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不容緩》推薦文:白人至上主義,乃是當前氣候危機的根源

《刻不容緩》推薦文:白人至上主義,乃是當前氣候危機的根源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此書擘畫出弘大願景,對於當下在臺灣各項環境與社會議題肉搏的倡議者們,定會覺得稍嫌不切實際,因為在時間尺度上,僅聚焦於2025年非核增綠減煤目標的可及性,而忘了當下任何一個硬體建設投資的決策都會影響到2050年臺灣的樣貌。

文:趙家緯(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啟動臺灣綠色新政,刻不容緩

娜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於2019年9月出版《刻不容緩:當氣候危機衝擊社會經濟,我們如何尋求適合居住的未來》On Fire: The(Burning)Case for a Green New Deal新書,為繼2014年出版的《天翻地覆:資本主義VS.氣候危機》This Changes Everything: Capitalism vs. The Climate之後,再次以氣候變遷為書寫主題。

而全書彙整了娜歐蜜・克萊恩於2010年至2019期間在個別刊物發表與氣候變遷及能源議題相關的文章與講稿,包括墨西哥灣漏油事件的評論、教廷環境會議參與紀錄等,但如英文書名所示,主要論述焦點還是在於2019年在全球氣候政治界引發話題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

為何要談綠色新政?

2018年期中選舉之時,諸如亞歷山德里婭・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以下簡稱AOC)、歐瑪爾(lhan Omar)、特萊布(Rashida Tlaib)等進步派眾議員候選人於競選時,則提出氣候變遷與社會不正義間的關聯性,倡議系統變革的重要性。

期中選舉之後,青年環境團體日出運動則發起多個直接倡議行動下,如佔領裴洛西(Nancy Pelosi)辦公室等,讓此概念的政治能見度大增,而AOC與麻州參議員艾德・馬基(Ed Markey)則於2019年2月提出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決議文,明示綠色新政要以「十年大規模社會動員期」,推動「美國境內所有建築均須進行升級,符合最高能效標準、省水標準、安全與耐用度」、「以100%潔淨、再生能源與零排放能源供應全國電力需求」、「大規模增加對於美國製造業的清潔生產投資,達到零污染與零碳排」、「全盤改造運輸系統,達到零污染與零碳排」等行動計畫,以期促使美國可達到淨零溫室氣體排放,且轉型過程須對所有社群與勞工公平與公正。

在民主黨總統初選過程中,伯尼・桑德斯(Bernard Sanders)、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等進步派初選參選人則支持此決議文,並亦參考決議文內容,提出相關政見。

最後民主黨初選雖由喬・拜登(Joe Biden)出線,但其於五月時,也和桑德斯的支持者合作,成立「拜登-桑德斯聯合特別小組」(Biden-Sanders Unity Task Force),在氣候與環境議題上邀請前國務卿約翰・凱瑞(John Kerry)跟AOC擔任共同主席,於七月份提出了「因應氣候危機與追求環境正義」的政策建議。

其中參採了許多綠色新政的概念,包括2035年達到電力系統零排碳、2030年後新建築均須為淨零耗能建築、建立環境正義基金等。由此可知雖然綠色新政在形式上雖僅是未能經由參眾兩院決議通個的決議文,但實質上已成民主黨在氣候議題的核心政見。

白人至上主義與環境剝削

近期美國因為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警暴事件,再次引發各地「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BLM)為主題的種族平等抗爭行動。而此次BLM抗爭行動中,美國各大環保團體也多從環境正義的角度提出聲援。而娜歐蜜・克萊恩在就此書中已直指白人至上主義乃是當前氣候危機的根源。

其引用美國環境社會學者的研究,指出美國氣候懷疑論者中,有高比例為所得高於平均的白人男性。原因乃是該群體由於在現有經濟體系內位居高職的比例遠高於其他人,而氣候變遷將造成產業資本經濟體系的大重組,因此為體系辯護的態度觸發了氣候懷疑論。

即使極端氣候事件接踵而來,此類族群無法再否認氣候變遷,但卻仍可能會無法接受「史上碳排放最多的國家虧欠深受那種污染之害的黑皮膚和褐皮膚的民眾」的氣候正義觀點,不願意採行更積極的氣候行動。

因此娜歐蜜・克萊恩主張在低碳政策的核心嵌入種族、性別與經濟正義,方能創造的「多元交織性」(Intersectionality),集結足夠的轉型力量。她強調綠色新政,同時結合了氣候行動以及社會正義的思考,可避免此情勢,且更能集結由下而上的支持力量,在政治戰場上抗衡化石燃料業藉由政治獻金所掌控的遊說力量。

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嗎?

綠色新政倡議常面臨的三大質疑為「過於躁進」、「錢從何而來」、「包山包海」,從娜歐蜜・克萊恩的視角看來,這些反倒是綠色新政可較過往氣候倡議更能發揮影響力之處。

綠色新政中提出「十年動員期」的概念,強調欲在2030年時就讓美國能源系統擺脫化石燃料,此論點甚至被許多氣候與能源政策學界認為此舉不切實際。

但娜歐蜜・克萊恩強調,過往政治人物在訂定減碳目標時,雖提出不少長期積極目標,但此時間範疇均已超過其可被課責的範疇。而面對短期立即的政策上,僅提出鼓勵燃氣替代燃煤電廠此類較易達成措施,把要根本性扭轉化石燃料產業商業模式的重責大任,留給後繼者。而綠色新政明訂「十年動員期」,則具有敦促各界應立即採取行動,因應氣候緊急狀態的作用。

在「錢由何來」此論點上,娜歐蜜・克萊恩則指出可藉由針對跨國金融業課徵交易稅,則全球一年可增加6500億美元的政府收入,針對全球所得最高的1%階級課徵富人稅,則可增加450億美元。在預算重分配上,除經由移除全球每年高達7.7兆元的化石燃料補貼以外,更倡議前十大軍事國若可減少25%的武器購置支出,則亦可多出3250億美元的預算可用於綠色新政的推動。

至於「包山包海」一詞,她強調就是要藉由標示出經濟不平等、對女性施暴、白人至上、無盡的戰爭、生態浩劫之間的關聯性,方可凝聚根本性變革的力量。而藉由綠色新政的倡議,可促使醫院、學校、大學、科技、製造、媒體等產業的勞動者,思考自己的工作,如何有助於在推動迅速去碳的同時,消弭貧窮、創造優質工作等。藉由民眾大規模實踐參與式民主,建立廣大的支持基礎,才能挑戰抗拒改變的權勢菁英。

過往二十年來,無論是科學界或是環保團體,都有提出大規模低碳轉型的倡議,但娜歐蜜・克萊恩則認為綠色新政具有抵禦經濟衰退以及集結跨界支持力量的特性,可真正促進系統轉型。

她指出過往三十年間,推動氣候行動的一大阻礙就是全球市場波動,只要經濟一呈現衰退趨勢,民眾對於氣候行動的支持就隨之降低。而就像「新政」一詞,是為因應1930年代的大蕭條所提出。綠色新政強調藉由大規模公共投資創造綠色就業機會之政策主軸,亦可消弭民眾過往疑慮,使其不因總體經濟趨勢而阻礙氣候行動。

AP_1913377595035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切莫重回舊常態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此刻,娜歐蜜・克萊恩過往提出的「震撼主義」常被援引,用於批評政府與大企業在疫情時刻爭取放鬆管制的作為。娜歐蜜・克萊恩則於接受訪問時,提出新冠肺炎資本主義(Coronavirus Capitalism)一詞,批評美國環保署在此時期放鬆空汙與水污法規要求,同時也批評大科技業藉此危機牟利。其亦由於空污與新冠肺炎具有相關性,而有色人種的空汙負荷本就較為嚴重,因此導致加劇社會不平等。

在這多重危機匯集的此刻,娜歐蜜・克萊恩與著有《微物之神》的知名作家阿蘭達蒂・羅伊(Arundhati Roy)則共同發起「全球綠色新政」(Global Green New Deal)倡議,提出了三大呼籲:提供人民紓困,而非大企業。藉由提升勞工權利終結全球不平等;保障民眾的能源權與食物權,重新掌控全球共有財,並促進再分配;推動追求經濟正義的公正復甦,重建全球金融與貿易體制。

而落實上述主張的方式,除了要求政府應為人民提供維生所需的緊急救援(relief),以及推動以人民與環境為優先的策略(recovery),更關鍵的是要敢於重新想像(re-imagine),推動全球經濟體的根本性變革,捨棄過往以最富有的1%為優先的作為,改以公眾安全與社會穩定為優先。

面對此書擘畫出弘大願景,對於當下在臺灣各項環境與社會議題肉搏的倡議者們,定會覺得稍嫌不切實際,因為在時間尺度上,僅聚焦於2025年非核增綠減煤目標的可及性,而忘了當下任何一個硬體建設投資的決策都會影響到2050年臺灣的樣貌。

在社會經濟系統範疇,僅考量綠能產業的蓬勃前景,未論及其背後牽涉社會與經濟體系轉型。另在,轉型積極度上,則未能回應全球邁向碳中和的聲浪,思考如何根本翻轉高碳經濟與能源體系。因此娜歐蜜・克萊恩在此書中的提醒,更顯珍貴:

雖然綠色新政本身即是充滿希望的願景,但我認為把時間範圍拉長才是許多人熱情回應的緣由。因為沒有比在時間裡漂流,未繫泊於過去與未來更令人迷惘的了。唯有知道我們來自何方,想去向何處,我們才有穩固的地方立足。

在氣候危機、產業結構調整、貧富差距擴大、老化、大國博弈等鉅變趨力夾擊之下的臺灣,社會各界更須把握此次疫情所造成的「大重啟」(The Great Reset)的時刻,全面檢視臺灣的系統風險,確立核心價值,進而開啟臺灣版的綠色新政公共討論,作為未來三十年的行動指南。

書籍介紹

《刻不容緩:當氣候危機衝擊社會經濟,我們如何尋求適合居住的未來?》,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娜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
譯者:洪世民

薪資停滯、買不起房,貧富差距愈來愈大,動盪全球的氣候危機隨之而來!
──最壞的災難時代,如何扭轉為人類生存的最大機會?──

氣候危機時代的革命記錄者
娜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帶來重塑經濟生活的解方

備受讚譽的新聞記者娜歐蜜・克萊恩,以犀利筆鋒為我們描繪社會與生態崩壞的場景,不僅將氣候危機視為深刻的政治挑戰來探討,也點出氣候議題與資本主義經濟帶來的影響如何緊密連結。

戰爭、種族歧視、性暴力、污染、貧窮,氣候紊亂不斷強化種種社會危機,階級不平等的現象日益猖獗。想要度過這場文明危機,我們必須直面提問:當籠罩全球的巨大災難發生、當氣候危機衝擊社會經濟,我們如何尋求適合居住的未來?

每一次大規模的全球災難,
都是一次人類集體意識反省的機會

《刻不容緩》收入十八篇以研究和報導為基礎的長篇文章,記錄了氣候危機從遙遠的威脅演變成燃眉之急的經過,也證明這位當代思想家極具開創性的洞見和哲思。在這個海平面上升、仇恨日益劇烈的年代,每一次大規模的全球災難,都是一次人類集體意識反省的機會。

這本書以撼動人心的呼聲籲請眾人轉變,提醒我們若未能起身行動,將會帶來無可挽回的後果。我們需要新的政治,我們需要新的經濟模式,唯有大膽、釜底抽薪的行動,能喚醒我們為人類的生存奮戰──趁現在還來得及。

刻不容緩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