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離職記者的告白:我走了一條既不違心、又不害人的新聞路

一個離職記者的告白:我走了一條既不違心、又不害人的新聞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做新聞要無所畏懼,要鍥而不捨,要靈活變通,但我想在這之前,這種內心深處的道德召喚,才是一切之始。

作者:香港一名離職的前突發記者

一夜無眠。清晨讀過兩份報紙,還沒睡意,一口氣看了頭兩集《導火新聞線》,萬念湧上心頭。好看得不得了,尤其那新入行記者的經歷。說她採訪一宗父殺子案,行家(同業)為了獨家報道,騙去遺孀惟一的全家福,翻攝後棄掉。新記者「追尾」採訪,聽遺孀訴苦後,又悲又憤,獨自去垃圾房找相片。這種傻事,旁人難明,我卻也做過。

初入行做突發記者,第一次獨自登門採訪,一個單親家庭,父子相依為命,兒子上午剛從家中窗口飛躍出去。我倆在客廳對坐,他軟癱椅上,淚痕乾了,任我翻看兒子電腦,又說行家剛來過,偷走了遺書。我心裡很難受,套料之際,感覺不到他的靈魂。走之前,他問我知不知道怎樣終止上網合約,兒子去了,再無人用電腦。我回家查方法,又去門市拿了表格,一直想給他,後來知道會有社工跟進,才作罷。

又有一次,幾個中學生去石澳游水,樂極生悲,蛙人找了大半天,突然有人喊「找到了」,行家、圍觀的人衝到岸邊,獨我走近一個大嬸,她雙手合十,臉上寫住焦慮和害怕,以及「兒子,不要扔下媽媽」。我攝下了,一張、兩張。她看到我,不情願的移開。回程老前輩攝記看到相片,一錘定音,說「這張好」,翌日也佔不小版位。拍了「好相」,我久未釋懷。

幾日後請教很有經驗的前輩。他問我,覺得做新聞的目的有沒有錯,我說沒有;他說那有問題的,是手法罷?我想了又想,才慢慢走出來,走出一條既不違心、又不害人的新聞路。做新聞要無所畏懼,要鍥而不捨,要靈活變通,但我想在這之前,這種內心深處的道德反省,才是一切之始。一味求「爆」,或甘於做權貴宣傳工具,我都做不出來。

說回《導火新聞線》,就算以行內人不懷好意的駁故心態去看,也起碼值八十分。本來今日打算平淡地過,正因為失眠才看了這套劇,讓我仔細回想這段時光。三月十一日,入行第三年又十一日,也是最後一日。

曾經非君不嫁,沒想到三年就分手。下月初我會去澳洲工作假期。世局紛亂,回來是甚麼景象,會有甚麼打算,我不知道。不過,至少我還未想到一份比記者更好的工。

(編按:香港電視HKTV近日熱播的《導火新聞線》是一套講述傳媒工作的電視劇,探討多個涉及新聞工作者操守的話題。劇集開首幾集內容貼近香港社會話題與傳媒運作,如總編輯街頭被斬、警員於暗角處毆打他人,記者追問案件反而被捕等。)

延伸閱讀:

不要即時:普立茲新聞獎得主要用七年走遍地球,打造一則則「慢新聞」

中文媒體不只是「製造業」,是真的在造業!從「佛像裡有木乃伊」看我們悲劇性的新聞品質

Photo Credit: HKTV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