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糖業技術援外:嘉惠東南亞、非洲國家經濟發展,也穩固了邦誼

台灣糖業技術援外:嘉惠東南亞、非洲國家經濟發展,也穩固了邦誼
圖為台灣糖業公司高雄總廠|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台灣砂糖生產規模與日俱增,賺取豐厚的利潤,立刻引起其他國家的高度注意。而熟練的植蔗技術與製糖技藝享譽國際,讓許多國家刮目相看,爭取機會派員前來台灣考察,希望學習各項技術,移植砂糖生產模式。

自民國49年起,我國派遣農業技術團隊前往東南亞與非洲國家,扶植種蔗技術,協助建置糖廠,投入砂糖生產。約此同時,許多國家爭相派員到台灣觀摩,學習砂糖生產技術。現在,就讓我們透過國家檔案,一同回顧台灣糖業技術援外的事蹟。

蔗糖是台灣的特產,從荷西時期以降,歷經明鄭、清領階段,一直都是外銷的主力商品之一。日本統治台灣初始,成立台灣製糖株式會社投資生產,又於1901年在高雄橋頭設置首座新式製糖廠,啟動機械化的生產鏈。隨著全省各處糖廠擴建與糖業鐵路鋪設,五分車忙碌將甘蔗送往糖廠(圖1),提煉出優質砂糖,也不斷提升總產量。漸漸的,台灣糖業發展不僅與民眾生活休戚相關,也肩負起火車頭的功能,帶領其他產業走向工業化。

gem_02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1:甘蔗從牛車搬運至五分車情景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為阻斷日軍的後援補給,出動轟炸機大規模空襲台灣,重創南北糖廠,炸毀糖業鐵路,加上植蔗面積大幅縮減,使得砂糖生產作業停頓下來。民國(以下同)34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政府派員接收台灣,將大小製糖會社整併為台灣糖業股份有限公司(台糖公司),著手調查糖廠、鐵路受損程度。

至36年,台糖公司在台北興建辦公大樓(今台北市中華路與漢口街口,圖2),全力投入糖廠、鐵路修復工程,同時鼓勵農民種植甘蔗,很快地恢復砂糖產銷作業,供應台灣本島需求之餘,尚可銷往中國大陸。

gem_04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2:台糖公司台北總部辦公大樓設計圖

38年底,受到國共戰爭的影響,中國大陸形勢丕變。政府緊急撤退台灣之後,致力鞏固國際地位,並且因應兩岸局勢的變遷,設法開拓砂糖外銷市場,賺取外匯。隔年9月,我國與日本簽訂《關于台灣與被佔領之日本間貿易之財務協定》,達成易貨記帳貿易共識,以美金為記帳單位,雙方交換所需物資。

依據協定內容,最初台灣輸往日本的物資中以糖產為大宗,直至50年台、日邁入自由貿易新階段前夕,各式糖產仍佔全部與日本交換物資的半數以上,足以得見其無可取代的地位。

另一方面,政府各部門也通力合作拓展國際市場,甫獲全球華僑、商團的協助,成功打進東南亞、東北亞、澳洲與美洲市場,甚至還銷往中東、非洲地區。由於外銷成績亮眼,也讓台灣砂糖在國際糖業市場銷售的排行榜,總是名列前茅。

台灣砂糖的外銷屢屢締造佳績,賺取大量外匯(圖3),也創造許多民眾就業機會。台糖公司躍升為台灣大企業後,為了讓砂糖生產能夠更上一層樓,不遺餘力投注設備更新、技術研發計畫以提升效能。同時,也鑽研甘蔗品種的改良,精煉出品質更好、口感風味更佳的產品。

gem_06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3:製糖外銷賺取外匯

當台灣砂糖生產規模與日俱增,賺取豐厚的利潤,立刻引起其他國家的高度注意。而熟練的植蔗技術與製糖技藝享譽國際,讓許多國家刮目相看,爭取機會派員前來台灣考察,希望學習各項技術,移植砂糖生產模式。砂糖被視為台灣出口的主力商品,倘若培育其他國家人才,釋出優質的生產技術,難免陷入培植對手而與台灣競爭的矛盾。

然而,當時我國為避免遭到國際社會孤立,突破國際共產勢力壓迫,必須爭取更多國家的外交承認。在這樣的國際氛圍下,台灣輸出植蔗技術與煉糖技能,協助其他國家訓練器械操作人員、建置糖廠投向生產,也就成為穩固邦交關係、鞏固國際地位的有利條件。

從區域來看,東南亞乃台灣糖產技術援助的先河。48年3月18日,台糖公司、美國國際合作總署駐華共同安全分署與越南政府代表在台北簽訂技術服務聘約,樹立三方合作平台。在美國出資的基礎上,台灣公司組織糖業技術團隊前往越南,協助建置3座糖廠,藉此強化越南的反共立場。

台灣糖產技術深受越南讚佩,當49年雙方成立「中越經濟合作委員會」時,越南便指定台灣應再協助其開設多座糖廠,壯大生產規模。在此之後,越南持續爭取台糖公司技術團隊前往境內指導蔗作種植、糖產煉製技能,也常將該國技術人員送來台灣,委由台糖公司代為訓練。

這些越南學員經該公司課程安排,得以近距離觀摩糖廠生產作業,學習器械操作技巧(圖4),參與甘蔗品種實驗改良,希冀複製台灣模式,裨益越南糖產實務。除了越南,台灣陸續透過國際糖業技術合作模式,援助泰國、菲律賓、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緬甸、斯里蘭卡訓練人員,協助建置糖廠、改良蔗作品種,提升砂糖產量,嘉惠東南亞國家的經濟成長。

gem_10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4:越南糖業技術人員學習運用機器分裝粗砂糖

不僅東南亞地區,台灣也透過技術援助的方式,協助非洲國家增產砂糖,而該項工程導源於49年「先鋒案」(Operation Van)。該年起,第三世界國家掀起獨立浪潮,紛紛以新興國家名義加入聯合國,使第15屆聯合國大會形勢出現轉變。

當各國表決中國代表權問題時,竟未有非洲盟邦支持我國,甚至還有國家投票贊成中共加入聯合國,讓台灣深刻體認到必須深耕非洲,遂在美援模式下誕生先鋒案。

隔年,政府成立「先鋒案執行小組」,派遣農耕示範隊(農耕隊)前往非洲友邦,鑑於非洲飢餓問題嚴重,率先啟動糧食增產計畫。到了51年,政府將該小組擴展為「中非技術合作委員會」,力行外交下鄉、農業出洋的決策,並邀請非洲國家學員來到台灣參加農業教育訓練、農作物栽培研習(圖5),學習農作物耕作技能與農藥噴灑的技術。

gem_11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5:非洲農技人員參加講習班實習種稻

台灣透過先鋒案,先後在非洲24個國家派駐23個農耕隊與3個獸醫隊,進行各項農業技術合作,展現農業外交之真諦。後來,農耕隊易名為農業技術團(農技團),其任務除了繼續扶植非洲水稻栽培技術,使糧食充裕無虞外,也開始協助非洲國家發展經濟,讓台灣砂糖生產技術再度擔綱重要任務。

54年8月,上伏塔(今布吉納法索)司法部部長波尼率團訪問台灣,與經濟部部長李國鼎在台北簽訂農業技術合作協定,爭取擴展農技團在該國服務範疇的同時,也希望提供糖業技術援助,預期先開墾土地種植甘蔗,挖掘水路灌溉,再投入建設糖廠與砂糖生產作業,降低砂糖價格。

我國為強化與上伏塔邦交關係,希望藉由援助該國發展糖業技術的模式,引起其他非洲國家對台灣的重視,從而在聯合國支持台灣,遂依照該項協定內容循序漸進培育技術人員、建置糖廠,甚至提供貸款,落實技術合作與砂糖生產實務。

60年10月,我國退出聯合國,國際地位岌岌可危。翌年,政府因應外交情勢變遷,決定強化農業技術合作模式,持續爭取非洲友邦的支持,因此將中非技術合作委員會與外交部海外技術合作委員會,合併為海外技術合作委員會,專責對外技術援助事務,協助發展中國家經營農業。

在此期間,台灣糖業技術對外援助,也成為穩固邦誼有利條件,例如64年7月17日至23日中非共和國農業部長孟傑卡率團訪台,與台糖公司簽訂糖業技術合作協定,決議4年內台糖公司在中非共和國投資建造1座糖廠,提供附屬設施,協助訓練技術人員,輔導砂糖產銷作業,俟全部投資回收後,便將該座糖廠轉贈當地政府,創造彼此雙贏的結果。

除此之外,早先在55年賴比瑞亞即已向台灣爭取擴大農業技術合作範疇,強調該國擁有種植甘蔗歷史、天然環境適宜,希望助其建置糖廠。56年,台糖公司考察團赴賴比瑞亞考察,評估各項條件雖然成熟,但亟需開拓外銷市場,否則設置糖廠後,將有砂糖滯銷的疑慮。

最後,我國暫緩該項援助計畫,繼續觀察再視情況而定。至65年,我國為鞏固與賴比瑞亞邦交關係,決定委由台糖公司舉派技術團隊協助建置糖廠,投入砂糖製造事業。

台灣糖業在我國經濟與外交事務發展扮演著重要的推手,更帶給許多國人甜蜜的回憶。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本局)典藏豐富的國家檔案,保存台灣糖業發展的重要紀錄,有興趣者可從國家檔案資訊網檢索、查詢,或是透過檔案時光盒、《顆粒.刻歷:刻劃台灣糖業歷史的記憶》,掌握台灣糖業發展重要事蹟。

本局與台糖公司合辦「甜蜜時光——台灣糖業檔案特展」,即日起至11月8日在高雄橋頭糖廠社宅事務所登場,歡迎中南部的鄉親好朋友相邀到橋頭,觀覽台灣首座新式製糖廠,享用台糖枝仔冰、搭乘五分車飽覽田野風光之際,也不妨觀覽國家檔案特展,一同回味台灣糖業的甜蜜時光!

參考資料

  1. 陳怡行,《顆粒・刻歷——刻劃台灣糖業歷史的記憶》,新北市: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108年10月。
  2. 鄒念宗,〈沙漠奇蹟、綠洲農業——海外農耕隊〉,《檔案樂活情報》,77(民102年11月18日),109年6月9日檢索。
  3. 對非洲國家的農經援助〉,檔案教學支援網,109年6月9日檢索。

本文經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檔案樂活報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