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退休得先存九億生活費,韓國造就一整代不安的「年輕老人」

想退休得先存九億生活費,韓國造就一整代不安的「年輕老人」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人深感到「自己喪失社會存在感」,失去了他人與自身的「認同」,完全無法確認自己存在價值,形成不安感,而這種不安感形成了一種弔詭,因為「不安」感大多屬於對未來茫然無知、沒有方向的年輕人才有的情緒。

想必已經有很多人已經注意到台灣少子化問題,但除了少子化,人口負成長議題,近日也浮上檯面,如台灣內政部於2020年4月釋出的最新人口統計數據,顯示台灣1月至3月的死亡人數達4萬6967人,大於出生人數4萬414人,換句話說,今年台灣第一季人口指數呈現負成長6553人。

此社會現況的確令人擔憂,但社會生活與現象是一環扣著一環,除了少子化、人口負成長,也讓我們看到台灣老年人口日益增多,爾後的長照政策、社會福利等專業領域,未來將備受國民關注。

但對我們自身而言,青年壯年時期辛勤工作,等來到老年時期,該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與面對自己的老年生活呢?一提到此問題,很多讀者首先想到的,便是「退休金」問題。

筆者多年前,曾經撰文過〈韓國人為什麼害怕退休?經濟壓力之外,「面子」也是老後不幸福的關鍵〉〈銀髮凋零之路:無社緣、無血緣、無地緣的日本「無緣死」〉二文,曾探討韓國老年人與退休金問題,文章內提及人們即將面臨到2020年,國民平均壽命超過80歲國家,多達31個高齡社會,甚至迎來「百歲人類」(Homo Hundred;根據根據聯合國2009年提出的〈世界人口高齡化報告書〉)時代。

同時,筆者也指出,2030年韓國女性的平均壽命,將由2010年的84歲攀升至90.8歲,突破過去人類均壽90歲上限,成為世界第一外,男性平均壽命也將由77歲提升至84歲,雙雙位居全球之冠,到時可望超越日本,稱冠全球壽命第一長的國家,同時成為人均壽命增長最快的國家。

然而,作為保障晚年人們的物質生活的「退休金」,若以韓國當地所統計出來的數據,人在體感退休年齡50歲前後退休,未來還有將近三十多年要過,得預先準備將近約九億韓元(折合新台幣約2368萬元/約港幣586萬元)的生活費,當然這個數字還不包含每年的通貨膨脹率,與子女高昂教育費,抑或用在自己晚年,約莫17年之久的「病院身世」醫療支出,而為了準備這麼高額的退休金,也讓多人活到老做到老,老而不休啊。

而筆者這兩篇專文雖以韓國為例,但每個人都會變老,都會面臨自身老年生活,可以說是一個普遍化、全球化問題,甚至,最基本屬於人自身生命的重大議題。

也就因此趨勢,讓許多人注意到「老人學」(gerontology,抑或「老年學」)。「老人學」一詞,最早由1903年的俄國生物學家,同時也是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獎者埃黎耶・埃黎赫・梅契尼可夫(Ilya Ilyich Mechnikov,1845-1916)所提出的概念。

而老人學主要處理的議題,即是隨著人類醫學技術快速發展與提升,物質需求也普遍「過剩」情況下,人們平均壽命不斷延長,越活越久,老年人口急遽增加,儘管我們依循現今社會,訂出的法定退休年齡約60-65歲左右,但是退休後的「養老」生活,算一算仍有20、30年之久,那麼「我們要如何過好老年生活?」、「如何面對自己晚年生活?甚至百歲時代呢?」等問題,都是老人學嚴肅以待的課題,也極為貼近我們每人晚年生活。

人們如何面對自己晚年生活問題,在許多學理內也已被廣受討論,如心理學內的「發展心理學」(developmental psychology),也曾針對「老人學」發言。

眾所皆知的,發展心理學所注重的「個體發展」(即人類個體在生命成長的每個階段歷程內,所經歷的發展類型),原先將人類發展大致分為三個時期:兒童期、青年期、壯年期;然而,來到20世紀初期,則再一步細分為五個階段:嬰幼兒期、兒童期、青少年期、青年期、壯年期,而在這段時期的發展心理學家,普遍認為人類發展,不論是身體特徵、個性等各方面,大多已在青年時期就已完成,壯年期則是延續青年時期的發展而來,維持已經成形定性的生命。

然而,等到20世紀後半葉,「高齡化社會」正式來臨,發展心理學也出現了「活到老學到老」等畢生發展概念,易言之,過往人們所認為學習應該只侷限在學生階段、青少年期階段的想法,已經不符合潮流,而是人們一輩子都在發展,因此人們的心態也得有所轉變,老人學也漸漸受到眾人關注。不得不說,將近百年前提出老人學的梅契尼可夫,十分具有遠見。

RTXEBF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然而,我們之前提到的老年問題,多與物質「養老退休金」有關。但近日讓我有感的是,當我重讀韓國知名文化心理學家金珽運(김정운)《偶爾也需要強烈的孤獨》(가끔은격하게외로워야한다),發現他提出了一個非常有趣且值得與大家分享的觀點,即老齡化社會的根本問題,並非僅僅只有「養老金」問題,更是退休後老人的「身份認同」危機。

早年留學德國柏林自由大學心理學系,爾後取得碩士與博士學位,回國於大學任教的金珽運,他從心理學角度講解人們來到老年後,「身份喪失」的現象,特別是從「格式塔心理學」(Gestalt theory)切入。

那麼何謂「格式塔心理學」呢?若我以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就是讀者們常常會在一些心理測驗內,看到一些製作特別精巧的「視錯覺圖片」,一開始看的話,人們可能在這幅圖片看到一位老婦人,但又細看,又變成了兩個人的側臉或其他圖樣,隨著我們對「整體視角」的不同,所看到的整體圖像也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