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家全拿》:唯一比當一隻狐狸更好的是,當一隻看管母雞的狐狸

《贏家全拿》:唯一比當一隻狐狸更好的是,當一隻看管母雞的狐狸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試著了解這些菁英對社會的關注和掠奪之間、特殊的協助與特殊的囤積之間,以及餵養,甚至是教唆不正義的現狀,與餵養者嘗試修補一小部分現狀之間的關係。

賺錢的企業在履行企業社會責任時,採用可疑的方法和不負責任的手段,一些富人藉由「回饋」而博取名聲,無視於他們建立財富時,可能已經製造出嚴重的社會問題。如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和柯林頓全球行動計畫(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 CGI)等菁英網路論壇,鼓勵富人自任為改變社會的領袖,解決一向由像他們這樣的人協助製造與延續的問題。

一種被稱為B型企業(B Corporations)的新類型社群意識企業已經誕生,反映的信念是「較開明的企業自利,而非公共監督,是公共福祉萬無一失的保證」。兩位矽谷億萬富豪資助一項重新思考民主黨方針的行動計畫,其中一位以不帶反諷的語氣宣稱,他們的目標是放大弱勢者的聲音,削弱像他們這類富人的政治影響力。

這類努力幕後的菁英往往以「改變世界」和「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語言說話,而通常這類語言會讓人聯想到街頭抗爭,而非滑雪勝地。但是我們無可避免地終究要面對一個現實:不管這些菁英多麼努力地幫忙,他們仍繼續積聚高到令人難以接受的進步比率,而一般人的生活幾乎毫無改善,且除了軍隊外,幾乎所有美國的體制已經喪失大眾信任。

我們準備把前途透過一個又一個假設能改變世界的行動計畫,託付給這些菁英嗎?我們準備宣告參與式民主失敗,另一種私人形式的改革是未來的新方法?美國的自治政府頹敗的狀況是放棄、任由它進一步衰亡的藉口嗎?或是每個人都可能發聲、有意義的民主值得我們奮力爭取?

不可否認地,今日的菁英可能屬於歷史上較有社會意識的菁英,但是從數字無情的邏輯來看,他們也是歷史上最敢掠奪的一群。藉由拒絕危及他們的生活方式、拒絕接受擁有權力者可能必須為了公眾利益而犧牲的概念,這些菁英緊抱一套容許他們壟斷進步的社會體制,只施捨象徵性的殘屑給貧苦無依者,其中有許多人若在社會正確運作下將不需要這種殘屑。

本書試著了解這些菁英對社會的關注和掠奪之間、特殊的協助與特殊的囤積之間,以及餵養,甚至是教唆不正義的現狀,與餵養者嘗試修補一小部分現狀之間的關係。本書也嘗試提供菁英如何看待世界的觀點,以便我們更能評估他們改變世界運動的益處和局限。

有許多方式理解菁英的關注與掠奪,其中之一是菁英正在想盡一切方法,這個世界就是如此,這個體制就是如此,時代的力量大過任何人的抗拒,最幸運的人正在盡力協助。這個觀點解釋為雖然協助只是杯水車薪,但他們已經盡力而為。略微批判性的看法則是,這種菁英領導的改變是出於善意卻不適當,治標而不治本,並不能改變讓我們處境艱難的根本病因。根據這種看法,菁英是在限縮更有意義的改革該做的事。

不過,對菁英自任社會改革的前鋒,還有另一個較黑暗的批判:它不但未能讓情況好轉,反而讓情況變得對他們有利。畢竟,這種做法平息大眾被排除在進步之外的一部分憤怒,改善贏家的形象。以私人和自願性的半吊子措施,排擠可以為所有人解決問題的公共對策,而且這些做法並非出自菁英的善意。

不容否認的是,在我們這個時代裡,菁英領導眾多改變社會的計畫確實做了許多好事,並紓解痛苦和拯救人命。不過,我們也應該記得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說過,這種菁英的幫助「並非解決方法」,反而「讓困難更加惡化」。在一百多年前,類似今日的時代,他寫道:「正如最惡劣的蓄奴者仁慈對待他們的奴隸,以免體制的恐怖被身受其害者發現,並且被深思它的人了解。今日英國的情況也是如此,為害最大的人是那些為善最大的人。」

王爾德的想法聽在現代人耳裡可能很極端,嘗試為善怎麼可能不對?答案可能是:當為善是更大、可能更隱祕傷害的幫凶時就有可能。在我們的時代,傷害是金錢和權力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中,讓他們能從近乎壟斷變革的利益奪取好處。菁英追求為善往往不但未能碰觸這樣的集中,實際上往往形成支撐。因為當菁英帶頭推動社會改革時,能重新塑造社會改革的內容,尤其是讓它絕對不至於威脅贏家。

在擁有權力者與不擁有權力者的差距如此大的時代,菁英已散布必須協助弱勢者的觀念,但是僅限於採用對市場友善而不動搖根本權力平衡的方式。社會改革應該採用不改變根本經濟體制的方法,容許贏家繼續贏,進而助長他們想要解決的許多問題。這個法則被普遍奉為圭臬,有助於我們了解在每個地方觀察到的現象:有權力者基本上以維持現狀的方法,致力於「改變世界」,並以維繫不合理的分配影響力、資源及工具的方法「回饋」社會。是否有更好的方法?

代表世界最富裕國家的研究與政策機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祕書長,不久前比喻今日的菁英姿態有如電影中的義大利貴族的唐克雷迪・法爾科內里(Tancredi Falconeri)表示:「如果我們希望事物保持原狀,就必須改變。」要是這個看法正確,我們四周大部分的慈善、社會創新和捐一得一(give-one-get-one)行銷,可能是保護菁英免於更險惡變革的保守自衛做法多於改革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