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浦春馬身後七日悼亡曲:20年星路漫漫,如今終得與世人謝幕

三浦春馬身後七日悼亡曲:20年星路漫漫,如今終得與世人謝幕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三浦春馬以最戲劇化的方式與世界告別,平地一聲雷,猶如他為日本戲劇圈帶來短暫卻絢爛的花火一般。

三浦春馬以最戲劇化的方式與世界告別,平地一聲雷,猶如他為日本戲劇圈帶來短暫卻絢爛的花火一般。

演藝界大腕福山雅治、佐藤浩市紛紛公表沉重的弔祭文。曾經在《神探伽利略》中分別飾演少年版與成年版、同屬日本重量級事務所Amuse的師兄福山雅治哀悼

「我們是在Amuse一起奮鬥多年的革命夥伴,說實在我現在對於他的死亡仍感到非常不真實,我無法面對他的死亡。」

曾經於《太陽會再升起》(2011年)共演、被三浦視為演技指導師傅的佐藤浩市,也特地致告週刊文春發訃文

「竟然比我們長輩們更早一步離世,我真的很感到很不甘心。但如今這個狀況,看到全影視圈為之震盪悲痛的景象,最為不甘心的肯定是春馬他自己吧,是這樣的對吧?!從今往後我們要以你為負面教材,不斷的提醒自己無論遇到甚麼事都不能尋死,你說這樣對吧!春馬!」

更別說其摯友城田優在歌唱節目,因為他的驟逝涕淚綜橫,差點讓節目停擺。

城田優上音樂節目表演,選唱知名樂團GReeeeN的代表作〈奇蹟〉:

早慧的星光寵兒

日本童星轉大人,在職涯發展上勢必經歷過陣痛期。即便是曾經叱吒一時的福田麻由子與志田未來,都在子役轉至大人這段青黃不接時期裡,遭遇定位模糊的困境,也不乏有至今仍在載浮載沉者。即便像是近年有逆轉跡象的神木隆之介和林遣都,也都並非一路受到命運之神眷顧的寵兒。

放眼望去,三浦春馬是極為少數以家喻戶曉的NHK晨間「亞久里」子役出道,始終在演藝圈表現持平,並持續具有突破性的穩定表現。兼具票房號召力與自我突破的表現力,是一個絕對堪稱新生代代表性的領航之星般的存在。

春馬君的作品儘管筆者並沒有全部看過,但入心入眼的確實不少,瀅瀅大者,略舉數例。值得一筆的是,《戀空》(2007)與《十四歲的媽媽》(2006),是助他打開星河之路的兩部早期代表作;也讓他一舉奪下日本電影學院的最佳新人賞。獲得這個對表演界新米(日文,しんまい,意指菜鳥)夢寐以求的獎項,三浦春馬可謂是拿到登躍龍門的快速通行證。

頓時之間星光熠熠,眾星拱月。一度被戲稱為「讓未成年女生懷孕專業戶」的少年春馬,輪廓俊美、清秀纖細、總是一副置身事外、睥睨一切的美男子,毋庸置疑會是受到青睞的市場寵兒。《戀空》、《十四歲的媽媽》這兩部戲,迅速地為他在你爭我奪的名利修羅場中,確立獨樹一幟的形象。

而他做為一個崛起新秀,在實力優秀、才華面容姣好之人如過江之鯽的日本藝能界,總能保有一種兀自顧盼的姿態。自信卻不張揚,爽朗直率而又進退有度。

1
圖片來源:《戀空》劇照
與新垣結衣主演的《戀空》(2007年)
2
圖片來源:《十四歲的母親》劇照
與志田未來合演的《十四歲的母親》(2006年)

在這股勢如破竹的浪潮下,他開始穩定地主演早期多部收視率保證的青春校園劇,如《極道鮮師3》(2008)、《武士高校》(2009)。平心而論,在筆者看來,這些作品映照下的三浦春馬,是蒼白而空虛且精神性單薄的,老調重彈的熱血校園,和千篇一律的有教無類之流的教育訓詁。

任何一個明眼人都明白,姣好的面容和青春正艷的芳韶,終究無法禁得起舞台上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的瞬息萬變。聰明如三浦春馬,也勢必意識到力圖轉型的必要性與重要性。在經歷幾部面貌模糊且評價慘烈的作品後,俳優.三浦春馬,迎來重要的蛻變之刻。

俳優之路

2014年由富士電視台推出的《我存在的時間》(僕のいた時間),是三浦春馬意欲藉此轉型實力派的扛鼎之作,也是筆者個人極為鍾愛的作品。

作為經典《一公升的眼淚》的男性版,一個四肢健全即將展開瑰麗人生的社會新鮮人,意外確診罹患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即俗稱的漸凍症,ALS)。環繞其發病後展開的愛情、親情及人際關係的崩毀與重建,箇中的情緒轉折,和來去徘徊於不安、死亡、恐懼與生存的喜悅、堅強存活意志的起承轉合,都是需要極富有演技與表演經驗者,方能精準拿捏,使之不致於顯得過於矯情或者過猶不及。

很顯然地,三浦春馬令人信服的表演,經過日劇迷們嚴謹的放大鏡檢驗,完成了華麗的轉身,至此奠定他實力派的尊榮口碑。

於此同時,他突破演藝星途的邊際,走向日本舞台劇這個360度零死角,考驗唱功、存在感與表現力「真骨頂」(日文,しんこっちょう,真本領)的空間場域,出演了《罪與罰》(2019)和《Kinky Boots》(2016)兩部劇本。

在自有一套完整而微的生態體系與運作邏輯的演劇界,跟日劇市場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作為一個「誤入叢林」的菜鳥,他竟也一舉獲得了讀賣演劇大賞.杉村春子賞的肯定。

1
圖片來源:《我存在的時間》劇照
《我存在的時間》(2014,富士電視台)

濁流中一抹抒情的存在

筆者已經好幾年沒完整看過三浦的作品,故僅能以較早期但記憶殘留鮮明的若干作品聊以為紀。三浦春馬近一兩年的作品,反身性的自我批判非常嚴重,留學受阻、情變打擊、母子失和、酗酒憂鬱疑雲,雜揉著與事務所的路線之爭等等,讓靈魂蒙塵的挫傷不少,想必經歷了千迴百轉的煎熬。

20年星路漫漫,未料他以如此決絕激烈的方式,與世界做最後的抵抗。倔傲得與《血色星期一》(2008)中,不惜一切代價捍衛珍視之人的高木藤丸如出一轍。如今終得與世人謝幕,願他得因此了遂心願,與真正的自己單獨相會。ご冥福をお祈りします。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