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安 X 陳育萱對談(下):大考作文想拿高分,謹記「點、線、面」三大要訣

朱家安 X 陳育萱對談(下):大考作文想拿高分,謹記「點、線、面」三大要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育萱也分享身為小說家的兩項寫作練習密技。其一是大量閱讀,抄寫句子。陳育萱表示,抄下自己心動的段落是相當好的作法,可以慢慢玩味其中的用字用詞或情境感受力,這是寫作準備狀態的第一步。

文字:沈眠|攝影:謝程雁

桃園市立圖書館與逗點文創結社共同舉辦的「雲端閱讀計畫」,邀請哲學作家朱家安擔綱主持,小說家陳育萱擔任嘉賓,與大家分享如何透過寫作來表達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兩位講者先前各自分享了對靈感的觀察與想法,接下來,他們要討論如何寫作拿高分!如果你對創作有興趣,也絕對不要錯過喔!

第二堂課:「寫作不難,從這裡出發就沒問題!」
主持:朱家安(哲學推廣者)
講者:陳育萱(小說家、國文教師)
時間:7月22日(三)20:00-21:00
直播網址:桃園市立圖書館臉書粉絲專頁

大考作文奪高分,寫作更上一層樓,密技放送中!

陳育萱先再度指出寫作與作文是截然不同的領域,其後開始傳授身為國文教師的心得。要如何抵達作文的金字塔頂端呢,首先是精確審題,讀懂題目非常重要,如果無有正確審題,很容易偏離焦點。考題必須在有限時間內閱讀長篇文字,加以咀嚼後,再透過個人書寫呈現一己想法。是以,天馬行空並不合宜,考生必須在完全理解題目的深意後,進行最有效率的發揮。陳育萱說:「有些同學題目完全不看,或者一開始就解錯題目的意思,文采再好也沒有用啊。閱讀理解很重要,現在早已不是過去命題作文的年代。」

其次,作文必須架構清楚。文章是由段落組成,而段落是從句子所組成,因此最基本的句子架構要清楚,一句就能結束的,就不要拖到兩三句。陳育萱帶出好老師帶你上天堂的優秀指引:「要記得大考作文不是文采競技場哦,不是引用漂亮句子就能得高分,有時會容易造成詞不達意的反效果。同學們應該做的是,綜合掌握時間、文意與個人意見,做出立體呈現。段落分配必須盡可能注意,不要失去平衡。這些基本功如果能做好,大致不會有問題。」

第三點則是格式正確。陳育萱耳提面命地說:「這是基本中的基本了,文章寫得再好,如果寫字寫得太潦草,標點符號用得混亂,又有很多錯字,那就真的無解了。所以最基本的事,更要好好在意,千萬別踩雷啊。」

陳育萱也分享身為小說家的兩項寫作練習密技。其一是大量閱讀,抄寫句子。陳育萱表示,抄下自己心動的段落是相當好的作法,可以慢慢玩味其中的用字用詞或情境感受力,這是寫作準備狀態的第一步。

其二則是與前一個方法相反,改採放開一切束縛的自由書寫。陳育萱解釋,就是讓筆能夠一直動作,思緒能一直跑的一個方式。「當自己因為太有包袱而寫不出來時,練習什麼都不限制,想什麼就寫什麼,可以在一大早的時候做幾分鐘練習,應該可以喚醒某些感知,讓潛意識釋放。自由書寫可以用任何句子來開頭,例如我喜歡、我記得、我看見、此時此刻我覺得……等等。總之,隨念而寫。」另外,陳育萱建議初學者一開始定鬧鐘,如五或十分鐘,時間到了就停筆。如果寫到一半卡住,則以「我想說的其實是……」重新開始。

朱家安回應:「自由書寫滿好的,從比較不正式的寫法開始,輕鬆沒負擔又可以練習。我自己寫文章之前,也常常會先寫相關的臉書動態,來測試結構、看看大家反應,或在網路上開公開文件,直播寫稿,以獲得最即時、最直截的想法。」

陳育萱旋即又提出「點、線、面」寫作三大要訣。所謂點,即是對於文字的正確用法要能完整掌握,也就是精確度。陳育萱說:「初學者必須自我要求用字的精準度,以及剔除所有錯字。精準度的部分在於細膩度,例如,人的情感高昂時,不會只有『快樂』這樣的詞語,還有更多相關的其它語彙。」易言之,如何確立文字的本身,與它所指涉的正確意涵,就是此一階段的任務。

而線是連綴文字,使各小段之間的關係保持有機,並且能確保不會出現上下句內在存有邏輯不合的情況。陳育萱表示,當描述一件事情時,最起碼不能讓人產生很大的誤讀,以確保文字能夠傳輸你的意念。

面則是要組合段落成為一篇文章,而整篇文章觸及的意涵應該是具層次感的。陳育萱肅顏道:「有些文章著重邏輯性,有些側重抒情,這只是簡單舉例,還有很多可能。不管哪一種,寫作的人都需要讓讀者理解或體會你所設定的層次。而恰如其分的小標,可以達到助攻效果。不想列小標的話,也必須在寫作大綱中,明確完成自己想觸及的層面與程度。」

節目最後,兩位作家分享對己身大有裨益的寫作之書。

陳育萱大力推崇義大利小說家伊塔羅.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的演講集《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她動情地說:「我喜歡卡爾維諾以文學之眼為我們帶來新的目光,為我們提點他如何看待世界的方式,像是他談論的輕。他說『輕』伴隨著精準、確定,而不是模糊、隨興。『人應該輕如小鳥,而不是輕如羽毛。』這句話是不是就很能引起我們對於輕的準確想像呢?」

朱家安認為,日本學者戶田山和久的《論文教室》是札實的寫作書,他直率地講著:「這一本滿好看又好笑,但如果一整本寫作書,你還是覺得比較難消化,也不妨參考我跟朱宥勳合寫的書《作文超進化》,相對來說,是較為輕薄短小的版本。總之,希望大家都能找到一本能夠陪伴一輩子、受用無窮的寫作書。」

礙於直播時間限制,朱家安在直播結束後,與陳育萱討論了論說文的寫法。朱家安舉了一個惡搞的作文題目:「人應該少吃香菜嗎?為什麼?」來說明文章架構。其寫法會分有三步驟:第一是「背景」介紹問題,像是:香菜是臺灣料理常用的調味料,舉凡粽子、肉羹都能出現香菜。不管喜不喜歡,在臺灣的夜市和餐館,都有可能偶遇香菜。第二是「主張」說明主要想法,像是:香菜很常見,當然,吃香菜不會死,也不可能立法吃香菜,但凡是在意食物滋味的人,都不該吃香菜云云。第三為「理由」,有什麼強大好理由支持自己的主張?或許可以這樣寫:香菜是一種味道很重的香料,不管你喜不喜歡香菜的味道,香菜的味道都會遮蔽食物裡其他原料的味道,這讓食物的味道變得單調。

朱家安順著說明:「照這方向,結論就可以寫說,如果你想吃出好滋味,你應該避開香菜。當然,這個題目跟立場都是假想的,不見得代表你真正的想法,但從這例子大家可以看到論說文的基本架構:背景、主張、理由,這是最陽春的論說文架構,也是每個論說文都有的架構。」練習寫論說文,不見得要採取你真的認同的立場,有時候跳換立場,從反方的角度論述,或許更能激化自己從不同角度去思考,並且想到過去無法想及的面向。如此也就能更保有自己的正確性論據,並不會因此改變了原有的正方立場和觀點。所以,轉換立場其實是非常棒的思考練習哦。

本文經逗點文創結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