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住民第二代:如果暫時無法適當表達一件事,我會選擇不要一定非說不可

新住民第二代:如果暫時無法適當表達一件事,我會選擇不要一定非說不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沒有一個女孩,包括「外籍」的女孩喜歡聽到人們說她們的婚姻是一樁買賣,「婚姻是神聖的」放諸四海都是。

文:海倫清桃(越南混血藝人)

對身為「新住民第二代」的我想對柯P所說「外籍配偶」是「進口」表達一點看法。

我的母親應該算是來台灣的第一代「越南新娘」,她1983年來到台灣。

母親嫁來台灣後不久,父親就因過度操勞而中風,為了照顧生病的父親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姊姊和弟弟) ,在這25年歲月中母親只回過越南娘家兩次,一次是在我滿周歲時帶著姊姊和我一同回到越南探望外婆,另一次則是在外婆過世時。

手心手背都是肉,在和母親短暫生活的那幾年當中常聽到她因為思念外婆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偷哭的聲音。先是每日熟悉的唸經聲「 楊枝淨水遍灑三千。性空八德利人天。福壽廣增延。滅罪消衍。火焰化紅蓮。南無清涼地菩薩摩訶薩。三稱……」(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經聲嘠然而止,一陣靜默,突然就是「嗚嗚…」 。

我的老家是在花蓮「下美崙」的忠義三街,在一條行人熙來攘往的大馬路旁,是一間兩層樓的透天厝。因為緊鄰菜市場,在家裡經濟不好的那一段日子,母親就地利之便在家門口擺起了「檳榔攤」,「青仔」、「包葉」、「剖半」應有盡有。我常揶揄母親說「傳說中的第一位外籍檳榔西施原來就是妳吼」。

夏天時母親還兼賣著「搖搖冰」,很可惜的是在我1997年回到台灣後就已經沒看見有人在賣了。每天一大早五點母親就起床出門採買製作「搖搖冰」所需要用的材料,有當成冷媒用的「粗顆粒海鹽」及「綠豆」、「檸檬」和「百香果」新鮮水果做成不同口味的三大桶「搖搖冰」。

(「搖搖冰」製作的原理是藉由「外桶」的「海鹽」不斷旋轉摩擦「內桶」,讓在「內桶」的「果汁」逐漸冷凍形成「冰沙」,凝結過程需要一個半小時以上。)

「綠豆」口味的「搖搖冰」在夏天最熱賣,「檸檬」的是第二,晚上收攤時賣不完的「百香果」口味往往就由姊姊和弟弟負責解決吃掉。為此姊姊曾向我半開玩笑的抱怨她的牙齒因此壞光光(我想是沒勤刷牙吧)。

如果不說,根本看不出來母親是從「外國嫁過來的」,吃了二、三十年的台灣米外型早已和台灣人一樣無從分辨,語言上更是,因為母親的個性活潑,不止國語、台語、客家話朗朗上口,就連原住民語(阿美族)也都難不倒她 ,母親就像我在一般路上看到的台灣歐巴桑一樣 。

柯P的「外籍新娘」是「進口」一說,我沉澱了好幾天一直在摸索著這句話,如果今天換成是我來說,想想,還真的是很難表達。

「進口」隱晦著「金錢買賣」的含義,給人「用錢去買婚姻」的感覺。我們都知道有一部分是這樣的情況,就算如此,我想沒有一個女孩,包括「外籍」的女孩喜歡聽到人們說她們的婚姻是一樁買賣,「婚姻是神聖的」放諸四海都是。

「進口」但是「零關稅」,這樣說會不會比較好聽,ㄟ 開個玩笑。如果暫時無法適當表達一件事,我會選擇不要一定非說不可。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文章來源:作者臉書

相關閱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