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etwood Mac創始吉他手Peter Green逝世:肉身與藍調結合為一體,振翅高飛卻也看盡人世變遷

Fleetwood Mac創始吉他手Peter Green逝世:肉身與藍調結合為一體,振翅高飛卻也看盡人世變遷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英國BBC廣播電台7月26日外電報導,Fleetwood Mac樂團的創始電吉他手Peter Green於7月25日於睡眠中安祥離世,享壽73歲。

根據英國BBC廣播電台7月26日外電報導,Fleetwood Mac樂團的創始電吉他手Peter Green於7月25日於睡眠中安祥離世,享壽73歲。儘管外界一般以為吉他手Eric Clapton是搖滾樂界的吉他之神,然而有些樂迷仍舊認為Green才應該被譽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藍調吉他手。而這段爭論公案,則必須追溯到六零年代末期當藍調搖滾方興未艾的年代。

Green原名Peter Greenbaum,出身於英國倫敦東區的工人階級家庭裡,在15歲時就很想出來闖蕩,為了方便介紹,他改名自稱為Peter Green開始在樂壇上到處尋找演出機會。Green早期音樂影響力來自好幾位黑人藍調吉他手,如Freddie King、B.B. King、Muddy Waters等名家的演奏技巧。

AP_2020767104008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起初他彈的是低音貝斯吉他,之後經由另一位樂手朋友介紹到另一個名叫Peter B的樂團去當主唱,在那裡他認識了該團的鼓手Mick Fleetwood。在當時整個倫敦音樂界鬧的最沸沸揚揚的是The Yardbirds這個超級樂團,先後三位吉他手Eric Clapton、Jimmy Page和Jeff Beck的人事異動及之後各自的發展。

Clapton離開The Yardbirds之後,因志在藍調音樂,所以隨後加入了當時的藍調吉他手John Mayall的Bluesbreakers陣容,協助Mayall那期間正在積極錄製的一張他最具企圖心的藍調搖滾專輯。只不過Clapton那時年輕氣盛感情狀態不穩定,加上酗酒及可能的藥物問題,使得他經常搞失蹤找不到人。

為此專輯製作人Mike Vernon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只好四處找代打槍手,結果在一晚上Mayall看到Green在台上神乎其技的演出後,立刻找他來,並在錄音間告訴製作人說,他找到比Clapton更好的人選,或許現在還不是最厲害的,但假以時日給他幾年的時間,他一定能夠超越Eric Clapton。接著Mayall介紹Green給製作人認識,此時Green才二十歲。

坊間許多樂迷均謠傳John Mayall的這張專輯《Bluesbreakers with Eric Clapton》裡頭應該有兩三首歌的電吉他部分是Green代為捉刀的演奏。如果反覆仔細聆聽,似乎可以聽出在某些彈奏風格差異上的端倪。幾天之後當Clapton聽聞到有一位年輕人準備要取代他的位置時,他立即改變主意跑回錄音間錄完剩下專輯的幾首歌曲,完成今日大眾聽到的樣貌。

1967年,當Green被迫離開Bluesbreakers時,他同時也帶走了鼓手Fleetwood及貝斯手John McVie,並同時取這兩位創始成員的部分姓名而成為他們自己新創的樂團Fleetwood Mac,同時他又分別拉了兩位吉他手Jeremy Spencer和Danny Kirwan加入陣容而成為雙主唱、三吉他手的罕見編制。這便是最早期的Fleetwood Mac,一支結合數位職業好手的藍調搖滾樂團。

需多樂評認為Green流暢的滑音吉他彈奏風格讓人直接聯想到B.B. King,而已故的藍調巨擘B.B. King以前也曾公開稱讚Green是唯一一位讓他倒抽一口氣而起雞皮疙瘩的白人藍調吉他手。Green在Fleetwood Mac時期留下了四張評價極高的重要專輯1968年的同名專輯《Fleetwood Mac》、《Mr. Wonderful》、1969年的《English Rose》及《Then Play On》。

這些專輯證明了他不僅是一位極具演奏實力的吉他好手,同時在作曲上也很有自己獨特的想法。第一、二張有許多傳統藍調的翻唱曲,大部分的編曲也是Jeremy Spencer負責居多,但當時他們唯一的單曲〈Man of the World〉卻是由Green擔綱主唱、吉他演奏及作曲的部分。到了《English Rose》,裡頭幾首曲子例如〈Black Magic Woman〉、〈Albatross〉等,前者後來被拉丁搖滾樂團Santana翻唱後成為立即經典的暢銷單曲;後者出現在專輯最後壓軸的小品演奏曲,Green清亮卻帶著憂傷琴音的彈奏,彷彿他寄情在信天翁身上,雖振翅高飛,卻早已看盡人世變遷的漂泊感。

此外他在《Then Play On》專輯裡再次大放異彩,〈Oh Well〉同樣是首兩段式演奏兼簡短的歌唱,此曲在吉他韻律與節奏部動靜之間有著安排巧妙的平衡感,並在後段急轉直下變成一首悠揚慢板的演奏曲,即使歷經數十年後聽來依舊充滿新意而無過時之感。此時期Green率領下的Fleetwood Mac聲望正處於他們的巔峰時期。如果沒有意外,這支隊伍應當是當時英美兩地最好的搖滾樂團之一。

然而Green一直有藥物問題,他的行為變得越來越不合理,尤其是在他在德國慕尼黑吸毒三天後消失。之後當他再次出現在樂團成員前面時,他變得非常虔誠,穿著耶穌受難像和長袍出現在舞台上。

但當他提出想將大部分資金捐贈給慈善機構之用時,他的樂團成員拒絕了他的提議。數個月之後在發現他的心理健康狀況急劇下降,加之思覺失調症越趨嚴重之後,他於1970年中期離開樂團。而他那期間發行的個人專輯亦都起落差異極大。

多年以來,Green一直試圖抵抗思覺失調症所帶來的折磨。而且在樂團眾多的都會傳說中,其中一個說法是他在精神病院進出多次,並在某間醫院工作了數年。又有好事者謠傳他曾在墓園擔任掘墓者、調酒師甚至曾是以色列公社的一員,並在晚年被轉送進入照護療養院所之前曾短暫入獄。

在90年代的大部分時間裡,由於長期服用精神藥物的影響,隱居的他幾乎沒有再拾起吉他彈奏,直到90年代後半段恢復了零星的錄音。1998年,當Fleetwood Mac入選搖滾名人堂時,Green受邀上台一起接受榮譽的引介,同時和Carlos Santana同台演奏了〈Black Magic Woman〉。

Green曾在一次訪問中提出他對藍調的看法,他認為藍調不應侷限在12小節的制式曲調裡,它可以涵蓋任何音樂和弦序列的進程。對他而言,藍調是一種表達情感的音樂,只要一首歌曲有著適當的情感,那麼他就會把它視為藍調音樂。

倘若對照Peter Green命運乖舛的一生,許多人都認為他的職業生涯與才華太早衰落。然而換一角度想,他的傳奇一生又何嘗不是早已將自己的肉身與藍調結合為一體,他就像在專輯《Then Play On》封面上那位裸身騎著白馬的俊美青年,他並未望向著前方的道路毫無懸念地奔馳而去,卻回頭直視後方,似乎在等待或留戀著什麼,抑或,年輕的他其實也不知道,前方的道路竟是如此崎嶇難行,如一曲悲歌,他用自己的生命唱出了一段搖滾史上最神秘隱晦的傳奇故事。

shutterstock_141298549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