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逃走也有別人會做:少年警衛在集中營助納粹殺5000人,93歲遭判2年緩刑

我逃走也有別人會做:少年警衛在集中營助納粹殺5000人,93歲遭判2年緩刑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倖存者和肇事者都已經很老了,而且他們的記憶力正在下降,因此這可能會成為納粹時代的最後審判。

1名遭控在二戰期間協助殺害5多千人的納粹集中營警衛,如今已高齡93歲的戴伊(Bruno Dey),被德國漢堡法院定罪,判處2年緩刑。他被指控在17歲時,協助殺害5232人。過去他曾堅持自己​他是被迫擔任警衛,並沒有參與謀殺,但他也向「經歷過這種瘋狂」的人表達道歉。

17歲的少年,是無辜的嗎?

當年17歲的他,在當時的但澤(Danzig),也就是現在波蘭的格但斯克市(Gdańsk),附近1座施圖特霍夫集中營(Stutthof)當警衛。

《BBC》報導,根據起訴書,戴伊是在1944年8月至1945年4月間「實施暴行」,當時戴伊年僅17歲,因此在少年法庭受審。但如今他已經白髮蒼蒼,是個93歲的老翁,而且不良於行,坐在輪椅上,被推著進入德國漢堡的少年法庭。過程中,他用公文夾遮住自己的臉。

《大紀元》報導,有35名集中營倖存者參加了審理,4人出庭作證,2人以錄像形式作證。他們講述了當年集中營裡的經歷:終日遭受折磨、虐待、挨餓、被毆打、忍受疾病、感染病等。納粹甚至會集結眾人,逼迫他們觀看人倫殘殺。

《BBC》報導,法官指出,戴伊在上次向法院發表的聲明中說,他被證人的證言「震驚」,並向「經歷過這種瘋狂的人」道歉。但是他補充說,直到審判他才意識到「暴行的程度」。他拒絕承認自己對案件的共謀。

儘管戴伊承認自己知道毒氣室的存在,並承認看到「身材瘦弱、遭受了痛苦的人」;但他的辯護律師團認為,他在集中營其實算「相對不重要」的人物,也沒有直接參與5000多人的死亡。但是檢察官認為,戴伊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與被關在集中營中的囚犯有接觸,並積極阻止了他們的逃脫。

《公視》報導,戴伊曾在受訪時表示,就算自己當時不當警衛並且逃走,還是會有其他人被找來做一樣的事。之後遭檢方反控,當年的他可以選擇反抗、投入前線打仗,而不是乖乖當警衛;不過戴伊表示,自己是因為心臟有問題而無法從軍。

《中國時報》報導,本案去年10月開始審判,超過40名法國、以色列、波蘭和美國的共同原告,都在庭上作證指控被告。

施圖特霍夫集中營囚犯數約11萬,包括猶太人、波蘭政治犯和知識分子等,共有約6萬3000至6萬5000人在集中營死亡,其中有2萬8000名猶太人。該集中營最令人髮指的歷史之一,是把死者遺體用來進行製造「人屍肥皂」的小規模實驗生產。

《公視》報導中提到,致力於研究猶太人遭納粹屠殺證據,有「納粹獵人」稱號的以色列歷史學家朱諾夫(Efraim Zuroff)認為,戴伊是因為獲同情才有這樣的判決,但當年被無辜殺害的6萬5千人更值得同情。

其他被判刑的納粹小人物

《BBC》報導,在2011年前索比堡(Sobibor)集中營警衛約翰・德米揚魯克(John Demjanjuk,綽號恐怖伊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裁決之後,德國官方做了一系列戰犯調查,戴伊是其中一。德米揚魯克作為大屠殺共犯,被判處了有期徒刑,但在上訴過程中死亡。

《德國之聲》報導另1位前施圖特霍夫的警衛,是現年已經95歲的約翰(Johann R.)被認為病情嚴重,無法在2019年2月接受審判。同樣,前奧斯威辛集中營醫務人員休伯特(Hubert Z.)在被診斷出患有癡呆症後,審判也於2017年暫停,當時他已經96歲。

德國最近2次大屠殺定罪都是在3年前:2015年7月,奧斯威辛集中營的速記員:奧斯卡·格羅寧,被判謀殺罪名成立,判處4年有期徒刑。2016年6月,前奧斯威辛集中營的1名SS衛兵韓寧Reinhold Hanning)被法院判處17萬人謀殺罪名成立,儘管他在考慮上訴前就去世。

波蘭也在1940年代後期進行了自己的斯圖斯霍夫審判,並裁定大約78名警衛被定罪,其中一些被處決。

《大紀元》報導,漢堡這起針對納粹看守的案子是德國最後一批追查「納粹小人物」的案件。德國追查納粹罪行中心表示,德國目前還有14個相關案件在進行中,下一個納粹看守案可能在烏帕塔爾(Wuppertal)開庭。《BBC》報導,由於倖存者和肇事者都已經很老了,而且他們的記憶力正在下降,因此這可能會成為納粹時代的最後一批審判。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