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眉蓁抄襲事件:為什麼政治人物百忙之中非要拿個碩士學歷?

李眉蓁抄襲事件:為什麼政治人物百忙之中非要拿個碩士學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政治人物,或者其他本業根本就和學術研究無關的人,也熱中於拿一個碩士或博士學歷?因為「好看」,僅此而已。

文:Jiasin Yu

其實嚴重的,不只是抄襲。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抄襲的事件一日引爆,原來不只抄4頁,而是幾乎整本論文123頁都在抄襲。

學術研究倫理我就不贅述了,況且很多人可能只是覺得這是「政治攻防」,再不然頂多就是「一個小小的履歷汙點」。畢竟不在學術圈打滾的人,不知道抄襲是會丟飯碗、被整個學界封殺的嚴重行為。

重點來了,如果這個抄襲的人,本業根本就不在學術界呢?比方說一個民意代表,他的選民服務做得很到位,地方上有什麼需求一定看得到他的身影,然後他為人和善、待人親切。這樣就算他被爆出論文抄襲,就算他因此學位被撤銷,下次選舉他仍然有可能高票連任。

因為一個人研究做得如何,學位有多好看,跟他這個人的「本業」不一定有關係。

問題來了,既然這個人的「本業」根本就和學術研究沒有關係,那他為何要踏上研究的歷程,去取得一個碩士,甚或博士學位?

答案很令人沮喪,因為我們的社會就是這樣病態。

我們現存的社會默默的有一個耳語,告訴大家「唯有讀書高」,告訴大家「文憑至上」。所以國中時成績好的學生,應該優先選填高中,成績次好的學生才去念高職(現在叫技術型高中)。然後明明都進入「理論上以就業導向為目的」的職業學校了,但未來的目標依然是「念大學」而不是為了就業學習一技之長。然後大學畢業了還是不夠,除非你是Top 10否則企業不會用,最好還是要念個碩士。

但這一整串大約數十年的耳語卻沒有告訴你,所謂的研究所是該做什麼、該學什麼的地方。

研究所有一種人,他們在人生的20幾年裡應該都被當作「很會讀書」的模範,可是我個人觀察這種人出現「找不到論文題目」症狀的比例偏高。其實論文題目慢慢找我個人是覺得沒什麼,壞就壞在這個社會的耳語告訴你,「碩士念三年太久了,趕快畢業找工作吧!」

那這個碩士學位到底是什麼意義?他只是找工作時墊高自己的磚石而已。更有甚者,有些人念了研究所之後一頭栽進學術界的浩然殿堂,歷經千辛萬苦(而且這種苦只有同樣念過研究所的人才知道)拿到博士之後,結果被這個社會的耳語「念這麼高要幹嘛?」給徹底擊垮。

每次我看到又一個一樣的故事時,我都很想大聲回擊這個社會耳語,「那你爸的為何要教育每個小孩要『好好讀書』?」、「當一個孩子真心喜歡讀書時,你們又為何要冷嘲熱諷?」可是就如同山谷回音一般,再大聲的怒吼也只有自己聽得見。

回過頭來,為什麼政治人物,或者其他本業根本就和學術研究無關的人,也熱中於拿一個碩士或博士學歷?因為「好看」,僅此而已。

出於「好看」,很多名門顯貴去念研究所,實際上他的課堂報告甚至論文都是代筆,有助理的就叫助理去寫,沒助理的就花錢請人來寫。反正他的目的只是要拿學位而已,過程一點都不重要。

更有甚者,有些學校為了要拓展跟這些名門顯貴的人際關係,專門開設一些碩士學位課程,實際上就是「開課」、「收錢」、「交朋友」、「給學位」。律師、醫師、教師、廚師、建築師等等職業,都有嚴格的證照考試,可是學位則未必盡然。古代文人寒窗十年為了一個科舉,所以對於「賣官鬻爵」深惡痛絕。現在不賣官鬻爵,但是賣個學位無傷大雅,對吧?

真正對學術研究深沉打擊的,才不是抄襲。因為抄襲這種事情,學術界可以自己清理門戶。是這個社會對於文憑的病態崇拜,卻根本不在乎文憑取得的過程,才是最嚴重的病根。

到頭來,學術界自己反倒發展出一個界線,嚴格的標準只用於「自己人」。那些來打醬油拿學位的,別把他們的寫出來的東西跟學術研究相提並論,連是不是他們自己寫的都很難說。

只是這次出事情的是中山大學⋯⋯唉!哀矜勿喜吧。

延伸閱讀

本文經Jiasin Yu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