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資本主義,我們有更好的方法解決當前的經濟危機嗎?》導讀:重新重視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

《除了資本主義,我們有更好的方法解決當前的經濟危機嗎?》導讀:重新重視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本主義是一種總體制度,它不只是深入經濟,更滲透到所有的生活領域,而在認識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這三位最睿智的資本主義理論家之後,我們才能深度體驗「資本主義」的冒險旅程。

文: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導讀】營造私產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經濟社會

繼2013年出版的《資本的世界歷史:財富哪裡來?經濟成長、貨幣與危機的歷史》(Der Sieg des Kapitals)三年之後,德國財經記者烏麗克.赫爾曼(Ulrike Herrmann)接續出版這本《除了資本主義,我們有更好的方法解決當前的經濟危機嗎?:我們可以從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學到什麼?》。

前一本書探索財富和經濟成長這個很根本、很重要的大課題,發現「資本」是很關鍵的因素,而資本和貨幣之間關係密切,在長期發展演變過程中,不但金融危機不斷出現,失業問題成為棘手課題,而貧富懸殊且愈來愈嚴重。為什麼會這樣?問題何在?有何靈丹妙藥?資本主義會走向滅亡嗎?經過三年的研究思索後,赫爾曼在這本新書中提出了答案。

當今經濟學家無用乎?

本書開宗明義就舉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肆虐之際,提出「怎麼可能沒有人預見這場危機?」這個疑問,而英國經濟學家回覆一封長達三頁的信表示:「陛下,簡單來說,許多聰明人士的集體想像力在這裡出了狀況。」證明當今經濟學家無法提出更好的理論。

作者再以德國總理梅克爾雖然獲得經濟學家的諸多建議,但這些建議卻派不上用場。2014年夏,梅克爾受邀參加一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聚會,在會上客氣卻堅定地指責他們荒謬地認為自己絕對沒有錯,她認為身為經濟學家,應該「在不確實了解時,坦白說明錯誤率或不明確之處」,這凸顯了經濟學家的夜郎自大和不真誠。

作者進一步指出,經濟學家們並非在象牙塔中遠離人群,不會造成任何災難,而是經濟學家擔任最高階政策顧問,也是各種專家小組的成員,「經濟學家的錯誤,代價不僅高達數十億歐元,甚至是人命。」作者又說,如今連一些著名的經濟學家也認為他們的學科不再是一門理性的科學,而是橫遭拆解,變成近乎傳播宗教信條的教派,而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保羅.羅默(Paul Romer)就曾表示:「經濟學不再以一門科學專業該有的方式運作,這個問題似乎變得更嚴峻了。」羅默譴責同行:「彷彿參加一場宗教間的聚會」,純粹只是「誦念教義」,期待別人「肅穆聆聽」。

本書所譴責的主流經濟學家及其學派,也就是「主要以數學模型為基礎,所謂的『新古典學派』」,此學派主導經濟學教科書市場,確保自己不受任何批判:只要在前學期深深影響學生,就不愁沒有追隨者,就能在理論戰場上大獲全勝。作者指出,「主流經濟學死守教條的一項作法,就是斷然模視本行的重要理論家。」而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 1723-1790)、卡爾.馬克思(Karl Max, 1818-1883)和約翰.梅爾德.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 1883-1946)這三位理論家被忽視,其學說在大學中鮮少探討,遭到曲解,甚至完全不教是最嚴重的。

赫爾曼強調,其實創建、革新經濟學的,正是這三位理論家,只有他們三人才重新為經濟學列定座標,沒有他們,便不會有現代經濟學理論。赫爾曼指出,主流新古典學派所建構的模型,彷彿工業化進程從未發生過,經濟純粹由物物交易構成,對於生活在一個發展已經成熟,大集團主控,而銀行「無中生有」創造貨幣的資本主義社會中,究竟意味著什麼?現代主流經濟學家大多一無所知,難怪每當金融危機出現,這些經濟學家總是目瞪口呆又無能為力。

重新重視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

到底主流經濟學家錯在哪裡?赫爾曼認為,必須先認識主流經濟學以外的其他理論,也就是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等人的思想。她說這三人一如其他理論家,都是時代的產物,他們的某些想法縱然已經被歷史發展反駁,但他們不同於今日的經濟學家,他們提出了根本問題,並且審視真實世界,直到今日,他們的分析依然歷久彌新,就連他們的錯誤也比主流經濟學家的理論,更能呈現資本主義的樣貎及其動態演變。資本主義是一種總體制度,它不只是深入經濟,更滲透到所有的生活領域,而在認識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這三位最睿智的資本主義理論家之後,我們才能深度體驗「資本主義」的冒險旅程。

基於這樣的認知,赫爾曼於是身體力行,將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這三位各引領十八、十九和二十世紀的名家,以九章的篇幅寫成本書。前二章介紹亞當.史密斯和其1776年的經典名著《原富》(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簡稱The Wealth of Nations,本文作者按:中文譯名較為人熟知的是「國富論」,但此譯名易被導向「經濟國家主義」,與史密斯的本意正好相反,而嚴復最先的譯名「原富」較合適);

第三和第四章則簡述馬克思的生平及其1867年的名著《資本論》、第五章插入赫爾曼所認知的新古典經濟學派;第六和第七章分別介紹凱因斯的多采多姿生平以及其1936年的巨著《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簡稱「通論」或「一般理論」);第八章陳述作者認為的今天主流觀點,主要是所謂的「新自由主義學派」;第九章以「我們可以從史密斯、馬克思與凱因斯學到什麼?」作結論。

這本德文原版書出版後,在德國得到不少專家名嘴,以及媒體的好評。譯筆流暢的中文版想必也會受華語世界讀者的青睞,為使讀者獲取有益的知識,個人對書中提及的幾個重要的觀念,提出個人的三點認識供讀者比較參考。

數理化、模型化主流經濟學的演化

首先,作者對主流經濟學的批評,在數理化、模型化以至於與現實社會脫節上,早已不是新鮮事。早在1949年,奧地利學派(Austrian School)第三代掌門人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在他的巨著《人的行為》(Human Action)第235頁裡,有這麼一句話:「當今大多數大學裡,以『經濟學』為名所傳授的東西,實際上是在否定經濟學。」轉眼70年過去,如今重讀這句話,不但不覺得失效,反而更凸顯其真確性。正如自由經濟前輩夏道平先生(1907-1995)所言:「這幾十年通用的經濟學教科書,屬於技術層面的分析工具,確是愈來愈多,但在這門學科的認識上,始終欠缺清醒的社會哲學作基礎。說得具體一點,也即對人性以及人的社會始終欠缺基本的正確認識。」

經濟學在亞當.史密斯和《原富》(編按:本文採用《原富》之譯名,在本書其他章節則沿用《國富論》)的開創下,古典經濟學派於焉誕生,先歷經李嘉圖(D. Ricardo, 1772-1824)、馬爾薩斯(T. Malths, 1766-1834),以及密爾(J. S. Mill, 1806-1873)等幾位名家的發揚光大,繼而在馬夏爾(A. Marshall, 1842-1924)的手上演化為「新古典學派」。由於馬夏爾的《經濟學原理》(Principles of Economics)一書提出了供需圖形、均衡、長短期、效用等分析工具和觀念,讓經濟學的教學講授更為方便,而經濟學這門學問也就粲然大備了。

1930年代,經濟學有了重大變革。主要因為1929年美國華爾街股市崩盤,引發迄今世人還聞風喪膽的「全球經濟大恐慌」,一時經濟蕭條、失業者遍布,直到凱因斯的巨著《就業、利息和貨幣的一般理論》(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問世,才提出「創造有效需求」的解藥。從此,政府能以總體經濟政策對整體經濟體系作「精密調節」的干預,就普遍被接受,也開啟了「總體經濟學」的大門。

而「國民所得和會計帳」在1940年代被有「國民所得之父」尊稱的197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顧志耐(S. Kuznets, 1901-1985),以及有「國民會計之父」之稱、198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李察.史東(Richard Stone, 1913-1991)發展成形,更成為政府能以政策促進「物質性」國民所得(GDP)成長的依據,也助長凱因斯理論的普及。如今,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接收的財經消息報導,幾乎都是總體經濟的範疇;而經濟學也的確在總體經濟學誕生之後,才成為顯學。

亞當.史密斯的《原富》雖是好書,但講授不易。真正被世人所普遍接受的經濟學教科書是在1948年面世的,就是197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繆爾遜(P. A. Samuelson, 1915-2009)花了三年才完成的《經濟學》(Economics)。該書出版後洛陽紙貴,曾有一段不短的時間,其在全球的銷售量被認為僅次於《聖經》。

這本基本經濟學教科書之所以暢銷,天時、地利、人和齊備。一來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新的問題一籮筐,經濟學面臨一種動態階段的挑戰,「馬歇爾計畫」所揭示的政府強力策略抬頭,而學生普遍渴望能有密切連結時勢的入門教科書;二來薩繆爾遜在當時已有顯赫的學術地位,可以全力撰寫教科書;三來薩繆爾遜精通數理,有充分能力在教科書中以簡單明瞭的「數理模式」搭配撰文,讓學習者更易於研讀。就在此種環境下,薩繆爾遜撰寫的基本經濟學教本轟動全球,不但讓經濟學普及成為顯學,也奠定經濟學在不久之後列入諾貝爾獎頒授學門的基礎。

也就是薩繆爾遜的這本教科書,以及他在1947年出版的《經濟分析基礎》(Foundation of Economic Analysis),讓數理分析工具逐漸導入經濟學,而且也將凱因斯理論透過此一工具傳達給世人。經過半個世紀的演化,經濟學數理化已然喧賓奪主,成為主流。同時,「計量方法」也相應蓬勃開展,使得經濟學可以從事實證,讓「數量化」的結果足以「提出證據」、大聲說話;尤其重要的是,能評估政府公共政策之影響效果,得到數字答案。

怪不得198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蒂格勒(G. J. Stigler, 1911-1991)早在1964年第77屆美國經濟學會(AEA)年會上,以會長身分演說時興奮地說道:「數理分析新技巧之威力,就像是用先進的大砲代替了傳統的弓箭手。……這是一場非常重要的科學革命。事實上我認為,比起數量化愈來愈強大的勢力及牽連之廣,所謂的李嘉圖、傑逢斯(W. S. Jevons, 1835-1882)或凱因斯的理論革命,只能算是小小改革罷了。我認為,經濟學終於要踏進它黃金時代的門檻了。不!我們已經一腳踏入門內了。」史蒂格勒在演說辭的文末還篤定表示,經濟學家將會變成民主社會的中堅人物、經濟政策的意見領袖!

隨後,歷史的發展可說完全符合史蒂格勒的預期。在1970年代末期「停滯膨脹」(stagflation)來臨之前,經濟學的發展的確達到頂峰。在此黃金時代,甚至有「從此經濟學家和政府(客)之密切合作,能使經濟體系維持繁榮,不景氣將永不再來」的豪語出現。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在1969年首次頒發,得主就是兩位著名的「經濟計量學家」;隔年第二屆得主公布,又由薩繆爾遜這位「數理經濟名家」獲得。這就更印證:經濟學成為顯學,是因具備了「實證經濟學」的特色。而200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的黑克曼(James J. Heckman)更堅信:「將經濟學置於可供實證的基礎上……,如此一來,經濟學就可能會有所進展。」

當然,讓政府扮演經濟舞臺要角的總體經濟學,加上數量方法日新月異促使實證經濟學發揮重大影響,是經濟學能夠取得如日中天般地位的重大要因。在政府扮演干預經濟主角這件大事上,庇古(A. C. Pigou,1877-1959)的貢獻,就不能略而不提。他在1920年出版《福利經濟學》(Welfare Economics),提出外部性、社會成本的概念,以及「市場失靈」因而產生,必須由政府出面校正來達到福利最大的論述,也對政府干預政策和數理分析、實證技巧的重要性提供了更大、更有力的基礎。當「賽局理論」興起,數理化又更進一步加深了!這種趨勢看似沛然莫之能禦,不過,一直以來,反省的聲音還是不時出現,屢見不鮮。

由上文簡要分析,可知當今主流經濟學係由史密斯的古典經濟學演進而來,在數理工具輔助下由不同的經濟名家接棒改進而來,而史密斯和凱因斯兩位大師的理念最具分量,尤其凱因斯的總體經濟學更是當今的主流,所以說主流新古典經濟學派忽視史密斯和凱因斯,那是大大地誤解了。至於說當今教科書上的分析工具和模型,雖然不是真實世界,但以完全競爭市場導出的簡單供需模型,來解析實際社會的諸多問題,卻是威力強大,尤其對政府的物價管制及干預市場政策更可證明其錯誤並有「愛之適足以害之」不幸後果。

其次,關於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三位大師的思想和著作被忽視的問題。其實,這三位大師雖然都已作古,但對當今世人而言,仍然如雷貫耳,尤其史密斯和馬克思,不只名聞經濟學界,對其他各領域人士也是一樣,凱因斯則有「經濟學界的愛因斯坦」、「資本主義的救星」、「戰後繁榮之父」、「最偉大的經濟學家」美稱。三人的代表作《原富》、《資本論》、《一般理論》被列為「經典」。正如哈利.強森(H. G. Johnson)所言:「大凡被稱為經典名著,就是每一個人都聽過,卻沒人真正看過的書。」「現代人」真的對這三本書名琅琅上口,卻很少有人真正讀過。

(文未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除了資本主義,我們有更好的方法解決當前的經濟危機嗎?:我們可以從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學到什麼?》,遠足文化出版

作者:烏麗克.赫爾曼(Ulrike Herrmann)
譯者:賴雅靜

面對當前的經濟危機,我們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嗎?

  • 德國明鏡週刊(Spiegel)經濟類暢銷書
  • 烏麗克.赫爾曼繼《資本的世界史:財富哪裡來?經濟成長、貨幣與危機的歷史》之後又一力作,針砭當今的經濟學,並帶領讀者重讀經典,找出解決當前經濟危機的方法。
  • 現行的經濟教學方法不能反映現實,史密斯,馬克思和凱恩斯讓我們了解經濟體系。

為何有金融危機?為何會出現失業問題?為何富人有錢而窮人貧窮?貨幣如何運作?財富從哪裡來?這些連小孩都會提出的問題,今天的經濟學家卻無法回答,經常漠視這些問題,寧可操弄脫離現實的數學模型;他們的失誤造成數十億美元的損失,甚至是生命的損失。我們若想了解經濟的實際運行方式,就必須了解經典:亞當.史密斯,卡爾.馬克思和約翰.梅納德.凱因斯,這三位分別引領十八、十九和二十世紀的理論家提出了最好的答案,現在是重新發現他們的時候了。

在今天,主流經濟學死守教條的作法是漠視本行的重要理論家:凡是當代著作就是「現代」的,彷彿史密斯、馬克思和凱因斯已經「過時」,成了歷史幽魂。事實上,創建並革新經濟學的正是這三位理論家,他們重新為經濟學劃定座標;沒有了他們,就不會有現代經濟學的理論。

本書作者繼暢銷書《資本的世界史:財富哪裡來?經濟成長、貨幣與危機的歷史》出版三年後又一力作,以九章的篇幅寫成本書。前二章介紹亞當.史密斯及其1776年的經典名著《國富論》;第三章和第四章簡述馬克思的生平和1867年的名著《資本論》;第五章介紹「新古典經濟學派」;第六章和第七章分別介紹凱因斯的多采多姿生平,以及1936年的巨著《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第八章陳述今天經濟學的主流觀點,主要為「新自由主義學派」;最後以第九章「我們可以從史密斯、馬克思與凱因斯學到什麼」作結論。

面對當前的經濟危機,除了資本主義,我們還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嗎?每位想解決經濟危機、想了解經濟如何形塑我們生活的人,都不可錯過這本書。

(遠足_L)除了資本主義,我們有更好的方法解決當前的經濟危機嗎?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