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黨體制闡述韓國政界的悲劇,什麼才是讓首爾市長輕生的壓力來源?

從政黨體制闡述韓國政界的悲劇,什麼才是讓首爾市長輕生的壓力來源?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黨扮演著的銜接角色失效,政界人士圈子與世隔絕,容易滋生權力腐敗,即便是再怎麽被認為是「清廉」的人,也有可能參與到某些犯罪之中。

文:申在原(SHIN JAEWON,台灣韓國情報站編輯)

近日,韓國首爾市長朴元淳輕生身亡,引起社會轟動。近年來,在韓國輕生的政治人士不在少數:盧武鉉(韓國前任總統)、鄭斗彥(國會議員、李明博政府核心幕僚)、魯會燦(國會議員、韓國在野黨正義黨黨鞭)、成完鍾(前任國會議員)等。韓國政界人士向來被戲稱為「高危職業」,韓國總統甚至被稱為「最危險的職位」,其原因是韓國的政界核心人士經常發生輕生事件、韓國的歷任總統難以善終。

本文意在從韓國的政黨體制角度闡釋韓國政界的悲劇,盼該解釋能夠闡述朴元淳市長的輕生原因,也能概括之前輕生的議員。

韓國的政治體制

美國的政治學家謝茨施耐德(E.E. Schattschneider)曾說過「民主主義創造了政黨,很難說近代的民主主義同政黨關係不大。」由此可見,政黨在近代民主主義的政治中扮演著重要角色。不過,韓國的無黨派人士比例和對政黨的不信任度非常高,但若要維持的健康的民主社會又不得不依賴政黨。韓國的政黨到底有什麽問題?

政黨政治的功能中有一條非常重要的功能——管理社會分歧。政黨扮演著從國民中了解需求,並向國家轉達國民需求的角色。在這過程中,執政黨應該將國民的需求同政策聯繫,盡量通過政策調整滿足國民的需求;在野黨應該釐清利害關係,將市民團體所提出的需求中的利弊點分析出來,通過質詢政府等方式提供更加綜合性的意見。

同時,政黨為了掌握權力需要確保滿足其支持團體的需求,並將這些需求引導至政策方案轉達給政府。通過這種政治活動確保了政黨的正當性,政黨從制度上扮演著銜接國民和國家的機構,只有政黨能夠穩定起作用才能維持社會的政治性安全並且能夠實現政策落地。

然而,韓國的政黨是怎麽樣銜接國民和國家呢?韓國的《政黨法》從「統治性」角度定義政黨,強調「推進政策」、「推舉候選人」等國家政治相關的內容。根據《政黨法》規定:

  • 第一條(目的)本法係確保政黨為參與國民政治意志形成參與時必要之組織,保障政黨之民主的組織與活動,並以有益於民主政治之健全發展為目的。
  • 第二條(定義)本法中所謂的「政黨」是為了國民之利益,推動負責任之政治主張或是政策,推薦公職選舉之候選人,並以獲得支持與國民之政治意思形成為參與目的的國民之自發性組織。

韓國《政黨法》是在金鍾泌的主導下完成,1962年12月31日制定及公布,次年1月1日開始正式施行。當時,全世界擁有《政黨法》的國家不過兩個:西德和阿根廷。韓國的《政黨法》在某種程度上參考了西德的《政黨法》。當時,西德考慮到為了防止像希特勒(Adolf Hitler)一樣的人出現,認識到了健康的政黨模式的重要性,由此提出了《政黨法》。

不過,韓國當時出於軍事政變之時,韓國的《政黨法》創建之由應該同西德不同。金鍾泌提出《政黨法》的主要原因在於希望在民主社會形成之後,通過強大的政黨組織維持長期執政,希望能夠通過制度性保障長期的權力穩定。因此,回顧韓國的《政黨法》,不難發現政黨的定義主要集中在「推動負責任之政治主張或是政策」、「推薦公職選舉之候選人」方面。韓國政黨的角色是以國家為中心而建立,缺乏了同國民百姓的關係,缺乏了為國民百姓和國家之間搭建橋樑的核心作用。

RTS38LS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若仔細觀察西德的《政黨法》很容易發現差距。

西德《政黨法》第一條第二項,政黨將會通過以下參與對市民之政治意志的形成:

  • 關於輿論的形成和管理,承認其影響力,同時推進政治教育;
  • 促進部分市民積極參與政治活動,訓練有能力的人承擔公職責任;
  • 在聯邦、州、地域政府中選出候選人,而後進行大選;
  • 議會和政府針對政治性問題行使影響力,在決定國家政策過程中促進政治性目的;
  • 確立人民和公共機關之間持續且核心的連接

在這裡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政治教育」。德國的政黨促進並向想要參與政治的市民提供培訓,訓練他們參與參與公共議題的能力。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旨在培養政治性領導人。因此,回顧德國、英國等國家的政治領導人物的生涯,最小是從12-13歲期間開始參加政治活動。政策上,從15歲開始可以註冊成為黨員。

回過頭來繼續談論韓國,政黨的核心在於培養領導人和銜接百姓和國家之間的橋樑。培養領導人方面的政治培訓,韓國已經做出不少努力和改變,但是在橋樑溝通方面則毫無進展。

韓國百姓十分活躍的參與到上街遊行、青瓦臺國民請願等直接同政府溝通的方式。雖然這可以理解為自由的言論表達、不需要中間媒介,直接同國家溝通,但是本質原因在於政黨政治中缺乏了作為橋樑銜接的功能。大多數市民百姓認為,與其依賴政黨,不如直接上街遊行、青瓦臺國民請願更加有用。

實際上,由於缺乏政黨的銜接功能,韓國處於危機之中。2008年,韓國政府決定接受美國產牛肉,引發了市民團體對政府的不滿,紛紛開展「燭光集會」。當時,韓國的國民強烈譴責政府無能,紛紛加入遊行大堆,前往光化門廣場向政府抗議。警方為了阻止遊行隊伍,找來幾個大型貿易箱子將光化門分隔開來,直接將路封斷。這一場景被稱之為「明博山城」。

「明博山城」是韓國政治的寫實,真實反映了當前社會所面臨的問題。分隔以北景福宮、政府綜合廳、青瓦臺,可以理解為是國家領域;分隔以南有首爾廣場、德壽宮等,一般用於市民團的遊行示威場所,可以理解為是市民社會領域。

即,國家和市民團體之間分割開來,缺乏溝通渠道,而這正應該是政黨所要扮演的角色。不過,在2008年的「燭光集會」中同政黨相關的人士均被示威隊所排斥,無論是執政黨亦或是在野黨,均得不到百姓的信任。

雖然說政黨得不到百姓的信任,但是作為統治機構依然是積極參與國家治理。只是,政黨、政府離百姓愈發愈遠,除去在重要選舉時期出來同百姓交流之外,很多時候均由政黨人士處理,形成權力圈子,容易滋生腐敗。當對外人設和實際形象差距過大時,百姓的失落和憤怒在短時間內難以平息,若撐不過去容易輕生身亡。

RTR20MY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輕生的政治家
  • 鄭斗彥

鄭斗彥是前新國家黨議員,曾連續三任國會議員,一度被稱之為「李明博政府的核心幕僚」。然而,2019年7月16日被爆出輕生身亡。在李明博前任總統選舉時期,鄭斗彥為李明博選舉立下汗馬功勞,深得李明博重視。

不過,他出於政治原因舉報李明博的哥哥貪污受賄,得罪了李明博。於2012年,因捲入「銀行受賄案」被判10個月。不過,通過上述最終被判無罪。只是,他已失去政黨的支持,也失去了百姓的信任,最終因抑鬱而輕生身亡。

若他在李明博政府工作時期,如果其政黨能夠扮演國民和國家之間的溝通橋樑,應該能夠輕鬆同市民團體一起「吹哨」。無奈當時政黨一直被百姓所排斥,最後一步錯步步錯,落得如此下場。

  • 魯會燦

魯會燦是前民主派政黨「正義黨」黨鞭,同時兼任國會議員。2018年7月23日,魯會燦跳樓輕生,警方隨後發現了死亡人的遺書、隨包、名片,最後確定魯會燦議員。

魯會燦議員是勞工運動的代表性人物,以清廉形象而著稱。只是,2018年7月因涉嫌收受非法政治資金而遭到調查。其在遺書中承認了這個失誤,為了不給政黨、家人帶來麻煩選擇自盡。

即便是被國民百姓信任,並且一度認為是清廉政界人士的代表也難逃受賄嫌疑。他的政治形象是屬於十分清廉,但是在實際中收受政治賄絡,這表明了政黨內部的團體非常私人,同外界幾乎隔絕,市民團體對其幾乎不了解。正是因為這種差異,他選擇了輕生身亡。

AP_18204098860159
魯會燦|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 成完鍾

成完鍾是前新國家黨議員,同時曾兼任京南企業會長。2008年,韓國前任總統李明博推行「資源外交」時期,京南企業參與政府項目,最終造成了116億韓元虧損。據悉,該企業參與項目中存在不少疑點,存在政治腐敗。

2015年4月9日清晨,成完鐘留下遺書消失,當天下午被警方找到屍體,死因為自縊身亡。成完鍾留下的遺書中,留下了一些政客人名和受賄金額,里面包含朴槿惠政府的三任青瓦臺秘書室長及時任國務總理李完九等政界高官。

一個國家的多個高層人士參與貪污腐敗,這對於民主國家而言是多麽諷刺。這種現象一般被指存在於共產主義國家,然而即便是在民主國家——韓國,依然存在著高層的腐敗和貪賄。

這實際上是政黨、政府同市民團體的距離息息相關,若民主真的能讓百姓、市民團體進一步了解國家,政黨扮演著銜接作用,為百姓發聲,必然能夠進一步遏制腐敗蔓延。民主社會需要市民參與,但是缺乏溝通渠道,則難以參與。

  • 朴元淳

朴元淳曾任韓國首爾市長,被多數百姓寄予厚望,認為是下一屆總統大選的有力候選人。不過,2020年7月10日淩晨,警方找到朴元淳屍體,初步判定為輕生身亡

據悉,7月8日,朴元淳市長的前任女秘書在律師的陪同下前往首爾市地方警察廳舉報,稱「朴元淳市長對其進行多次性騷擾」。在遞呈的證據中,有樸市長通過Telegram發的露骨文字內容等,並且強調「受害者不只一人」。

朴元淳的人設是進步左派的代表人物,積極推動「兩性平等」、「反對暴力」等政策。在文在寅政府出任總統以後,韓國陸陸續續爆發了Me too女權運動、「勝利門」事件、N號房事件等十分惡劣的事件。朴市長在臉書上曾多次發聲,強烈反對偷拍、販賣女性照片影片等,應當尊重女性權益,並且積極推動相關政策,給人留下十分正面形象。

然而,其死亡之前被爆出「性騷擾」,這令韓國多數百姓難以置信,尤其是二、三十歲的女性。朴市長死亡後,文政府決定以首爾特別市長的待遇安葬,結果在短短兩天內遭到了五十多萬韓國網民的反對,也引起了不少政黨人士的批判。如何能讓一個涉嫌「性騷擾」而輕生身亡的人有如此體面的安葬儀式?

歸根究底,政黨扮演著的銜接角色失效,政界人士圈子與世隔絕,容易滋生權力腐敗,即便是再怎麽被認為是「清廉」的人,也有可能參與到某些犯罪之中。

結語

韓國的政黨在開創之處便是為國家權力統治為目標,缺乏了同市民團體的溝通角色。值得注意的是,《政黨法》在實施之時,韓國出於獨裁政府的統治,很大程度上該法案是迎合獨裁政府長期執政而出台,然而直到今日卻依然實施,不符合已轉型為民主體制的韓國。

同西方國家對比,韓國的政黨更加注重於國家權力統治,缺乏同市民團體溝通,由此,導致了政黨和人民之間的距離,形成政治圈子,腐敗滋生,最終使得政客頻繁輕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