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跟作品一樣新奇,超越時代的台語片鬼才導演辛奇

名字跟作品一樣新奇,超越時代的台語片鬼才導演辛奇
Photo Credit: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望臺灣電影史,能以電影尖銳批判時代的代表人物,辛奇導演,絕對是臺語電影界超越時代的翹楚,值得更多觀眾朋友好好重新認識。

文:蘇致亨(《毋甘願的電影史:曾經,臺灣有個好萊塢》作者)

你知道台灣人拍的第一部科幻電影是什麼嗎?你能想像台灣人拍過科幻片嗎?早在距今五十五年前,台灣第一部科幻片《雙面情人》就已上映。

劇情講的是青年吳姓醫師發現女友安娜劈腿後崩潰,憤而留下遺書,將他為醫治精神病患自行研發的特效藥一飲而盡。沒想到人沒死成,藥性發作竟讓他每晚變身狼人,最終甚至衝進女友喜宴,準備大開殺戒。意想不到的是,劇中女主角安娜講的是台語,醫師講的也是台語,因為那正是一部「科幻恐怖台語片」。

《双面情人》劇照_(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双面情人》劇照

在那沒有電腦後製的年代,為了拍攝情人變狼人的特效鏡頭,導演甚至砸重金借來專屬攝影機,從正常模樣開始,叫演員維持同樣姿勢,每次拍攝就多上點怪物妝,拍完再往前倒回4.5呎底片,再上點妝,再繼續拍,當年必須像這樣來回拍攝十幾次,才能作出最後超完美的溶接效果。難怪大家都說拍戲的是瘋子。

究竟是哪位「阿公級」導演1965年就能這麼瘋?他的名字就跟他的作品一樣新奇,就叫作辛奇。

辛奇本名辛金傳。他在台語片時代眾人心目中,其實是一位相對嚴肅的導演。人正派、學養好、不喝酒不賭博,曾經留學東京,歸國後曾經投身台語舞台劇,甚至曾因參與劇情有關二二八事件的《香蕉香》演出,不得不逃亡海外。

返台後,正巧碰上台語片熱潮,自1956年參與台灣首部台語時裝片《雨夜花》開始,一生執導超過五十部台語片,類型橫跨文藝愛情、社會寫實、武俠動作、荒謬喜劇、哥德恐怖、特務間諜,甚至是歌仔戲電影,曾赴香港邵氏執導國語武俠片,也擔任過《西螺七劍》等多齣台語電視劇戲劇指導,資歷完整。

他更樂於協助他人,台語片時期曾經創辦免收費的表演訓練班培育新人,晚年亦曾組織起專屬台語片影人的台灣影人協會,協助台語片史料蒐羅整理,終於在2000年榮獲第37屆金馬獎終身成就獎。

辛奇的生產力驚人,推出《雙面情人》的1965年,他才剛以《求妳原諒》榮獲該年度台語電影展覽最佳影片大獎,並推出改編自金杏枝小說《冷暖人間》的通俗劇經典《難忘的車站》以及改編自英國小說《米蘭夫人》的《地獄新娘》等片。

他的最高紀錄出現在1969年,一年就出品十二部電影,等於每個月都有一部新作上映。其中,目前仍留有拷貝的有滑稽喜劇《阿西父子》,有結合社會新聞真實案件及台語流行歌曲的《燒肉粽》,更有如今獲得影評人高度美譽的「現存最尖銳台語片」《危險的青春》。

《燒肉粽》劇照(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燒肉粽》劇照

遺憾的是,導演拍出的台灣第一部科幻片《雙面情人》和其最自豪的社會寫實代表作《後街人生》,就跟那其他一千多部如今只聞其名的台語電影一樣,目前都已經佚失。辛奇算是相對幸運的導演,目前有八部電影仍有拷貝留存在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今年,影視聽中心推出「辛奇・很新・奇」影展,放映五部經數位修復後的珍貴作品:1965年的《地獄新娘》和《難忘的車站》,1967年的《三八新娘戇子婿》,以及1969年的《燒肉粽》和《危險的青春》。

其中,《三八新娘戇子婿》對於性別關係的倒置與玩弄,今日看來仍相當精采,而且依然很好笑。電影中所有的女性,全部成了主動求愛的一方。每天都會有一群女人聚在戴著眼鏡、唯唯諾諾的男主角他家門口,爭先自報家門送情書(說自己「父母早死,身世自由」或「三年前死尪,現在獨身」),非得要男主角的父親潑水趕人,這群「瘋貓」才肯走。

辛奇導演更將類似的性別關係設定,用在圍繞著老鴇、酒女與皮條客三角戀的前衛電影《危險的青春》中。男人們在電影裡要不是騎個摩托車都會爆胎,就是性無能。出錢包養小白臉的是女性,開敞篷車載人去兜風的是女性,連性愛場景一樣是女上男下。

辛奇在《危險的青春》中,藉辛辣而非荒謬的不同手法,呈現出另一個同樣是「女強男弱」的感情世界。導演更自言,拍攝《危險的青春》,是想用這部片大力批判資本主義下金錢對感情觀念的扭曲。

《危險的青春》劇照_(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Photo Credit: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危險的青春》劇照

辛奇導演在2010年即已因病過世,享年86歲。他在生前受訪曾說過,當導演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喊Cut或OK之間,一定要好好選擇。絕對不能馬馬虎虎讓它過。有不滿意,就要重來到OK為止。不能隨便放棄這個權利。」

過去當我們討論台語電影時,論者多以台語片的驚人產量與超高效率,推斷台語片大抵都是些「粗製濫造」的「不入流」之作。作為台語電影研究者,非常欣慰能見到辛奇這麼一位特別堅持的導演,其作品能有機會經數位修復後重新躍上大銀幕,讓更多觀眾朋友能夠相信、願意相信,總是有些台語電影,長得跟我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回望台灣電影史,能以電影尖銳批判時代的代表人物,辛奇導演,絕對是台語電影界超越時代的翹楚,值得更多觀眾朋友好好重新認識。

本文經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提供

影展資訊

  • 名稱:「辛奇.很新.奇」全台巡迴影展
  • 時間:07/11-11/29
  • 詳請請點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