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抖音、Zoom、華為…美中對抗下的「科技柏林圍牆」

【國際大風吹】抖音、Zoom、華為…美中對抗下的「科技柏林圍牆」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製圖: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俗話說商人無祖國,但在這場美中科技戰當中,業者都無法置身事外,必須選邊站。本來影響力超越國界的科技巨頭,現在突然扮演相對被動的角色,只能隨機應變。

文:李漢威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大家常說網路能夠跨越國界、連接人群,但近兩年來,世界前兩大經濟體、也就是美國和中國的激烈對抗,卻讓科技業不得不被迫選邊站。最新的衝突前線是英國,在7月14號宣佈,當地電信商從今年底開始,禁止採購中國電訊生產商華為的5G設備。另外,印度也在6月30號宣佈國內禁止使用59款中國的通訊和手遊APP,包括微信和抖音在內。但其實受到影響的,不只是想走向國際的中國軟硬體商,很多想到中國做生意的美國大品牌,也發現兩邊的價值觀實在差太多,很難兩面通吃。到底這場美中科技大戰是怎麼打起來的?在砲火當中求生的科技廠商,又有什麼對策呢?

中國特色的網路世界

美中兩國對網路科技的態度,從一開始就不同。90年代,美國對於網路的未來發展和商業潛力,信心無窮,而1994年第一次連上網際網路的中國,則是在98年就開始打造「防火長城」,準備審查網路言論。 2000年,當時的美國總統柯林頓,認為推動美中雙邊貿易還有發展網路,將會讓中國不可避免,更加自由、開放、民主,融入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秩序,還開玩笑說,中國想要管制網路,就像把果凍用釘子釘在牆上一樣,根本不可能,「祝他們好運!」

中國網路興起_AP_970720055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年之後的今天,防火長城不但屹立不搖,中國挑戰美國霸權地位的企圖心也更強了,隨著2018年貿易戰正式開打,科技業很快也被捲入戰場。白宮指控中國企業多年來一直竊取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和智慧財產,另外也點出,在2017年的《網絡安全法》、2018年的《國家情報法》要求下,在中國的網路公司,必須把資料中心設在中國境內,同時也得配合偵察和情報部門工作。因此,如果美國使用中國品牌的電信設備,肯定有資安、甚至是國安風險。2019年,美國將華為、海康威視、中興通訊、海能達、大華技術等5家中國廠商,列入政府採購黑名單,另外也禁止美國企業在2021年前,跟華為、中興合作。

美國不只自己封殺中國電信和監控設備,也努力說服全球各盟國一起圍堵。澳洲、紐西蘭、日本先後宣佈禁止華為參與5G建設之後,如今英國也加入「美國隊」。而在歐盟方面,法國已經宣佈不會禁止,但是會勸阻電信商少用,德國則正在審慎考慮中,很可能會成為歐盟其他國家的風向球。至於印度,在中印邊界衝突之後,已經有兩家國營電信公司取消對華為和中興的4G訂單,據傳政府也在考慮要不要封殺來自中國的5G設備。

夾在中美之間,抖音、Zoom總是有爭議

受到美中科技戰衝擊的,也不只硬體設備商,中國和美國的軟體商,也經常發現自己被夾在兩國中間,兩面不是人。

例如因為肺炎疫情而暴紅的遠端會議軟體Zoom,總部設在加州,但也在中國雇用數百名工程師。Zoom在6月份坦承,為了配合中國法規,關閉了250多人參加的一場線上六四事件紀念活動,結果被外界痛批是言論審查。 事後,Zoom表示未來不會封鎖非中國用戶,還要為不同地理位置的用戶開發不同版本的軟體,也就是「一APP兩制」,希望能平息風波。然而,這次配合中國政府審查用戶的前科,已經難以挽回外界信心,從美國政府和軍方,到太空總署、Google等民間單位,紛紛禁止員工使用Zoom開會。

同樣的,剛剛被印度禁用的抖音,也面對類似困境。今年上半年的防疫期間,因為全球各國的封城生活太無聊,抖音在2020第一季下載量衝破3億,累計全球下載量更突破20億次,堪稱全球最紅的中國製造APP,但由於母公司字節跳動就是中國企業,也一直被質疑有可能配合政府出賣用戶資訊。今年5月中,抖音破天荒請來美國籍的前迪士尼OTT平台主管凱文梅爾(Kevin Mayer)擔任CEO,就被外界解讀是為了減少「中資味」。如今,最新消息更指出,為了避免被外國政府禁用或失去消費者信心,字節跳動正在想辦法把抖音分割出去,將總部和資料中心都放在中國境外,希望能消除疑慮。

字節跳動_RTS3I7UN
價值觀落差,美國平台難以進入中國

除了像抖音和Zoom這樣「去中心化」的做法,被迫放棄部分地區的市場,恐怕也是一些業者不得不面對的現實。例如全球知名OTT平台NetFlix,就在去年宣佈,由於中國政府企圖控制媒體和播放平台,因此取消進軍中國的計畫

全球最大社群網站臉書,近年來也一直想努力撬開中國大門,甚至2016年傳出一度開發可以自動審查用戶貼文內容的功能,希望能贏得中國政府支持。創辦人祖克柏還曾擔任清大經管院委員,希望拉近跟北京的距離。不過最終,祖克柏在2019年貼文表示,無法接受把用戶的資料中心設在長期侵犯隱私和言論自由的地區。雖然沒有點名中國,但一般認為等同宣告退出中國市場。

Google也曾經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從2017年進行過所謂「蜻蜓計畫」(Project Dragonfly),也就是開發一款中國專用的搜尋引擎,將資料中心設在台灣,但是開放中國當局存取資料庫內容,並過濾特殊關鍵字和建立黑名單。這項計畫在2018年受到部分員工公開反對和媒體報導,引發高度爭議,最終在2019年宣佈終止。

俗話說商人無祖國,但在這場美中科技戰當中,業者都無法置身事外,必須選邊站。本來影響力超越國界的科技巨頭,現在突然扮演相對被動的角色,只能隨機應變。除了商業邏輯之外,價值觀是否接近,恐怕也是要加入哪個陣營的重要考量。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延伸閱讀: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高丞澔
核稿編輯:李漢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