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宇宙政策(上):太空成為「戰鬥領域」,日本大幅調整宇宙戰略布局

日本的宇宙政策(上):太空成為「戰鬥領域」,日本大幅調整宇宙戰略布局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1世紀的斯普特尼克危機系列連載」已經刊登了七篇關於「中國太空戰略」的文章,從本期開始將連載「日本太空政策」相關文章。G7成員國中,日本在利用太空加強國防力量方面最為落後。在國際形勢不確定因素日益增多的背景下,日本不得不大幅調整了太空政策。

文:青木節子(歷任日本防衛大學社會科學教室副教授、慶應義塾大學綜合政策系教授等職,2016年4月起任慶應義塾大學研究所法務研究科教授。1983年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系法律專業,1990年在加拿大麥基爾大學大學法學系附屬航空與宇宙法研究所讀完博士課程,1993年獲授法學博士。專業領域為國際法和宇宙法)

作為非核武國家的邏輯

2018年12月內閣會議敲定的《平成31年度起防衛計畫大綱》(以下簡稱為《現行防衛大綱》)在利用太空方面,採用了大大超越以往防衛大綱尺度的構想——「要儘快在太空等領域確立優勢」。

2010年12月敲定的防衛大綱首次明確提出要將太空用於國防,但僅僅是停留在利用太空收集資訊的程度。三年後,上一份防衛大綱(2013年12月敲定)和首個《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同時出爐。

關於如何利用太空,大綱提出了一系列具體的防衛措施,包括加強通過多種衛星收集資訊、統一指揮和資訊通訊的能力,並通過光學和雷達望遠鏡監控太空,從而建立能夠監控日本及其盟友國家衛星安全運行的太空態勢感知系統(SSA),意味著在太空開發利用領域,日本的防衛目的更為突出。

現行防衛大綱則更進一步,採用了跨領域作戰的思路,指出太空不僅是收集資料和資訊的平臺,還要將「太空、網路和電磁波等新領域」的能力,融入到陸海空的傳統空間防衛力量之中,力圖借助乘數效應來增強整體能力。

即使陸、海、空氣空間、外太空、網路和電磁波中某一個領域的能力相對於潛在敵人處於劣勢,也可以通過對各個領域的能力進行有機組合來取得綜合優勢,鞏固日本國防。著重追求「儘早確保在太空、網路和電磁波等新領域的優勢」,這或許可以說是日本作為非核武國家的必然邏輯。

網路和太空讓日本國民的生活變得更加充實和安全。幾乎在同一時期,二者也被認為是同樣可用於國防的有效手段和領域。然而,早在半個多世紀以前,全球主要國家就已經出於國防目的而利用太空,並一直在思考構建怎樣的國際秩序才能實現成本最低化和民用商用利益最大化。

各國都認為,對於國防來說,太空早已是傳統空間,而網路是新的領域。在從安保和國防的角度利用太空這一點上,或許可以說日本是七國集團(G7)成員國中最為落後的國家。這並不是因為日本在太空活動方面起步晚,而是因為2008年以前,日本在實質上一直禁止開展出於國防目的的太空利用活動。

作為戰鬥領域的太空

如今,各航太大國將更進一步。他們判斷並宣佈太空已經成為戰鬥領域(warfighting domain),紛紛開始為應對太空中的武力衝突做準備。美國、中國和俄羅斯自不待言,2019年7月,法國也公佈了太空戰略,暗示有可能在不遠的將來行使太空自衛權。

2007年,中國利用從地面發射的中程彈道導彈摧毀了本國的廢棄衛星,引發人們對太空恐將成為戰鬥領域這一問題的擔憂。冷戰時期,美蘇曾經開展過反衛星(ASAT)試驗,但1986年以後,雙方一直彼此牽制,至少避免了對衛星進行物理破壞的行為。

關於箇中緣由,也有一種說法是,太空垃圾(即「空間碎片」)四散可能會導致本國軍事衛星難以運行,所以各方才停止了反衛星試驗。此外,美蘇兩國的核戰略是以利用衛星為前提的,所以從相互遏制的觀點來看,也不能攻擊彼此的衛星——這種心照不宣的默契可能也起到了一些作用。

AP_1733463331716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即使將太空用於提升地面軍事活動的效率,各方也會避免實際作戰,今後仍將守護這片聖域的寧靜——當國際社會開始相信這一點的時候,中國實施了有意圖的衛星破壞行為。

俄羅斯雖然一直沒有開展物理性的破壞實驗,但從2013年開始,經常有報告稱其衛星在各種軌道上貼近美國衛星周圍區域飛行,看起來是在以隨時可能發生碰撞或予以破壞的狀態進行監視。中國後來也專注於提升新的ASAT能力,比如運用衛星網路攻擊和衛星跟蹤技術,等等。

此外,2019年3月,印度對本國的小型衛星實施了物理性破壞實驗,莫迪(Narendra Modi)總理隨後高度評價ASAT的成功,稱印度已經成為航太大國(a space power)。儘管在發生武力衝突這種層面上,太空尚未成為真正的戰鬥領域,但已經很難說是一片不可侵犯的淨土。我們可以將法國最近提出的太空戰略理解為一種宣言,即一旦遇到此類事態,絕不會屈服於本國受到的威脅。

利用太空等領域阻止和消除攻擊

那麼,針對如何利用「太空、網路和電磁波」等全新領域之一的「太空」這個問題,現行防衛大綱做出了怎樣的具體設想?和2013年版防衛大綱一樣,現行防衛大綱也規定了自衛隊具有三點職責:一,對日本的安全保障具有重要意義的資訊收集工作;二,開展常態化持續監控,以避免用於通信和定位等用途的衛星遭到妨礙;三,一旦遭到妨礙,要確定損失類型,控制損失程度,並迅速恢復正常工作。

現行防衛大綱還進一步要求,「當我國遭遇攻擊時,除上述措施外,還要有效利用太空、網路和電磁波領域,阻止和消除攻擊。」這意味著,當日本的領域遭到武力攻擊時,自衛隊要利用通信、圖像偵察、定位導航等衛星資料製作資訊,對其進行有效運用,在地面清除敵人。也就是說,來自太空的資料首次成為了與地面防禦力量一體化作戰的要素。

如果用安全保障共同體的專業用語來說,就是「需要謀求太空軍事化(為增強地面軍事力量而利用太空)」。由於防衛大綱已經更新,加上日本開始實施太空基本計畫已經過去近五年時間,所以規定民用通用太空政策的現行太空基本計畫(2015年1月由太空開發戰略本部制定,2016年4月內閣會議通過)也將於2020年實施修訂。

在世界形勢面臨不確定因素、周邊安保環境呈現出急劇不穩定狀態的背景下,對於能夠為地面帶來財富和安全保障的太空,日本不得不對相關工作進行了大幅調整。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