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愛倫65歲憂鬱症復發的啟示:練習說「不」並不會傷害友誼,反而是保護自己

高愛倫65歲憂鬱症復發的啟示:練習說「不」並不會傷害友誼,反而是保護自己
Photo Credit: 日常散步・李盈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同是憂鬱症,或情緒陷入低潮的人,高愛倫有幾個建議。首先,一定要就醫、按照醫師的指示服藥。藥物通常可有效改善生理上的問題。心理層面,則可以借助一些生活儀式鼓舞自己振作。

她想起40多歲時,有次生了一場不明原因的大病,四處求診仍找不出原因。姊姊帶她到台東一座寺廟。師父問她,「電都沒有了,還不停下來休息?」她回答:「沒有時間。」師父只回她:「沒有時間?躺下來時間就很多了。」這句話點醒了她,適時停下腳步,才能走得更長遠。

現在的她,還是過去那個重朋友、愛熱鬧的高愛倫。只是,當狀況不好時,她會溫和但直接地婉拒邀約:「對不起,我現在沒辦法過去陪你。」遇見負能量滿滿的人,她會當下阻斷,或立刻離開。練習說「不」,並不會傷害真正的友誼,反而是保護自己的方法。

2020-07-17-1594974177
Photo Credit: 日常散步・李盈靜
高愛倫指出,狀況不好的時候記得讓自己休息。減少生活中的「雜訊」,心才能安靜下來。

對家人的功課,則是學著放手。「我焦慮的時候,身體會麻麻的,大腦都不分泌血清素、多巴胺這些快樂荷爾蒙了。」高愛倫形容。病後,她寫了一封長長的簡訊給所有家人,說明自己平時為什麼操心。像是,外甥的孩子身體有特殊狀況,一家人該省著用錢,規劃將來的醫療費用。姊姊是很愛孩子,但照顧太周全反而讓孩子無法獨立……

簡訊發出後,3個外甥都和她道歉。姊姊沉默了一陣子,也傳訊告訴她:「我的確有些事情做的不好,我會改變。」她原本擔心姊妹情誼因此生變,心中「卡」了好幾天。但姊姊大器地說:「姊妹有什麼好道歉的?我也謝謝妳,為我們家做了很多。」雙方把話說開,和好如初。

如今高家三姊妹說好,以後家族聚會只說自己的事,不談孩子、孫子。「講了我就操心,他們也有壓力。現在我知道了,他們沒我管也過得很開心呀!」她笑說。

再低潮也要自得其樂 天天為自己唱一首快樂頌

對於同是憂鬱症,或情緒陷入低潮的人,高愛倫有幾個建議。首先,一定要就醫、按照醫師的指示服藥。藥物通常可有效改善生理上的問題。心理層面,則可以借助一些生活儀式鼓舞自己振作。

例如,即便狀況再不好,她都規定自己每天至少要起床、換掉睡衣。哪怕只是從床上走到客廳沙發也好。憂鬱症是長期抗戰,能站起來跨出一步,就算得分。起床後,若還有餘力,可簡單做些柔軟操活動筋骨、花10分鐘靜坐。讓自己的身體有能量,排空腦中的負面念頭。

此外,她也鼓勵大家每天唱一首「快樂頌」——不一定是真的唱歌,而是做一件能讓自己開心、放鬆到想哼歌的事情。可以是照料花草、讓自己曬曬太陽,也可以是上網訂機票,安排下次旅行的行程。她最近迷上跳「數字舞」,在地板上貼1、2、3的數字貼紙,照著示範影片跳。舞姿很笨拙,但跳著跳著,連自己都會笑出來。

幽默感永遠是治病的良藥。採訪尾聲,我們和高愛倫聊起新書出版的契機,她自嘲地說:「我連生病,都會同意把過程實錄成智慧財產權,就是希望自己的文字能對他人形成助益。」和憂鬱拔河的過程,不要吝於和身邊的人求救。但也要記得,能戰勝心裡那條黑狗的只有你自己。

她說,自己還沒完全走出憂鬱,不過生活已經有許多好的改變。現在她又可以穿上最喜歡的繽紛衣服、擦上鮮豔口紅,出門走路接觸人群。心上偶爾仍會飄來幾朵烏雲,甚至下起滂沱大雨。但只要相信自己沒有遺失快樂的能力,終會迎來雨過天青的那一天!

本文經50+ FiftyPlus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