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親情》:這是一個76歲日本外交官,親手殺死自己兒子的故事

《暗黑親情》:這是一個76歲日本外交官,親手殺死自己兒子的故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熊澤英一郎拿父母的錢一點都不感恩,並且對於社會有很嚴重的仇恨情感。他曾在推特(twitter)裡向網友分享:「父母既然把我生下來,就應該負責到我死前的最後一秒。」

文:劉上銘

暗黑親情案例────日本外交官弒子

這是一個日本外交官親手殺死自己兒子的故事。案子發生在2019年6月1日,地點位於東京,殺人兇手是一位外交官父親,而被害者是這名父親的親生兒子。

這名父親叫作熊澤英昭(在此簡稱為父親),他在2019年時年滿76歲,俗話說「人生七十古來稀」,76歲已經算是年紀很大了;而他的兒子叫作熊澤英一郎,當時年紀是44歲。兒子從小就是整天賴在家裡、賴著父母,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只看父母能夠怎麼處理、以父母為靠山。

這案例最特別的地方在於父母兩人都是外交官,這在一般人的眼中是非常優秀的,在政府文官體系裡也屬於高階的職位。理論上外交官的子女應該都是人人稱羨、成長過程享有比較多資源的人生勝利組。而子女擁有能夠為了國家對外服務的爸媽,應該也會感到非常榮耀,但是熊澤英一郎先生並沒有展現這份榮耀,好好對待父母,反而濫用父母優越的社會經濟地位。

他不到外面工作,整天窩在家裡,喜歡宅在房間裡打電動,尤其喜歡打RPG遊戲(角色扮演遊戲)。日本最有名的RPG是《勇者鬥惡龍》系列。當時在《勇者鬥惡龍》的社群裡,熊澤英一郎是相當出名的玩家。根據他的自述,光是每月花在《勇者鬥惡龍》的儲值金額就高達32萬日幣。面對一個沒有工作能力、整天窩在家裡的兒子,卻有那麼多錢供他花用,想必他的父母也相當無奈。

熊澤英一郎拿父母的錢一點都不感恩,並且對於社會有很嚴重的仇恨情感。他曾在推特(twitter)裡向網友分享:

「父母既然把我生下來,就應該負責到我死前的最後一秒。」

如此心態讓人匪夷所思。他認為都是父母沒有經過自己允許就把他生下來,既然生出來就要負責,所以他的人生只有別人對他負責,並沒有自己要對別人負責的念頭。

這名父親不只是曾經派駐在捷克的外交官,還是日本農林水產省的事務次官(如同台灣的農委會副主委),已經是官拜高階,但面對一個擺明要賴著父母、在家還有暴力行為的兒子,仍然只能長年忍耐,也擔心自己走了以後孩子會成為社會毒瘤。

事發當天熊澤英一郎,突然瘋狂抱怨住家附近的學校小孩很吵,父親想到長久以來的問題一直找不到解決的出口,而當時又有疑似精神患者攻擊無辜學童的新聞,再聯想到自己兒子,不知所措下突然間拿起一把菜刀,朝兒子的胸口及腹部砍殺數十刀,最後被日本警方逮捕。相較於前面提到小孩棄養父母或父母不養小孩的法律關係,這個案子是小孩長年賴著父母,最後演變成人倫悲劇。

這個案子在2019年12月13日第一次開庭,父親熊澤英昭開庭時陳述:死者在小時候有被霸凌的狀況,被霸凌的兒子回家後就會毆打媽媽或是爸爸。但是父母出於對兒子的疼愛,選擇忍受暴力。兒子曾經搬出家裡,在東京試圖獨立生活、找工作,家裡也給他很多資助。不只幫他繳房租,甚至還定期幫他收拾清掃居家環境、倒垃圾。

後來兒子在家裡支持之下找到了工作,但上班沒幾天就在網路上寫上司的壞話,因而被公司辭退。兒子不滿之餘說出「明天會有社會事件發生」、「想拿菜刀刺死上司」等等的恐怖言論。

爸爸知道以後十分擔心兒子會傷害別人,便把兒子接回家同住,想不到竟是家庭噩夢的開始。兒子回家後開始徹底擺爛,一心只想打電動遊戲,心情不好時就會和家裡發生衝突,甚至毆打父親。

這個家庭其實還有一位女兒(熊澤英一郎的妹妹),她也被家庭糾紛掃到颱風尾,許多交往對象因為知道她家裡有一個瘋狂的哥哥,相親屢屢失敗,後來心情低落而自殺死亡。

家裡有一個讓人頭痛的麻煩人物,造成家庭成員很大的負擔。爸爸長期處在巨大的心理壓力下,擔心兒子會讓無辜的外人受害。就這角度而言,爸爸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這位父親是東大法律系畢業的,有法學專業的背景,他知道做這件事必須付出什麼代價。在他意識如此清楚的狀況下,仍然出於自己的認知,以結束兒子生命的方式阻止他出去害人。這是日本慣有的家庭價值觀念──「兒子是自己生出來的,等同於這麻煩也是自己製造出來的」。父母因而會希望這麻煩不要造成社會上更大的麻煩,寧願親手了結孩子的生命,擔下自己該負擔的責任,最終導致一場家庭悲劇。

這個案例中,爸爸看似對兒子長年有恨意和不滿,但媽媽在開庭時有出席作證,爸爸已經交代家裡,如果自己日後被判處死刑,希望遺體火化之後能找個好地方,和兒子骨灰一起埋葬。在爸爸的認知裡,即使兒子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他還是很愛自己的兒子,但他表現愛的方式是親手結束兒子的生命,避免兒子去造成其他人的損害。

關於案例,律師這樣說

這個案例雖然發生在日本,但我們一樣可以套用台灣的法律來討論。《刑法》針對殺人行為有特殊身分的規定,例如若是生母殺嬰兒,小孩畢竟是自己懷胎十月生下,母親絕對不會沒事殺小孩,或許有一些旁人難以理解的因素。因此《刑法》的第274條裡提到:「母親如果是出於不得已的事由,在生產時或是剛生產後殺害子女者,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針對特殊身分,我國《刑法》會有特殊考量。但是上述案例是父親殺害兒子,而且兒子已經44歲了,在這種情況下刑法並無特殊的免責、減刑規定。即使父親看來是個很好的公務員,願意用他餘生待在牢裡交換其他小朋友的安全。姑且不論父親是否有精神狀況,試想如果有這樣的兒子,多年來不事生產、整天沉迷網路遊戲,就算本來精神狀態正常,一般人可能也會在日積月累下產生一些問題。

很多人可能會強調這是比較偏激的個案,但我認為現在愈來愈多的青少年,都對於網路世界和電玩遊戲非常沉迷。有些人沉浸其中,甚至覺得自己是電動中的角色。當然每個人的生長背景和人格特質都不同,我們不能對此一概相提並論。但可以確定的是,虛擬世界肯定會是未來的主流,繭居族、啃老族的案例很可能會因此增加,類似的案件會不會因此變多,值得我們觀察。

為了避免下個不幸的案子發生,我們必須思考父母在養育過程中的位置。父母何時應該給予孩子適時幫助?何時應該適時放手,讓小孩為自己的人生負責?這是艱難但每個人都必須重視的問題。

在此舉另外一個案件作比較,約莫三、四年前,內湖有個媽媽正帶著3歲的小孩(小燈泡)過馬路,這個孩子被一位王姓男子(王景玉)拿刀砍殺頭部,頭直接與身體分離,當時親生母親就在旁邊目睹一切。這是人間的慘案,小孩那麼可愛地來到人間,結果遇到如此兇殘的兇手。王景玉與被害者素不相識,兩人之間沒有任何仇恨,也沒有任何口角與糾紛,是一個隨機殺人案件。

當記者詢問王景玉為什麼要殺小燈泡,王景玉回說自己是堯帝的化身,他只要殺了一個人之後,就會另外產生獎勵,會有個女生跟他傳宗接代,他是為了傳宗接代而殺人。這個理由聽起來很瘋狂,但根據《刑法》,如果殺人時精神狀況或是神智有不清,當事人可能就會得到減刑。甚至必須為此做一些精神鑑定,確認兇手在殺人時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王景玉因為殺人罪被關到看守所後,外界才發現他的家人對其十分溺愛。即使他犯下了滔天大錯,由家人委請法扶律師為他辯護,家人一開始也是要求王景玉道歉,展現自己有心悔改,讓法官覺得還有教化之可能,看能不能逃過死刑。但王景玉自稱被堯帝附身,基本上是和精神病沒兩樣的藉口。

王景玉在看守所裡要求家人供應他電池,並與家人索討麵包、肉鬆,他不斷抱怨看守所內伙食太差,而他家人也是如數供應。我覺得王景玉的家人似乎按照熊澤英一郎的諭示,繼續一如往常對待王景玉,即使他犯下大錯。

王景玉出庭應訊(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男子王景玉(左)當街殺害3歲女童小燈泡

值得深思的是,家中成員有啃老族的症狀時,我們該怎麼處理?目前遇到很多案例,都是沒工作的孩子和家人,說自己在當老闆或是做網拍,實際問他網拍一個月賣幾件或是能不能出示宅急便運送單,他卻拿不出來。

如果你家中成員有類似狀況,我會建議孩子不只一個的家長,應該先分配和規劃財產,力求每個小孩都拿到一樣的遺產金額。這看來有點像是懲罰,比方說我的哥哥認真在外工作、擁有好的社會經濟地位,但我整天在家鬼混,人生目標就是從爸爸、哥哥手中繼承房子和財產。從事法律工作以來,這樣的案例其實屢見不鮮。

如果父母先有預感這樣的事情即將發生,可以在生前預先分配財產,把財產分割、處分甚至是信託,而且是在孩子面前做這些安排,讓啃老族的孩子可以清楚看到他能啃的財產是有限的。

舉例來說,房子信託之後留給小孩每個月的費用,可依照與銀行的合約約定,每月只撥給小孩一萬元作為生活基本開銷。預先讓小孩知道父母能幫的狀況就只到這個限度。也許事先做好財產分配,就能盡量減少啃老的案例。

相關書摘 ▶《暗黑親情》:東方家庭文化,常讓照顧者淪為「一直犧牲一直慘」的角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暗黑親情: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最親的人傷得最深?面對家庭的痛 聽聽律師怎麼說》,捷徑出版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劉上銘

一個家庭,卻成了人生的牢籠,幾位親人,卻成了傷己最深的人。幾件家務事,卻成了生命中的關卡。親情,何以讓人窒「愛」難行?

面對以親情為名的各種情緒勒索,逆轉勝律師幫你反轉人生!

暗黑親晴-立體書封_(1)
Photo Credit: 捷徑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