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話劇」到「馬來西亞話劇」的百年發展,看大馬華人的國族認同轉變

從「中國話劇」到「馬來西亞話劇」的百年發展,看大馬華人的國族認同轉變
Photo Credit:沈國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論文是關於馬來西亞華文話劇從「中國話劇」到「馬來西亞話劇」身份轉換的專題研究。由於馬華話劇經歷了戰前和戰後不同時局的變化,話劇創作充分反映了歷史。因此,本文以劇作和戲劇運動為基礎,對「中國話劇」轉換為「馬來西亞話劇」的歷史必然進行探討。

文:沈國明

1942年以前,在馬來亞生活並推動話劇運動的南來中國人(又稱「華僑」)的戲劇創作,以豐富的劇情描寫了對中國祖國的思想感情,同時,他們積極地透過演劇籌賑中國難民;戰後,馬來亞在1945年至1957年聯合邦獨立,以及1963年成立馬來西亞之後,生活在當地的華僑,從中國人身份轉換向馬來西亞人的身份。話劇工作者繼續使用華語(也包括各籍貫方言)作為演出的語言,用華文書寫劇本,然而劇情則漸漸地不再描寫對中國的思想感情。他們開始關心自己的祖國——馬來西亞,關心馬來西亞在地的政治、經濟、文化和教育。身份轉換後的馬來西亞華人,不間斷地透過話劇呈現自己的民族、社會和人生價值觀。

首先,本文對馬來西亞華文話劇的發展,透過各種文獻進行考究和界定——戰前的馬華話劇具有「中國話劇」的特殊性。馬華話劇的推手是離散南來馬來亞的中國人,同時,他們又團結馬來亞在地出生的華僑籌組劇團,通過話劇演出配合中國的政治時局、賑災與節慶活動,發揮對中國祖國的效忠精神。而且,戰前的馬華話劇組織與中國政府、政黨具隸屬關係,促使馬來亞抗戰志士以話劇作為組織僑眾的管道,支援和救濟中國祖國的大後方。

戰前,馬華話劇的思想內容,對中國的思想情感表現得淋漓盡致,它喚醒了馬來亞華僑的「中國魂」,奠定了馬華話劇是「中國話劇」的特殊性。其次,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馬華劇人從「抗日援華」的呼聲,轉向「抗日衛馬」的口號,他們與馬來亞各民族共同經歷血與火的戰鬥,喚醒了馬來亞民族意識。馬華劇人向英殖民帝國主義爭取馬來亞的解放和獨立,開始由當初的「落葉歸根」向「落地生根」的思想觀念轉換。自然而然地,戰前馬華話劇的「中國話劇」特殊性,必須發生歷史性的變化。

1945年至1965年為馬華話劇的轉換時期。馬華話劇在觀念上,不再服務於救濟中國的難民,或響應中國革命運動而作籌賑。而是改變觀念,以本土化作為導向,為馬來亞的政治、文化、教育服務,宣傳馬來亞文化屬於馬來亞人的文化,強調馬來亞不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第二,在創作思想內容中,表現對所在國家的效忠。杜邊是戰後初期最具代表性的馬華劇作家,他寫的《寶星》、《明天的太陽》和《島上夜曲》,揭示馬來亞人民向殖民主義展開鬥爭,爭取做馬來亞自由的人。此外,馬華話劇借用了中國歷史劇的題材進行改編演出,以反映馬來亞現實社會的黑暗,爭取政治革命勝利。這無形中與中國推行的社會主義不謀而合,成為統一戰線的思想戰鬥。

第三,舞臺的人物形象不再表現對中國的思想情感,而是描寫馬來亞鮮活的人物形象,包括橡膠園裡的割膠工人、錫礦廠的礦工、爭取馬來亞獨立的「馬共」黨員,以及維護華文教育的鬥士。以此為例的劇作有《雨夜》、《求職》、《真正的愛人》和《他並沒有死》。第四,在藝術表現風格方面,隨著劇中人物不再有「中國味」,馬華話劇漸漸地拋開了對中國固有的思想情感,戲劇舞臺也呈現「情移景隨」的變化。戲劇情境開始反映馬來亞的社會現實,劇院內外不再懸掛中國國旗和歌唱中國國歌,服裝與造型也逐漸地呈現本土風格,融入了其他種族的服飾。語言方面,華人除了保留使用各籍貫方言,也廣泛應用通俗的馬來詞彙代替部分華語詞彙,展現了在地混雜語言的特色。

身份轉換完成後的「馬來西亞話劇」,在「中國話劇」的基礎上繼續發展。華人所保存的文化符號,始終沒有被抹掉,它在無數的呐喊和戰鬥中繼承下來。馬來西亞的華人文化,也成為組成馬來西亞文化的一部分,失去了這華人文化,便是一個缺失的馬來西亞。

IMG_20190828_234520
Photo Credit:杜晉軒
圖為成立於1920年的吉隆坡人鏡慈善白話劇社。

70年代初期,馬華話劇仍深受中國毛澤東「文藝為工農民服務」的文藝思想影響,劇作掀起了一陣強烈的左翼之風。但是,在馬來西亞政府的強勢鎮壓下,以及中國文化大革命退出舞臺後,馬華話劇很快地迎來嶄新的一個階段。它接受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戲劇新思潮和新觀念影響,帶動了馬華小劇場的發展。

80年代,蔡明亮掀開馬華新時期的小劇場話劇創作,以《速食酢醬面》、《黑暗裡打不開的一扇門》和《房間裡的衣櫃》,呈現馬華話劇的新面貌。他的劇作,深挖個人內心世界的欲望和表現孤獨感。90年代以後,馬華話劇在創作中主要呈現三點,即表達對國家、社會和人生思想情感的特點。第一,《夢天堂》以劇中人物在英國的「奇異旅程」,回探了對所在國的國家認同和自我身份認同的思考;《一個異鄉人》強調人民要改變馬來西亞,表現對國家美好未來的期待。第二,《生命來得巧》和《愛之路》,分別探討青少年自殺和愛滋病感染者被社會歧視與道德審判的課題,表達對社會問題的關切。第三,《心向太陽》通過一名腦性麻痹殘障人士不屈不饒的奮鬥故事,啟示對生命的熱愛;《平凡.快樂》則從劇中人物表現對靈魂自由的渴望。

總而言之,馬華話劇從「中國話劇」到「馬來西亞話劇」身份轉換的發展過程,雖然是各種相互關係造成的歷史必然,但這也是因為「中國人」的自覺行動。他們向著這個目標努力前進,才實現了馬華話劇的身份轉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從「中國話劇」到「馬來西亞話劇」--馬華話劇的身份轉換研究》,心向太陽劇坊出版

作者:沈國明

20200722165227175_0001
Photo Credit:沈國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