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之戰】面對中國崛起,民主派的馬來西亞華人如何回應「祖國」的統戰

【無聲之戰】面對中國崛起,民主派的馬來西亞華人如何回應「祖國」的統戰
圖為2008年時,馬國華人社團歡迎北京奧運聖火蒞臨吉隆坡。Photo Credit:杜晉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對當地的公民社會和民主派政黨影響力越來越深,礙於華人選票壓力和政治前途,過去和台灣交流頻繁的馬國華人民主派,只能轉向低調或漸行漸遠,台港成了不能碰的「紅線」。

文:林怡廷 Amber(此篇報導為作者林怡廷與《關鍵評論網》特約合作,作者個人以《無聲之戰》系列報導獲得普立茲中心支持贊助。This series was supported by the Pulitzer Center)

2018年5月完成首次政黨輪替到今年2月的宮廷政變,馬國民主派「希望聯盟」短短不到2年的執政,中國大使館影響力更深入到公民社會和民主派政黨。礙於華人選票壓力和政治前途,過去和台灣交流頻繁的馬國華人民主派,只能轉向低調或漸行漸遠,台港成了不能碰的「紅線」。

台灣中研院副研究員吳叡人從沒想過,自己去年12月在馬來西亞尋常的人權營講座,會因爲議題是「中國因素下的香港與台灣」而「諜影重重」。

3天的活動中,當地朋友提醒他有4個馬國政治部的人到場,中國大使館也派人來了兩天。吳叡人印象最深的是最後一天一位中年人坐在第一排,從頭到尾都拿著手機拍他,並問了個頗具挑釁意味的問題:「明年你們選舉(2020台灣大選)會不會再次發生二二八?」

這並非吳叡人第一次和馬國進步華社交流。2016年他應趙明福基金會邀請(遭遇類似陳文成的馬國白色恐怖遇難者),在國際人權日時辦的全馬青年人權營演講。2019年,吳叡人接受隆雪華堂華青團、馬大新青年的邀請,同樣在國際人權日舉辦兩天的人權工作坊擔任講師,兩場性質一樣的活動,卻因為內外時局變化而有截然不同的結果。

吳叡人坦言,他沒有預期到選舉時對中國頗為批判的馬國民主派「希望聯盟(希盟)」在執政後,中國大使館的干預程度更為直接。單純台馬公民社會經驗分享卻有人來監聽錄影,無論是挑釁或以民主派立場來提問,讓他有不小的心理壓力,短短三天的行程充滿不安全感。

中國影響力觸角,從傳統華社到進步華團和民主派政黨

吳叡人也非孤例。

台大社會系教授何明修也在去年上半年、香港反送中運動尚未爆發前受林連玉基金會邀請,11月中在馬大舉辦一場台港社會運動觀察的演講。儘管很早就敲定了一場以中文在基金會,另一場以英文在馬來亞大學的演講,卻在十月底發生變化。

據了解,主辦和協辦的八九個團體都接到中國大使館電話,除了題目名字改了兩次外,內部甚至開了兩次會議討論,最終因多數董事反對而取消,馬來亞大學的演講也連帶受到影響。

雖然何明修最終還是赴馬,並在兩間獨立書店分享同樣主題,但過去也曾受邀交流的何明修觀察,去年香港反送中和台灣大選,讓華人社會(以下簡稱「華社」)中的進步派面對中國大使館的外部壓力,及內部「中華情意結」的張力更強。

紐約僑界紀念二二八  何明修演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何明修

最常見的作法就是中國大使館直接打電話給各華團施壓。也因此,過往仰賴進步華團資源的華青組織更難發聲。

馬來亞大學中文系大三的阿鴻,是「馬大新青年」的成員。這個成立於2001年、訴求廢止七十年代馬國箝制學術自由的《大專法令》,倡議校園自主的異議性校園社團,目前成員有20多個,除了一個馬來同學外其他都是華人。

由於馬大新青年(簡稱「新青年」)的進步取向,一直以來都很關注港台公民社會的發展,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正烈,與香港的大學生有頻繁交流,除了到港觀察運動外,也邀請香港同學來馬分享。九月底新青年呼應全球「撐香港」行動決定在隆雪華堂外發起聲援,卻因大使館介入的壓力下,隆雪華堂以違法集會為由報警而引起軒然大波。

阿鴻更透露,十月初馬青一場小型的公開讀書會,讀中國清華大學法律系教授許章潤的書(註:近日許章潤因「被嫖妓」被捕後已釋放),10人就有2個宣稱是馬大研究生的中國學生來參加,卻不說話只拍照,新青年覺得「被盯上」。

「一個國家變強後積極對外發揮影響力很正常,美國也有各類軟實力工作,但擴張影響力的方式不該是用恐嚇的方式,中國應更有自信面對不同立場的意見,」吳叡人認為。

71694441_398250864399781_771762129245883
Photo Credit:劉華丹
2019年9月29日,約有70位馬來西亞人聚集在吉隆坡一停車場,響應「全球聲援香港行動」。

希盟執政2年的言論空間限縮

事實上,中國大使館在馬來西亞華社的經營,在傳統華團、宗族、商會、華文媒體、保守政黨馬華公會,都是行之有年,馬來西亞華社一直都有穩定的「親中勢力」。

馬來西亞的「華人情意結」並非一朝一夕,而有歷史及國內族群政治的結構性因素。當年南洋許多華人支持孫中山、新中國革命,再加上過去馬共和中共也有淵源,也因此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共專政下脫貧、崛起,海外華人多半深有共鳴。這些「華僑」長年和中共的統戰架構內的「僑辦」對接,也不是新聞。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馬國民主派「希望聯盟」因與馬哈迪合作,終於完成建國61年首次政黨輪替的民主化里程碑,直到今年2月因馬來精英權力鬥爭發生「宮廷政變」而下野。無論是林連玉基金會或隆雪華堂,都是馬來西亞華社具聲望的進步公民團體和推動馬國民主化的重要平台,行動黨和公正黨也是多年反威權爭取民主的進步政黨,卻在希盟執政時,進步圈出現涉及港台事務的言論和學術自由倒退,更甚於「國陣政府」的威權時期,中國大使館的影響力擴張,已更深入到進步公民社會和民主派政黨。

jkpy4nw3yhdclba5xgvnileqlvz1fl
Photo Credit:劉鎮東競選團隊
2018年的馬來西亞大選中,由於執政黨馬華公會的競選廣告板用總會長廖中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合影,引起熱議。

馬國華裔政治菁英的兩難:華人選票壓力和政治前途

回溯希盟之所以能執政,正是與民主派結盟的馬哈迪,嚴厲砲打過去黨內同志納吉政府和中國簽了過多不合理的一帶一路項目,包含東海岸鐵路計劃、馬新高鐵等,成功引發馬來社群對於納吉貪腐的憤怒情緒。執政後,馬哈迪任相,和競選時大力批評中資態度不同,轉向務實。

中國努力與希盟政府建立關係,除了多次邀請馬哈迪政府赴中參訪外,也重新檢討了幾個爭議的一帶一路項目。而希盟內部除了馬來人為主的土團黨和誠信黨,多元族群政黨公正黨和華人為主的行動黨,則從過去和中國大使館少有接觸到被積極經營,態度產生明顯變化。

「現在馬國華人政治菁英的自我審查順序是:香港、台灣議題最敏感不要碰。」一位馬國華人資深媒體人則觀察到近年的新現象。而一位華人國會議員私下坦言,「執政時中國大使館對所有華人政治人物都文攻武嚇。」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