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維護男權」?美國仇女律師罹癌末期,扮快遞員企圖槍殺女法官一家

為了「維護男權」?美國仇女律師罹癌末期,扮快遞員企圖槍殺女法官一家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1名女法官家中日前遭槍擊,法官兒子死亡、丈夫重傷,追查後發現嫌犯是1名「反女權」律師,過往有許多仇女紀錄,對於司法體系長期不滿,因罹患癌症而自覺時日無多,開始了這場極端行動。

美國紐澤西州本月19日發生1起震驚社會的槍擊案,1名男子假扮成送貨員到1名女性聯邦法官家中,企圖槍殺法官一家人,造成法官之子死亡。調查人員追查後,在紐約蘇利文郡找到飲彈自盡的嫌犯霍蘭德(Roy Den Hollander)。霍蘭德是個小有名氣的律師,曾上過電視節目,以極度仇視女權而為人所知。

「反女權律師」假扮快遞員,槍殺法官兒子後自盡

《國家廣播公司》紐約台(NBC New York)報導,周日下午5點多,紐澤西州北布倫斯威克鎮(North Brunswick)出現1名看似是聯邦快遞(FedEx)送貨員的男子,前往聯邦法官薩拉絲(Esther Salas)住家,假裝遞送文件,卻在門開之時朝著屋裡的人連開多槍,隨後逃逸。

《CNN》《美國廣播公司》報導,據美國法警和聯邦調查局初步報告,法官之子丹尼爾(Daniel Anderl)前來應門,法官的丈夫安德爾(Mark Anderl)則站在丹尼爾身後。20歲的丹尼爾因子彈傷及心臟而身亡,63歲的安德爾則身中多槍,經過2次手術後,狀況已經穩定。薩拉絲法官當時人在地下室,逃過一劫。

現年51歲的薩拉絲是紐澤西州首位拉美裔聯邦法官,主審過多起知名案件。槍擊案引起官方重視,紐澤西州州長和美國司法部長都親自表達關切。

經追查後,調查人員周一在距離布倫斯威克鎮約2小時車程遠的紐約州蘇利文郡小鎮羅克蘭(Rockland,Sullivan County)發現72歲嫌犯霍蘭德,但霍蘭德已身亡,死因明顯是朝自己開槍,《國家廣播公司》紐約台指出,調查人員表示,霍蘭德自盡用的槍枝和槍擊薩拉絲家的槍是同一把。

map
Photo Credit:Google Map
從槍擊發生的北布倫斯威克鎮到嫌犯霍蘭德在羅克蘭的住屋,車程約2小時。

調查人員在霍蘭德的車上找到1個註明給薩拉絲法官的聯邦快遞包裹,此外還發現了紐約州首席法官狄菲奧蕾(Janet DiFiore)的照片和資料。《紐約時報》報導,聯邦調查局已經通知狄菲奧蕾,不過尚未斷定霍蘭德是否也打算將她當成擊殺目標。

薩拉絲法官主審的案件之中,近年來以被控性侵和販運未成年少女的已故富豪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案最為知名。

艾普斯坦生前是避險基金經理人,與政商名流往來頻繁,美國現任總統川普(港譯「特朗普」)就是其傳聞中的「好友」之一,前總統柯林頓(港譯「克林頓」)、英國約克公爵安德魯王子也和艾普斯坦有交情。但是案件尚未審畢,艾普斯坦去年8月10日已在獄中上吊自盡。

由於曾審理艾普斯坦案,外界一度臆測有人亟欲滅口,是薩拉絲一家遇襲的主因。不過在主要兇嫌霍蘭德浮出檯面後,案情逆轉。霍蘭德過去種種「仇女」言行、與薩拉絲在法庭上的歧見,成為目前案件偵辦的主要方向。

「憤怒的白男」,離婚後更仇視女法官

霍蘭德在個人網站上自稱是「反女權律師」,宣稱「在好男人們的權益一點也不剩之前,現在就是起身奮鬥的時機」,呼籲男人們與他聯繫,協助對抗女權主義者和其他女性對於「男性權益的侵害」。

擷取
「反女權律師」霍蘭德在募款網站上傳的照片。Photo Credit:GoFundMe募款網站截圖。

《今日美國》整理出霍蘭德參與過的「維護男權」案件,其一是2007年控告紐約市多家夜店的「女性之夜」活動,主張在特定日子讓女性可以免費或特價入場,是「歧視男性」;這項訴訟被聯邦法院和上訴法院都被駁回,霍蘭德之後向最高法院上訴,而最高法院在2011年通知拒絕審理。

當時霍蘭德還向《紐約時報》表示,很可能是最高法院的3名女性大法官否決審理,並表示「爭取人權現在在美國不是件很受歡迎的事」。

另一件是指控哥倫比亞大學的婦女研究計劃不僅違憲,還違反美國教育法修正案第9條中的「教育部任何計劃都不應性別歧視」規範。這項訴訟也被駁回。霍蘭德於是提議應創建一個「男性研究計劃」,以「訓練男性能認知並掌握那種女性經常用來操控男性的力量」。

此外,霍蘭德在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的著作都和「男權」有關,非常呼應當時因女權主義批判傳統男性特質而起的男權運動。社會學家金墨爾(Michael Kimmel)在《憤怒的白男》(Angry White Men)一書中解釋,這股運動是對於「所有男性相關事物的褒揚,以及對傳統男性角色本身的癡迷」。

霍蘭德曾在個人網站痛批,司法機構對男性毫無幫助,「只要能夠嘉惠女性,法院就會支持做出侵害男權這種事。男人在法庭上什麼也不是」。他在另一個男權網站上曾表示,男權運動的資金不足,對美國影響不大,「但是還有一個男人目前仍壟斷的力量——槍。」

《紐約時報》指出,據霍蘭德2008年接受該報訪問,他之所以如此仇視女權主義,很可能和他與前妻的離婚有關。

霍蘭德曾在俄羅斯與1名女性結婚,2001年時痛苦離婚,霍蘭德自此開始認為法律對女性有所偏袒。《國家廣播公司》報導,霍蘭德今年自行出版一本長達1700頁的電子書回憶錄,寫下對母親和其他女性的仇恨,還曾幻想主審他離婚訴訟的法官遭性侵。

RTX7KULO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霍蘭德在紐約州蘇利文郡羅克蘭的住處,警方循線追來時他已自盡。

因此霍蘭德選擇槍擊女法官家,似乎有跡可循。但他仇視女權已久,為何在高齡72歲時才動手?又為何從薩拉絲法官開始下手?

出身單親移民家庭,薩拉絲在法律界名聲響亮

《衛報》報導,加州出生的薩拉絲是移民後裔,母親為古巴移民、父親為墨西哥人,由母親獨力在紐澤西州扶養她長大。

她2010年獲時任總統歐巴馬提名、次年獲參議院同意,成為紐澤西州首名拉美裔聯邦法官。《國家廣播公司》紐約台報導,赴紐華克市聯邦地方法院就任前,她曾擔任公設辯護律師9年、地方法官5年。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