,我還支持政府花些錢,搞一些樣板學校,在芝加哥南區那樣的地方,讓黑人學子有一流的教育,像白人郊區一樣的好學校,不受工會宰制的學校。

這樣搞代表性,成本不但小,還不會破壞更大的「公平」,像是盲眼選拔的客觀標準。但他們不會支持這種改革,他們的目的,從來只是為了他們自己的「良心」和選票。個別黑人的未來,和他們沒有關係。

他們不想要你看的論點,還有亞裔的問題。

鋼琴家非常小心的寫文章,他提到了女性音樂家,因為盲眼選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機會,但他不敢提亞裔,不敢提紐約愛樂有20%的亞裔。如果為了拉高黑人的代表性,這個20%的超人口比例亞裔組成,就要面臨削減的命運。他不敢講,因為左派的身份認同政治,碰到亞裔,就產生了內在矛盾。

但亞裔家長們,你們經年累月的培養小孩,花上了青春、資源和精力,最後左派告訴你們,努力不重要,因為「多元化」是這個社會最重要的面向,而這個多元化的指標,有太多你們亞裔了,不行,請你們犧牲。你吞得下去嗎?我知道第一代移民,完全無法接受這種價值觀,我們來到美國這個自由、民主、公平、充滿機會的地方,相信努力和教育的價值,絕對不可能認同這種左派的觀點。

但很多第二代、第三代,「被賣了還幫忙數鈔票」,真的是對不起你們的父母。George Floyd被惡警虐殺,三個幫兇裡有一個蒙族的亞裔警察,這些背祖忘宗的亞裔左派,主動自我檢討,「為什麼亞裔都會成為白人種族主義的幫兇」,令人大開眼界。

父母把東西兩個文明最好的部份給了你們,即東方的努力、教育和家庭價值和西方的自由和個人負責的權利義務,你們不但沒有傳承下去,反而背棄這些努力、自由和個人負責的價值,甘心給民主黨綁架的亞裔,不懂為自己爭權利的亞裔,真丟臉。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