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真彭派】三倍券救台灣?能不能成功取決於民眾可以多「浪費」

【關鍵真彭派】三倍券救台灣?能不能成功取決於民眾可以多「浪費」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反直覺的,要將疫情過後的經濟危機降到最低,要依靠的不是刻苦節儉過日子,而是要拼命消費。如果要總結成一句簡單的口號,就是「消費拼經濟,花錢救台灣」。

為了對應武漢肺炎給經濟帶來的衝擊,蘇貞昌在上半年疫情稍稍趨緩的時候,就提出要發放所謂的「振興三倍券」來刺激消費。可是這個政策從提出以來就爭議不斷,最常見的一個批評是政府為什麼不直接發現金就好?質疑領三倍券需要先花一千元買券才能使用的模式是擾民。

在觀察網路上的討論時,發現在很多攻防的背後,反應了每個人對三倍券這個政策的目的存在著許多不同的想像。所以要評價這個政策之前,或許應該先花點時間去釐清這個政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肺炎疫情對經濟帶來的兩波衝擊

講到發放三倍券的目的,應該不少人會回答「阿不就是要振興經濟?」這句話其實沒錯,不然三倍券也不會有另外一種別名叫振興券。不過要振興經濟有很多種方法,會選擇用花1000元買券才能使用的模式,就是為了要對應某種特殊的經濟問題。

這個問題對很多長期鑽研經濟的人來說很基礎,所以大多都略過不談;但對沒有特別在研究經濟的人來說,沒有先釐清這個問題,就容易把三倍券誤解成一種社會福利政策,進一步對這個政策抱持錯誤的期待。

既然三倍券的出現是為了應對武漢肺炎,那我們就先來釐清一下,疫情對經濟的衝擊究竟是什麼?

對做生意的人來說,疫情造成的第一波衝擊,就是因為政府管制或是民眾害怕出門造成消費降低直接衝擊收入。這個衝擊會直接造成生意人手上的金流斷流導致週轉不靈,進而造成倒閉。而下游廠商倒閉又會影響中上游廠商的金流,形成連鎖效應。

第一波衝擊雖然非常大,但他帶來的影響是短期的,造成的問題會在第一時間就爆發出來。面對這樣的問題,比較適合的政策工具是針對受影響的廠商與勞工,即時提供大量的紓困貸款或是失業補助,先幫助他們度過眼前的難關。

除了第一波的衝擊,疫情對經濟其實還會帶來第二波的影響。這一波的影響雖然一時之間看起來沒有第一波那麼嚴重,但他的影響是長期的,一步步累積下來,有可能對經濟造成比第一波更嚴重的破壞。

vojaul8p48mewqhr9jk1tir0kf2ldp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振興三倍券15日起開放領取,16日上午台北一家郵局人潮不多,民眾領取過程順暢,櫃台人員協助確認領取的三倍券面額及張數。 中央社記者王騰毅攝 109年7月16日

第二波衝擊的成因不是來自疫情的直接影響,而是來自疫情對包括你我在內的所有人,在心理層面帶來的影響。當我們看到疫情影響下,有許多公司倒閉、許多人失業的時候,我們對未來的經濟發展,會抱持更樂觀還是更悲觀的態度?直覺上,看到疫情對社會乃至世界的衝擊,我想多數人對未來的經濟發展一定會抱持更悲觀的態度。

那當我們對經濟前景抱持更悲觀的態度時,我們會更敢花錢還是更不敢花錢?

我們當然不能否認,會有某些人覺得既然未來沒希望,乾脆趁現在大花特花,但這畢竟是少數。大多數的人基於「理性」,在預期未來可能會遭遇經濟困境的情況下,都會選擇先暫時把錢省下來去準備應付未來的困境。

然而當每個人都這麼「理性」的時候,市場上的消費就會更少。消費更少就會讓生意人更賺不到錢,就會有更多商家倒閉、更多人失業,於是景氣更差。然後每個人基於「理性」就會更不消費⋯⋯最後陷入一個週而復始的糟糕循環。

很反直覺的,要將疫情過後的經濟危機降到最低,要依靠的不是刻苦節儉過日子,而是要拼命消費。但這個奇妙的事實,跟許多個人層次的生活經驗,還有跟從小到大我們被灌輸的那些「勤儉致富」價值觀差異過大,所以需要一個奇妙的政策工具來「勸誘」(直白來說就是「騙」但這是基於拯救經濟的善意目的)大家去花錢。

如果要總結成一句簡單的口號,就是「消費拼經濟,花錢救台灣」。

三倍券上路 店家推優惠吸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經濟難逃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一度萎靡,國內疫情趨緩後政府推動振興方案,行政院發行的「振興三倍券」 也已上路,有業者在櫥窗貼出三倍券優惠方案,盼吸引 消費者目光。 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7月18日

三倍券到底是在「振興」什麼?

所以說「三倍券」的出現,直白講就是專門用來騙大家去花錢,但這是因為如果沒有人花錢,全國經濟都會完蛋,大家一起窮。有人說三倍券「花一千,送兩千」聽起來很像百貨公司週年慶,或是電商在雙11購物節會推出的促銷優惠。其實不是很像,是完全一樣,三倍券說穿了就是以國家等級推動的全社會促銷企劃,是優惠券中的優惠券。

既然是促銷企劃,當然就不可能發現金。你見過百貨公司週年慶促銷,會直接發現金給你嗎?或是你見過電商平台在雙11購物節,先匯三千元現金進你的戶頭再拜託你消費嗎?不會嘛~原因很簡單,因為不能確保你收到現金之後一定會拿出來花,當然要給你只能拿來消費的優惠券,而且上面還要印上使用期限,逼你在期限內就要拿出來花掉。

尤其我們前面談過,當大眾普遍對未來抱持悲觀的態度時,對個人來講最「理性」的理財方式就是把錢存起來,或是買一些可以避險的黃金、外幣、不動產之類的。但以「社會整體」來講,這種個人層次的理性會把所有人一起害死,所以根本不可能發現金給民眾,讓人有機會拿去做理財避險。

至於為什麼要以國家規模,用所有納稅人的錢發起這麼大規模的促銷活動,原因很簡單。我們前面講過,如果所有人都願意出來消費救經濟,那最後大家都會得益。但如果只有少數人花錢消費,不足以形成足夠的聲勢扭轉市場上的悲觀氣氛。

由國家拿稅金發動全國性的促銷活動,就是為了讓全民都能一起參與這場拯救經濟的消費企劃,形成聲勢帶動各行各業一起促銷。像是有商家就再加碼,把三倍券再增幅到四倍、五倍,或是舉辦各種抽獎增加買氣。

台北夏季旅展 搭配三倍券搶商機(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20台北夏季旅展19日持續在台北世貿一館登場,不少業者搭配振興三倍券推出優惠方案,搶攻旅遊商機。 中央社記者林俊耀攝 109年7月19日

三倍券能否成功振興經濟,關鍵還是民眾態度

雖然前面講了三倍券的種種好處,但我對這個政策能不能成功,其實是持保留的態度。

原因也很簡單,三倍券充其量只是一種輔助的工具,目的是「勸誘」民眾願意多花錢消費,扭轉因為疫情而被看空的景氣。但景氣是不是真的能扭轉,關鍵並不是在於三倍券本身,而是民眾有沒有意識到,現在是決定未來數年景氣好壞的關鍵時刻,願意多多掏錢出來消費。

但從這個政策推出後,民間的反應來看,恐怕還是有很多人並沒有意識到發放三倍券的用意是為了「救市」,而是把他當作單純的社會福利來看。這個政策最容易讓人被誤會的一點,就是跟社會福利混淆。所謂的「振興」並不是用府花錢來補貼你的日常開支,而是希望你在日常開支之外多花錢。這跟一般社會福利是政府直接發錢給你,希望幫助你度過難關的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

但是看到網路討論區發文的民眾或是身邊的朋友,有不少都是打算拿三倍券來填補日常開支。一但多數人都是這樣把三倍券用掉,這個政策改善經濟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對經濟有幫助的用法,應該是把三倍券當成促銷優惠,去買一些自己平常不太敢買的奢侈品,吃一些自己平常不太敢吃的大餐,或是拿去環島大玩特玩。但多數人有沒有這樣的認知,或是願不願意一起來救市,還是要看大眾自身的自覺。

最有趣的就是看到很多批評的觀點,認為政府印製三倍券的各種開支是「浪費」,這種批評就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現在要避免疫情對經濟的第二次衝擊,最需要的就是大家開始花錢,這裡的大家除了民眾,當然也包括政府。

很多人批評三倍券光是印製、配送就花了九億成本,但這其實代表了光是民眾使用三倍券之前,政府就提供了九億資金投入市場。有一個凱恩斯學派的笑話是說:「政府只要花錢雇人挖一個洞,再把他填回去就能促進經濟成長。」這個笑話雖然有些誇張,但卻符合台灣現在的狀況。

再說一次,為了抵擋疫情後續對經濟的衝擊,當前最不需要的就是節儉,需要的是消費,大家消費的越誇張,台灣就能越快走出景氣不加的陰霾。

三倍券上路 民眾夜市買小吃(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政府為提振台灣受疫情衝擊而一度萎靡的經濟,由行政院規劃推出「振興三倍券」以鼓勵民眾消費,15日正式上路,不少民眾18日帶著三倍券逛夜市,向攤商購買美味小吃。 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7月18日

把一個實驗性的政策罵垮,對大家都沒好處

我對三倍券成敗持保留態度的另一個原因在於,這個政策本身就是一個實驗性的大膽嘗試。縱使他有種種的設計,利用各種心理學上的效應,希望能誘導民眾多多花錢,但這些設計有沒有用其實沒有人知道,因為很多都是大膽的嘗試。

至於很多人拿三倍券去跟消費券相比,為了蔡英文跟馬英九誰的政策設計比較好在那裡互罵,我也覺得很沒意思。我雖然對馬英九執政時期的政策有諸多不滿,唯獨只有消費券的政策我是持肯定的態度。雖然從結果來看,馬英九發消費券並沒有達到原本預計達到的效果,但我仍然給予肯定。

原因就在於當年的消費券跟今年的三倍券一樣,都是一個實驗性很強的政策工具。這兩者都是為了刺激內需景氣,希望改變民眾消費習慣所設計出來的政策。雖然這兩個政策的目的都對,政策內容也都符合他設計的目的,但他們對賭的都是長時間下形成習慣以及人性。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每個人的消費習慣都是長久養成的,政府期望用一次性的政策就扭轉多數人的消費習慣本來就很困難。但執政者願意為了提振景氣,去嘗試各種改變消費者的可能性,這件事本身就值得鼓勵。

對照2008年的消費券,今年的三倍券在各種機制的設計上當然更上一層樓。但是三倍券能在設計上更上一層樓,就是因為有2008年消費券實驗所得到的經驗。當年馬英九敢在沒有任何前例的情況下大膽採取這項措施,確實是值得肯定的。但馬英九本人硬要說消費券的設計比三倍券好,這也是昧於現實。

更不用說有很多人囿於黨派之見,希望見到這項政策失敗,採取各種軟硬的方式抵制,這根本是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其實從消費券到三倍券,本來可以當作一項政策工具歷經國民黨、民進黨的反覆打磨,成功帶動社會發展的一項美談。現在卻因為支持者之間的相互攻擊搞得烏煙瘴氣,也讓更多人搞不清楚這項政策的原意,間接讓政策效果大打折扣。

站在國民黨的立場,自然是要站在批判、監督的角色來看待民進黨推動的三倍券,不可能老老實實的誇獎三倍券對經濟的幫助。但也不能不分青紅皂白亂罵一通,反而給經濟帶來危害。觀察目前的國民黨政要,對這件事情批評得最有建設性的,也只有朱立倫的說法

媒體詢問,是否會領取三倍券,朱立倫說,當然會去領,也將研議以最有經濟效果的方式使用,不過,三倍券無論怎麼做對經濟的刺激都很有限,現在面臨製造業收不到訂單,接下來年輕人可能失業的問題,如何真正振興經濟、救失業才是重點。

民進黨的施政當然可以受到監督,三倍券的實驗究竟能取得多大的成效也當然值得考驗。但批評監督的目的是讓台灣更好,不是隨便亂扯後腿。畢竟經濟好壞影響到的是每個人的所得跟生活品質,把政府提振景氣的政策弄垮,最後自己也會變成受害者。大家為了黨派之爭跟自己的錢過不去,這又是何苦?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