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亞洲「聖戰大據點」,菲律賓民答那峨島離和平還很遙遠

成為亞洲「聖戰大據點」,菲律賓民答那峨島離和平還很遙遠
菲律賓Marawi,照片攝於2018年6月。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任不滿一年的菲國總統杜特蒂,選擇對恐怖組織採取強硬手段。他在部署軍事部隊後宣布戒嚴,不只是馬拉威市,而是民答那峨全島,這裡有2,200萬人居住,是菲律賓的第二大列島。

文:亞歷克西斯.鮑茲曼(Alexis Bautzmann)

自1960年代末期以來,菲律賓南部民答那峨島(Mindanao)上的政府與伊斯蘭武裝組織衝突不斷,雙方在2014年3月簽署了和平協議,卻因為菲國軍隊與加入ISIS 的馬巫德組織(Maute)彼此對壘,而在2017年5月再次爆發武裝暴動。菲國政府宣布在這個南方島嶼上實行戒嚴,但顯然無法解決多起暴動,顯見此地距離和平還很遙遠。

哈比倫(Isnilon Totoni Hapilon,1966 ∼ 2017年)作為伊斯蘭武裝組織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的領導人,是ISIS在菲律賓的代表人物,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視為國際頭號通緝的恐怖分子之一(甚至提供500萬美元的懸賞獎金)。菲律賓軍隊於2017年5月的行動就是為了逮捕他,結果在馬拉威(Marawi,又譯馬拉韋)市區引發一場名副其實的街頭巷戰。這個位於民答那峨西北部的穆斯林城市,變成菲國軍隊和前來營救領袖的聖戰士的血腥戰場。截至2017年7月31日止,共計約有500人死亡,35萬9,680人流離失所,其中大多數人都逃到附近城市的親戚家避難

AP_1729424685909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照片攝於2017年10月,當時馬拉威市內的許多建築物已被炸成廢墟。

鐵腕杜特蒂,不願對話、直接鎮壓

當時,上任不滿一年的菲國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2016年6月30日就任)選擇對恐怖組織採取強硬手段他在部署軍事部隊後宣布戒嚴不只是馬拉威市而是民答那峨全島,這裡有2,200萬人居住(2017年統計,菲國總人口1億491萬人)是菲律賓的第二大列島杜特蒂以鐵腕作風出名尤其是打擊毒品方面他非常了解這個地區,因為1988 2016年間他曾擔任民答那峨島最重要的納卯市(Davao)市長杜特蒂宣布戒嚴會讓人聯想到前總統馬可仕(FerdinandMarcos,任期1965 1986年)的獨裁時期但他依然沒有聽取民間社會組織或議員的呼籲尋求政治解決的途徑而是請最高法院批准戒嚴。

戒嚴的賭注很大,因為不能排除陷入僵局的風險且菲律賓軍人比較習慣在叢林裡作戰較少進行巷戰訓練更何況牽涉的組織是最激進的武裝團體馬巫德(註)成立於2012年,反對與菲國政府進行任何談判目標是在菲律賓南部建立伊斯蘭國。該組織於2016年9月在納卯市發動襲擊,違背了2014年3 月的和平協議,當時伊斯蘭武裝組織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ILF)承諾以停火換取民答那峨島的自治。2017年5月爆發的這場危機提醒人們局勢相當複雜,因為這麼多起武裝行動不僅訴求不同還可能相互分歧。

菲律賓

另一方面,這也不是激進組織第一次發起暴動挑戰和平進程例如,2013年9 月9日,莫洛民族解放陣線(MNLF,曾於1996年與菲律賓政府簽署和平協定)的戰士試圖占領三寶顏市(Zamboanga)。對峙維持了20天,叛軍士氣大傷即使宗教領袖呼籲對話武力依然是菲國政府優先的選擇菲國是亞洲第一個天主教國家神職人員雖有一定的影響力卻經常受到總統杜特蒂抨擊。

靠攏美國還是中國?菲律賓始終態度搖擺

杜特蒂除了打擊武裝組織,也以批評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任期2009 2017年)聲名大噪繼西班牙殖民(1521 1898年)之後美國曾統治菲律賓群島一段時間(1898 1942年)從此就一直享有特權即使美國在蘇比克(Subic,位於馬尼拉西北方)的軍事基地於1992年關閉,兩國仍受到1951年《美菲聯防條約》(MDT)的約束然而儘管南海局勢緊張杜特蒂還是向他的頭號經濟夥伴中國靠攏(2015年中國占菲律賓的出口21%,進口20%)。直到後來,在馬尼拉投資生意的川普(Donald Trump,他計畫在馬尼拉建造一座以自己姓氏命名的摩天大樓)當選美國總統,著迷於民粹主義的杜特蒂,才終於對美國放心。

在馬拉威的這場危機中,美國也提供了幫助,尤其是利用間諜無人機來定位敵方。不過北京政府也有介入,提供了價值1,600萬美元的武器和30萬美元的人道援助。民答那峨島是橡膠和黃金的主要產地,對菲國經濟有重大影響。馬拉威的暴動讓人重新憶起民答那峨島的政治動盪,以及實現和平的眾多阻礙。美國擔心聖戰士的勢力在東南亞的菲律賓、印尼和馬來西亞蔓延;而這三個國家也在2017年6月舉行會議,計畫要在海盜與武器走私頻繁的蘇祿海(Sulu Sea),加強海上合作和巡邏。然而,加入馬巫德組織的外籍聖戰士,卻讓曾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遭受伊斯蘭國重創的觀察員無法安心。

註釋:馬巫德由前「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游擊隊員及外籍聖戰士組成,與「阿布沙耶夫」組織有聯繫。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世界大局.地圖全解讀【Vol.2】:非洲電影巨頭「奈萊塢」?加州會脫離美國嗎?耶路撒冷考古學變武器?,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亞歷克西斯.鮑茲曼(Alexis Bautzmann)

本書用最強大的地理圖表分析,解答諸多國際議題、地緣糾紛的根源。作者擅長濃縮大量複雜訊息,用一張地圖就能展現政治、人口、經貿、文化……等不同尺度的資訊,同時輔以極有條理的文字說明,清楚梳理事件的「歷史根源→當前現況→演變動向→未來展望」,是所有關注國際局勢的讀者,解讀地緣政治變動情勢的必備讀本!

(野人)0NEV0059_世界大局.地圖全解讀【Vol_2】72dpi立體書封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