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被痛批「分裂國家」,若是拜登入主白宮就能「團結美國」嗎?

川普被痛批「分裂國家」,若是拜登入主白宮就能「團結美國」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種族多元而偉大的美國卻也因多元種族而產生眾多爭議,到底美國如今的種族示威運動是讓社會更加團結?還是讓種族間的對立深化?或許過去的種族平權政策可以給我們一些答案。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的民調因著防疫失利以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種族抗爭而不斷下滑,川普在處理種族抗爭上也引來眾多批評,甚至有多位共和黨內人士站出來表示川普不像是個領導者,是在分裂而非團結國家,並表態不支持川普連任。

在2016年川普獲勝的搖擺州內,拜登(Joe Biden)也幾乎領先,甚至在緬因州與密西根州有出現差距20%的民調,目前看似美國民眾在總統大選上出現了較為一致的聲音,但三個月後拜登若真的入主白宮了,拜登就能團結美國嗎?恐怕很難。

難以跨越的黨派差異

綜合美國各家民調,拜登的支持度目前維持領先川普約8-12%,根據《華盛頓郵報》與ABC新聞網合辦的民調也發現,有54%的受訪者相信拜登比川普更有能力處理疫情危機,而只有34%的受訪者認為川普更有能力防疫,然而另一調查也顯示,選擇投給拜登的選民都是因為「反對川普連任」而非支持拜登,換句話說,真正支持拜登的支持者相當少,因此拜登發揮領導風範團結人民會相當困難。

不過美國民眾對「種族」議題的差異恐怕才是難以團結國家的重要原因。根據皮尤民調中心(Pew Research)上個月的調查,有60%的受訪者表示川普在種族議題上的發言大致或完全錯誤,然而若用黨派意識做進一步分析,77%的共和黨受訪者認為川普在種族議題上的發言大致正確或完全正確;相反的,有94%的民主黨受訪者表示川普在種族議題上的發言大致或完全錯誤。

換言之,美國兩黨派在種族議題上,仍有相當大的隔閡,而有鑑於過去的歷史,政府提倡種族平等的政策往往會造成一些反效果,甚至產生更嚴重的社會矛盾。

RTS3A10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難以化解的種族分裂

因佛洛伊德之死爆發的種族平權運動出現後,用蘋果樹來解釋「不平等」(Inequality)、「平等」(Equality)、「正義」(Justice)和「公平」(Equity)的插圖便在網路上瘋傳,尤其是在自由派的社群當中,更是人人都會轉發該圖,而在許多的示威活動中都可以聽到一個口號「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No Justice, No Peace)。

根據該圖解釋,示威人士要表達的,就是要改善社會結構中的不平等,例如讓不同種族的人都可以在這個社會中取得同樣品質的教育,或解除職場上對特定族裔或性別的人的刻板印想,好讓人人都有同樣的就職和升遷機會。

如此的呼籲雖然聽起來美好,也相當有道理,然而要達到該目標卻相當有難度,甚至是根本無法達到,往往在政策執行面上,也不得不追求圖中所謂的「公平」。

種族移民路徑的不同就是造成難以推動社會結構正義的一大原因,例如在美國建國初期被當作奴隸而販賣到美國的非裔以及在早期只要跨過邊界就能來到美國的墨西哥裔,因為赴美的成本低,開拓家園的起跑線也低,因此長久下來的生活區域通常較為貧困,而在該種環境生長,往往也難以脫離低落的教育、身心健康以及社經地位水平。

這些因素便容易導致在該地區生長的人,發展出有害社會的行為,也就容易使他人對該族群產生種族刻板印象,而當刻板印想一出現,就難以被抹去,同時也會導致非裔或墨西哥裔在社會上遭受不公平對待,造成惡性循環,難以達到正義。

因此,在公共政策上,執政者往往會透過給予特定種族福利,提升該族群在教育、身心健康以及社經地位上的水平,即是透過提供「公平」最終達到「正義」,然而在其他族群的眼中,對某族群的福利措施就是個不公平的象徵。

許多研究與觀察報導就指出,川普反移民的政策或說白人優先主義的態度並非空穴來風,歐巴馬(Barack Obama,港譯「奧巴馬」)上任後,為了讓不同族裔更平等的教育與受醫療照護的機會,提供給少數族裔許多的福利措施,例如增加傳統黑人大學(Historically black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簡稱HBCUs,即指1964年前所建專們給黑人就讀的大學)的補助金或擴大發放食物券的政策

這些針對非裔或讓非裔等較貧困族群能夠取得較多資源的政策,反而導致了許多人對該族裔的不滿,也是造成反移民和白人優先主義出現的原因。

筆者個人就親身聽過身邊友人對非裔與拉丁裔種族獲得政府補助的抱怨,例如一位住在芝加哥的白人房仲業表示,一組黑人家人用政府提供的補助金租房後,將房子搞得一塌糊塗,房東需要花大筆錢維修,才能再出租。

另一個在密西根的波蘭裔小提琴家也抱怨著憑什麼到超市買菜時,前面的非裔能夠使用政府發的食物券買冰淇淋,自己卻要辛苦賺錢才能買菜,一次在紐約搭乘Uber時,也聽著印度裔司機抱怨自己的小孩子很認真唸書、成績也很好,卻因為學校給予更種族的保障名額導致孩子無法就讀較好的中學。

AP_2015213075950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以上的抱怨都顯示了,要達到沒有歧視或偏見的社會結構「正義」是多麼困難,而提供「公平」的措施,又會造成多少的民怨。

目前的種族抗爭除了推動美國警察制度的改革,也可能將帶來另一波對非裔的補助,前者的爭議較小,畢竟美國警察制度的腐敗已被討論已久,且許多種族皆對此感到不滿,但後者則不然,十一月除了總統大選以外,同時眾議院全部435個席位及參議院33個議席也會進行改選。

根據FiveThirtyEight的綜合民調,以整體平均而言,目前民主黨候選人支持率高於共和黨候選人,而根據皮尤民調另一分調查,民主黨的國會議員最常在社群媒體上提到的關鍵字包括:平等(Equality)、平權(Equal Rights)、歧視(discriminatory)等,可想見若十一月大選後,民主黨除了成功拿下總統大位,也在國會佔有更多席次,便會推出更多追求平等、平權、反歧視的法案,但就像歐巴馬時期一樣,若該些法案執行,恐怕只會再興起,甚至強化種族之間的矛盾。

美國確實因多元種族而偉大,第一批來到美國的英國清教徒就是來自歐洲的移民,隨後,非裔在美國建國時期也成了推動經濟、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角色,如今亞洲的移民更為美國的創新與科技發展貢獻許多。不過容納多種族的美國也因此而產生許多社會矛盾,要如何建立向示威者口中所說的「社會結構正義」,並讓擁有不同起跑線的種族和平共榮發展,不僅會是下一任總統的挑戰,更是美國整體社會要長期面對的議題。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