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5件棉製衣就有1件原料來自新疆:190個勞權團體籲大品牌,終結強迫勞動

每5件棉製衣就有1件原料來自新疆:190個勞權團體籲大品牌,終結強迫勞動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項研究指出,全球服裝品牌每年仍用上百萬噸來自新疆的棉花與紗。190個勞工權益團體與維吾爾人權團體,今天組聯盟,呼籲全球服裝品牌終結新疆強迫勞動。

文:William Yang

全球超過190個勞工權益團體與維吾爾人權團體週四(7月23日) 發起一個名為「結束維吾爾地區強制勞動聯盟」的國際聯盟,呼籲所有服飾品牌與零售商停止使用涉及新疆強迫勞動的原料及產物,並停止成為中國迫害維吾爾人的「共犯」。

致力推動廢除奴隸制度的「反奴隸制國際」(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 執行長歐康諾爾(Jasmine O'Connor)表示:「現在是服裝品牌、各國政府與國際組織用行動來對抗新疆強迫勞動的時刻。服裝品牌必須透過將供應鏈移出新疆,並終結與該地區供應商的合作關係,來確保他們沒有透過剝削新疆當地的維吾爾人與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來獲利。」

過去幾個月,全球多家媒體與智庫紛紛揭露,新疆政府將大量關押於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轉至新疆與中國各地的工廠進行強迫勞動,「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也在今年3月發布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系統性地將至少8萬名維吾爾人轉移至中國9個省份的工廠,統計顯示至少有27間工廠參與了「強迫勞動」計畫。

該報告還點出,至少有83間國際公司的供應鏈中都使用了這27間工廠所生產的原料,其中包含Nike、Adidas、Zara、Gap等服飾品牌。

參與該報告研究的澳大利亞新疆議題專家雷國俊(James Leibold)告訴《德國之聲》,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施行的「強迫勞動」是新疆再教育營的延伸,促使中國政府開始將維吾爾人從新疆轉移至工廠的其中一個因素,可能與中國政府對經濟發展遲緩的擔憂有關。

此外,今年5月中國官媒《央視》的一則報導也證實,中國政府在今年1月至4月期間依照中國國務院「脫貧攻堅」的策略,在新疆針對貧困家庭施行「有組織的轉移就業」,總共29.2萬人參與這項計畫。

報導還指出,新疆政府計劃未來3年持續推動「扶貧規劃」,將南疆四州被列為「深度貧困縣」的22個縣市的1.1萬勞動人力分派至兵團、國有企業、紡織服裝、建築施工企業。

專門研究新疆文化的美國學者雷風(Darren Byler)向《德國之聲》表示,各國政府應該投入更多資源進行相關研究,因為相關資訊是可以透過追蹤、挖掘與分析各種公開資訊來驗證的。他向《德國之聲》表示:「除了公開資訊外,各國政府也能透過微信與中國官媒發出的各種報導來追蹤維吾爾人在哪些工廠進行強迫勞動,及了解他們通常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研究:每5件棉製衣就有1件使用新疆「強迫勞動」產出原料

「結束維吾爾地區強制勞動聯盟」研究發現,全球服裝品牌每年仍使用上百萬噸來自新疆的棉花與紗,而全球每5件棉製衣服中,便有1件參雜新疆強迫勞動所產出的原料。

該聯盟也指控,許多服裝品牌與涉及強迫勞動的中國公司都有合作關係,所以即便大型公司都對外稱他們無法忍受供應商出現強迫勞動的情況,該聯盟批評這些公司仍無法清楚保證在與這些中國公司合作時,他們將如何確保供應商的勞動條件符合國際標準。

在全球推動企業社會責任的Interfaith Center on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的資深人權主任施林(David Schilling)表示:「由於國際社會很難透過實際作為降低新疆強迫勞動對產業的影響,服裝品牌與零售商一定要採取足夠的對策,與跟新疆有連結的中國供應商終止合作關係,這樣才能確實遵守符合聯合國定義的人權規範。」

為確保全球服裝品牌都能加入他們的倡議行動,「結束維吾爾地區強制勞動聯盟」提出了3項具體的作法,包含要求服裝品牌停止使用新疆出產的棉花、紗或是紡織品,與在新疆有營運工廠並接受中國政府補助的供應商斷絕合作關係,並禁止任何在新疆以外地區營運工廠的供應商參與中國政府主導的「援疆」強迫勞動計畫。

總部位於華府的維吾爾人權項目是「結束維吾爾地區強制勞動聯盟」的其中一個成員組織,該組織的資深倡議與傳播經理艾文(Peter Irwin)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該聯盟已積極與各大服飾品牌聯繫,並清楚表明他們將持續追蹤各品牌審視供應鏈的強迫勞動情形的進度。

艾文說:「我們希望不用從政府端向各服裝品牌施壓,各公司便會自行展開確保供應鏈無新疆強迫勞動元素的相關工作,但實際情況仍要取決於各公司是否有決心要將供應鏈移出新疆。雖然各國政府有方法去約束服裝品牌,但這種作法通常比較缺乏效率,因為供應鏈與國際商務都相對複雜。然而,這些服裝品牌有義務對消費者與社會表明,強迫勞動是不好的,且他們一定得盡一切努力杜絕強迫勞動。」

此外,清潔成衣運動(Clean Clothes Campaign)的緊急倡議行動專員楊政賢也告訴德國之聲,不論各國政府是否投入終結新疆地區強迫勞動的行列,服裝與家庭用品品牌跟零售商都應該要防止供應鏈中出現強迫勞動的情形,並確保他們的商業活動沒有在助長這類型的人權迫害。

楊政賢告訴《德國之聲》:「歐洲政府正在慢慢的建立相關機制來確保企業有責任保護人權,但東亞地區的各國政府,離這個目標仍十分遙遠。隨著東亞逐漸成為一個越來越大的服裝市場,各品牌必須主動的去避免人權迫害的情況,不論各國政府的政策為何。」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