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美術館女子」炎上話題:難道去美術館就一定要很懂藝術嗎?

日本「美術館女子」炎上話題:難道去美術館就一定要很懂藝術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六月正當大家都還在關心著疫情狀況時,日本的藝文界卻因為「美術館女子」企劃鬧得沸沸揚揚,飽受爭議。

文:Iku Lin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當下被挑起的情緒漣漪,總讓人有股衝動想和作品說:「謝謝你懂我」

「美術館女子」引發的炎上話題

今年六月正當大家都還在關心著疫情狀況時,日本的藝文界卻因為一個網路企劃鬧得沸沸揚揚。起因來自於美術館連絡協議會(簡稱美連協)與讀賣新聞一同舉辦的一個企劃:「美術館女子」。此企劃找來AKB48 Team 8的團員一起造訪各地的美術館,並拍下各種照片,想透過藝術與偶像的攝影作品來傳遞美術館的魅力。看似沒有任何奇怪之處的此企劃,卻在公開後的第一個週末就飽受了批判。

當中被批評的主要理由為:「〇〇女子」這樣的造詞欠缺了對性別平衡的意識,以及美術館被營造的好像只是一個能拍出「映え」(好看)照片的地方。這樣的批判剛好是雙面性的,一面是對於主辦單位藉藝術來物化女性的評論,而另一面則是有不少人認為,這樣的企劃會鼓勵更多「不想了解作品本身,只想拍照」的觀者。

有專家認為,「〇〇女子」這樣的詞彙本身就是對於「當以男性為主的文化中,有女性加入時」的刻意造字,因此即便藝文界是一個相對女性較多的業界,但女性位在較低地位的現象還是非常顯著。

當然,以男性視角將女性列為作品的一部份,或是偶像對於藝術的偏頗發言,都是值得我們深思檢討的地方,也看得出來大眾對於藝文界的不理解,更是引起此次討論的最大原因。

可不管是因為喜歡偶像而開始對美術館產生興趣的例子,或是即便沒有藝術知識,只想拍出好看照片的年輕女生們都好,當社會大眾開始不再將美術館視為遙不可及的地方,不再認為藝文是個難以觸碰的領域,並願意用自己的方式去接觸,去喜歡,那麼對於藝文界,或是對於社會大眾,何嘗不是件好事?

y6hkh6gkj9oqkoo59hs6t5sk8s7pw1
Photo Credit: 北美館
最重要的不一定是作品本身,還有觀者的感受與想法

前陣子在觀看富邦藝術講堂的線上影片時,在音樂家坂本龍一的那場演講中,聽到了一個自己非常喜歡的概念,也是我一直以來都在嘗試著跟大眾分享的觀念。

坂本龍一:「我的音樂很少使用到語言,不常用到語言的其中一個理由是,我認為語言是可以清楚的表達或指示某種意思,像是如果我說了「我愛你」,大家便會知道我想傳達的意思,因為那句話只表達某種特定的意思。可如此一來,不管是誰,都無法再聯想到其他意思了。然而音樂有趣的地方就是,不管我寫出多少有關「我愛你」的音樂,每個觀眾的感受與理解都會不同,這就是音樂的奧妙之處,可讓人產生無限的聯想。」

對我來說,每種藝術表現都是這樣的,它不像是博物館中的某個展示物,有個亙古的知識事實,更重要的是:觀者與作品、作品和藝術家、藝術家之於觀者,三者間的連結。我常常會遇到很多人說,覺得美術館很無聊,也看不懂藝術品,可其實我會認為,每樣藝術從來就沒有正確之說,在我們感受作品的那瞬間,就是我們與藝術在互相傳遞訊息的時候。同樣的作品卻能產生出來上萬種的共鳴,即是藝術最有趣的地方。

藝術季人百百種

如果真的要說為什麼這麼熱愛藝術季,有個很大的原因大概就是能在這裡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們了。在大多數的業界中,我們都需要非常多的專業知識,才能和大家站在同一個水平上發表言論及自身感受,單純喜歡的比例,或多或少,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從童年到青年的歲月,我都是在音樂教育中成長的,除了器樂技能外,我們還必須習得眾多的音樂知識,像是長篇大論的音樂史藝術史,或是音樂藝術術語等等,想必在其他的藝術領域也一定是這樣的。可是來到藝術季後我發現,沒有太多的人會去關注你的身份背景,或是評論你之於藝術領域的適切性。因為來到這裡的原因有太多太多,喜歡的方式可寬可窄,很多又很少。

shutterstock_20981244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有些人因為喜歡旅行來到這裡 ; 有些人因為熱愛攝影來到這裡 ; 還有些人是關注地方創生,或是單純的想在這裡找到自己的美感體會,等等的理由與目的都沒有對或錯,選擇的方式很自由,當然更不一定只是因為這個人「懂藝術」。

每個來到這裡的人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認識藝術,闡述藝術,沒有過多的批判和比較,更多的是熱情的總和。因此喜歡藝術季的理由之一,便是能在這裡與各種擁有不同想法的人們交流了。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