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去台灣!新冠疫情下,日本哈台族的「台灣LOSS」

好想去台灣!新冠疫情下,日本哈台族的「台灣LOSS」
Photo Credit: 林翠儀 / nippon.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各地,導致國界封鎖的情況下,無法自由前往臺灣,定期充電旅行的日本哈臺族們,陷入「臺灣LOSS」的失落感。

安村在2001年遭遇婚變,她說中年離婚本來應該會心情低落、徬徨無依,但台灣和言承旭讓她有了元氣,最大的救贖就是言承旭和台灣人的笑容,轉念一想,離婚代表的是可以一個人自由自在地去台灣旅行,一個人獨自擬定旅遊計畫,自己找路,有時看到努力的自己,反而覺得比以前還可愛。

216149
Photo Credit: 林翠儀 / nippon.com

台灣旅行的況味

安村秀出她多年來用來擬定旅台計畫的筆記本,密密麻麻地寫了想去的地點,想吃的美食和想看的風景。她說,自己的世代習慣用筆思考,而且旅遊起點是從草擬計畫的那一刻開始,參考旅遊書、查時刻表就讓她興奮不已,她覺得旅遊興奮度的最高鋒,是提著行李到橫濱車站搭車前往機場的那一刻,因為從坐上飛機開始,旅遊就已進入尾聲。

未到台灣之前,安村去過夏威夷和中國上海等很多國外地方旅行,去過台灣之後,她不再安排其他國家的旅遊,她用很堅定的口吻說「其他國家都比不上台灣」,台灣很棒,讓人安心,一下飛機馬上就能放鬆,尤其是台灣那種獨特的,帶有熱度的空氣,每次踏上台灣的土地,就讓她有一種「我回來了」的感覺。

安村強調,很多日本人到了台灣都有類似的經驗和感覺,有一位女同事去(2019)年到高雄,計畫是去世界最美的民宿「鴨屋」,同事也是在迷路中遇到熱心的男生幫忙帶路,回到日本後一直說台灣已經變成她的「第二故鄉」。

安村沒去台灣的時候,大部分時間是在日本「尋找台灣」補充養分,3年前旅台的日本作家片倉佳史在錦系町有一場演講,安村到了現場結識了片倉夫婦,聊起了她那年6月打算去台灣環島的計畫,片倉夫婦提供了她很多建議,也因此成為好朋友。

後來片倉只要在日本舉辦活動,安村都會到現場幫忙,有一次和她一起擔任櫃台的志工,正好在「台灣世界遺產登錄應援會」擔任幹部,她知道日本有這樣的組織後馬上就加入了。

安村說,台灣這麼棒的地方還有很多人不知道,台灣不止是一個觀光地,她希望有更多人深入認識台灣,也能從中認識歷史,知道台灣和日本的關係。

發現台灣民俗及原住民文化的魅力

這幾年,安村訪台愈走愈偏辟,愈玩愈深入,有一次她跟著紀錄片「台灣萬歲」的導演酒井充子去到蘭嶼,看到台灣東海岸蔚藍的海水和滿天的星空,覺得這個小島真是人間天堂,旅程中還遇到一位達悟族的青年,安村說帥到讓她覺得有點對不起言承旭,歐巴桑的恥力大開,要求合照,達悟族青年也爽快應允。30歲從未去過台北的達悟族青年,吸引安村的不只是帥,還有純真。

有一次她還曾經包了計程車衝去屏東霧台看石板屋,那裡的房子都很特別,除了石板屋還有很漂亮的教堂,後來她也開始研究教會與台灣原住民的關係。

安村說,以前她對台灣原住民的認知,僅止於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巴萊」,後來她開始查資料、閱讀書籍,對於原住民生長的風土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她曾經和片倉太太,也是作家石野真理去參加賽夏族的矮靈祭,大家連跳了3天的舞,矮靈祭結束後,一伙人又搭上火車衝去小琉球看燒王船,燒王船每3年辦一次,矮靈祭則是每2年一次,那年剛好在同一年舉辦。安村說,今年10月還想再去參加一次矮靈祭。

因為疫情阻擋了安村今年的訪台腳步,現在她最常做的事,就是透過翻閱雜誌的台灣特輯,進行她的台灣「腦內旅遊」。為了喝一杯台灣水果茶,在Mister Donut坐上一陣子,到日本的7-11超商物色有台灣味的小物,到超市尋找來自台灣的水果,以稍稍撫平她的「台灣LOSS」。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