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記者觀點:「下一代幸福聯盟」背後的藏鏡人是誰?

唸給你聽
Photo Credit: J. Michael Cole

翻譯:呂佩庭

是金錢。以及那些共同擁有基督教信仰的國民黨人士。

之前,我寫了一篇文章叫「仇恨的盛宴」,在中文翻譯在台灣傳開後不久,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團體便出來強烈地抨擊,他們聲稱,我對11月30日「搶救家庭大遊行」的批評,全是起因於我「始終」反對宗教。

每當辯論起同性婚姻的合法將對社會與道德帶來如何的衝擊時,情況都大同小異-反對者總無法提出簡潔有力的論述,因此只好指控我嫌惡宗教團體,因為這一點,誹謗我的人,也間接揭露了他們的真面目:11月30日當天,在凱達格蘭大道的大遊行,其實是包著「公民訴求」糖衣的「宗教活動」。

在這,我想說明一下自己的宗教立場,我受洗過,也曾領第一次聖餐,孩提時每個星期日都上教堂;青少年時轉為不可知論者;成年後便成為虔誠的無神論者。無論怎麼說,都不能歸結我反對宗教,除了一點:也就是,基於對科學、哲學與歷史的認識,我無法證明造物者存在的必要性;我也不認為自己需要宗教團體的教導,告訴我什麼是愛與價值,或是引導我的人生方向。對於他人認定生命的起源、意義與來生有不同的見解,我都保持全然開放的態度;而那些願意將閒暇時間奉獻於教會的人,我對他們也沒什麼意見。

然而我就是看不慣一些宗教團體硬是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運用他們的財富與權力影響立法,剝奪他人的權利。而我在11月30日前夕及當天所看到的情況就是如此,關於這件事,我的評論你可以參考這兩篇文章。(這裡這裡

不過既然抨擊我的人想討論宗教,那我也只好奉陪了,順便進而闡明宗教團體在此事件所扮演的角色為何。

首先,不用太仔細就可以看出,教會團體在整個抗議過程操控的痕跡,儘管主辦單位要求群眾盡量減少宗教色彩,但幾百輛前往遊行地點的巴士,卻清楚標示了各教會團體的名稱;參加遊行的10-30萬人都明白,那些在現場強力播送的歌曲是宗教樂曲;有些人也不避諱地當場進行禱告,甚至一副他們的禱告可以因此「治癒」這些同性戀者的樣子。

台灣許多重量級教會的網站更證明了宗教的介入,其中的例子,像是靈糧堂,便大肆散佈相關的文宣、影片、佈道及連結,鼓勵大家聯署反對同性戀團體,並在11月30日上街頭抗議。實際上,他們完全不避諱表達自己對這則議題的立場,同時大力動員信徒共同阻止民法§972的修訂。他們大部分都藉著帶頭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台灣守護家庭」來進行計畫,並在抗議遊行的前幾天,砸了總額近新台幣5百萬元,買下四大報頭版的半版廣告進行宣傳。

從那些精心製作的影片、報紙廣告,以及11月30日當天租借來的頂級影音器材看來,很明顯地,有一股勢力也同時參與了這次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活動,那就是-金錢。

其中一個值得特別注意的團體便是前面提過的靈糧堂,他們公開反對同性婚姻,網站上更是確切地呈現許許多多反對同性團體的文宣,但錢從哪來呢?如果你的某些信徒剛好是全台灣最富有的人之一,那就完全不成問題了。

這其中之一,就是全台灣最有錢的女人-王雪紅,根據基督日報的一篇見證,她是位相當虔誠的教徒,並將自身成就歸功於上帝的意志。幾年前,她與丈夫陳文琦,同時也是威盛電子執行長以及重生的基督教徒,共同創立了信望愛基金會,這個基金會除了在資助老人安養方面表現卓越,也專注於傳揚福音。根據EDN新聞網的報導,王雪紅與丈夫兩人決定「將他們持股的一切利潤全數捐給基金會」,根據威盛信望愛基金會網站的一份帳目資料顯示,基金會創立時資本額為新台幣3千萬元。

當然這些都無法證明王女士,以及在妻子鼓勵下而改信宗教的陳先生,和11月30日的抗議以及在此之前的媒體宣傳有任何關係,也無法證明基金會曾出錢贊助遊行、網路影片及新聞的頭版廣告。目前知道且似乎事有蹊翹的是:信望愛基金會出錢贊助了今年10月9日至12日在桃園縣中壢市國際禱告殿(International House of Prayer, IHOP),為期四天的特會,這次的講員邀請了美國堪薩斯市國際禱告殿的資深負責人大衛‧斯利克(David Sliker)。

國際禱告殿在美國,是以極端主義的宗教觀及對教義的苛刻要求而聞名,有時會被喻為如同威斯特布路浸信會(Westborough Baptist Church)信奉的教義般。而在同性戀議題上,國際禱告殿創辦人畢邁可(Mike Bickle)曾公開表示:除了聖約中所說,一男一女的婚姻外,一切性行為都是有罪的。

2013.5.2斯利克所寫的文章中,他對同性婚姻發表了一番獨到的見解。其中一點提到:「同性婚姻的問題在於-這種東西根本就不存在。」也提到:「婚姻制度是由神所欽定並建立的,不是人所能創造的,因此人類無權定義、再定義或改造它。婚姻是由神決定、受神所賜的,祂要藉此向人類傳達人神之間的關係。」以及:「婚姻制度無關乎辯論、不涉及『人權』,因為沒有人俱備如此的『權利』,也無能重新制定神的規則。」

不用多久就能聽得出來,11月30日的遊行主辦單位其言論是如此地諷刺,他們說:「同性戀和同性婚姻是外來品,企圖打亂台灣安定的社會秩序。」但另一方面,某些有錢的台灣人,卻同時在花大錢邀請外國的恐同傳道士來台「啟發」人民。

我再次重申一次,上述的所有情事,到目前為止,都只是相關的例子而已,而且不足以證明王女士曾涉入其中。然而,宗教的不寬容一旦與巨額資金掛勾,就會演變成令人憂心的要素,而這些要素可能會對台灣民主造成傷害。少數基督徒在同性婚姻的議題上,藉著威嚇、金錢以及政商關係發揮影響力(透過政治獻金與選舉捐款),便得以脅迫這個以佛教徒/道教徒占多數的社會,如此的情況,值得台灣2300萬的人民花時間好好地思考。順帶一提,王女士在2012年總統大選時,公開表示支持國民黨的候選人。

國民黨的關鍵人物,監察院長王建煊,身為一名基督徒,出面表達他對同性婚姻的反對立場,並於11月30日參加了抗議遊行。台北市長郝龍斌,雖然不是基督徒,但從競選市長時參與祈禱會,到後來為靈糧堂所經營的西湖捷運站共構老人日間照護中心剪綵開幕,近幾年郝與靈糧堂的牧師都一直走得很近,因此,當郝在11月底發表了一篇社論,主張台灣人還沒準備好接受「如此多元的家庭組成形式」時,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對了,一直以來都在士林靈糧堂佈道的人又是誰呢?你應該也猜到了,就是王建煊本人

王雪紅女士至今尚未對同性婚姻公開表態。但身為一個藉著賣手機而賺進大筆鈔票的企業主(其產品的消費族群約有10%是同性戀者),同時也是一位靈糧堂的信徒,並邀請了反對同性戀的極端基督教派傳教士來台灣,為其所負責的基金會佈道。如果能聽聽她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甚至是11月30日「下一代幸福聯盟」在遊行過程中不當行為的看法,那想必內容將會非常地饒富趣味。

我寄去詢求王雪紅女士意見的信函,在此篇文章截稿前,都尚未受到任何答覆。

本文獲作者授權翻譯和刊登,原文於此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J Michael Cole 』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