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美軍用原子彈轟炸廣島、長崎後,天空降下的「黑雨」究竟是什麼?

1945年美軍用原子彈轟炸廣島、長崎後,天空降下的「黑雨」究竟是什麼?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知道1945年美軍在廣島和長崎分別投下一顆原子彈後沒多久,廣島和長崎都下了一場「黑雨」嗎?到底核彈爆炸之後會不會導致下雨,還是廣島和長崎在核彈炸完沒多久後都「恰巧」有一片雲飄過來呢?

7月29日,廣島地方法院裁定,廣島縣與廣島市政府須提供「黑雨」(黒い雨)受害者「被爆者健康手帳」(編註:日文的「被爆者」專指受到原子彈爆炸波及的受害者)。這是1945年美軍在廣島和長崎分別投下一顆原子彈以來,日本首次就「黑雨」進行司法判決。同時,本次判決結果形同承認在日本政府官方劃定的「黑雨」區域外的住民,也是核彈受害者(被爆者),修改了日本政府至今以來對核彈受害者(被爆者)的認定標準。

究竟「黑雨」到底是什麼?

什麼是「黑雨」?

日文中的「黑雨」專指美軍在廣島和長崎分別投下一顆原子彈後,混合了核彈爆炸產生的放射性物質及灰燼,乘著爆炸產生的上升氣流衝上天際後,在核彈爆炸後不久形成黑色大雨落在核彈爆炸地點及其周邊。

從廣島縣高須地區的民宅牆上遺留下來的「黑雨」遺跡分析研判,當時的「黑雨」混合了碳、矽、鐵,以及核彈彈藥主成份的鈾礦。

只存在於日文的「黑雨」

由於日本至今仍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被核武攻擊過的國家,核彈爆炸後對環境或人體的影響等相關研究只有日本這一個例子,使得日文當中有許多核彈爆炸的相關單字並沒有辦法找到對應的外文單字,「黑雨」和「被爆(者)」就是其中幾個例子。

在日本「黑雨」一詞之所以廣為人知,文學作品也幫了一把。1965年,井伏鱒二以廣島核彈爆炸為題,在《新潮》連載原題為〈姪の結婚〉的小說,連載到一半便將小說題目改為〈黒い雨〉,之後這部小說在1989年由今村昌平拍成同名電影《黒い雨》。

目前網路上搜尋結果,「黑雨」的英譯多半直譯翻作「black rain」,而這個「black rain」的用法常見於日本媒體的英文版新聞網站,或是英文寫成的日本學術論文。不論如何,日文的「黒い雨」或英文的「black rain」都是專指廣島和長崎在核彈爆炸後下的那一場「黑雨」。若是其他情況(例如:核武試爆)後出現的雨,英文上多半使用「radioactive fallout」或「rainout」一詞。

核彈爆炸會導致下雨?

事實上,除了廣島和長崎遭受核彈攻擊後的那場「黑雨」,也有人留意到冷戰期間蘇美列強進行核武試爆後好像更容易下雨的現象,但「核彈爆炸是否會導致下雨」的命題,仍需要更多研究佐證。

今(2020)年5月,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大氣物理學家哈里森(Giles Harrison)發表於《物理評論快報》(Physical Review Letters)的研究指出,在核武試爆頻繁地1962-64年間,位在北蘇格蘭的氣象站測到的數據顯示,當時的雲層中比一般情況出現更多雲層帶電的現象,肉眼就可以看出雲層比一般情況來得要厚,當地降雨時的雨滴平常多了24%的電荷。

哈里森認為,雖然當時最常進行核武試爆的地點應為美國內華達沙漠、北極或太平洋的小島,這些地點距離蘇格蘭很遙遠,但核武試爆後的放射性物質可以讓空氣中的粒子游離,而這些帶電粒子可以進而在雲層中擴散開來。

然而,這份研究其實並不能證明核武爆炸就會導致降雨,而且這份研究的目的也不是要解開這個謎題,而是作為自然界非雷雨雲的電荷研究。

保守來說,廣島和長崎的「黑雨」應該可以算是核爆的輻射塵/放射性落塵(radioactive fallout)進化版,正因為廣島和長崎至今仍是唯一一個被投下原子彈的地方,再加上廣島和長崎被美軍投下原子彈後沒多久後,剛好都有降雨紀錄,因而讓廣島和長崎的「黑雨」成為了世界上獨一無二、至今仍是各種謎團的現象。

廣島的「黑雨」範圍有多大?

回到這次的廣島「黑雨」訴訟,這次訴訟的爭點在於當時「黑雨」降雨範圍有多大。

日本政府在1976年根據廣島管區氣象台1945年的調查,將廣島市長軸約29公里、短軸約15公里的橢圓形範圍劃為「黑雨」區域。這個「黑雨」區域又可以分為雨勢最大的「大雨地區」(長軸約19公里、短軸約11公里的橢圓形範圍),及雨勢稍小的「小雨地區」。

然而,前氣象廳氣象研究所研究室長的增田善信,在1988年發表了新的調查結果,認為當時實際在廣島落下「黑雨」的範圍應比目前中央界定的「黑雨」區域還要大4倍。廣島市也在2010年新發表的調查報告書指出,實際上的「黑雨」範圍應為目前界定的「黑雨」區域大6倍。

AP_60290178478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是不是「大雨地區」差很大

根據《被爆者援護法》,在核彈爆炸當時人在距離爆炸地點5公里內的民眾即為「被爆者」。只要符合這個資格即可領有「被爆者健康手帳」,享有就醫原則免費及定期健診等福利。

雖然「大雨地區」並不在核彈爆炸地點5公里內,日本政府將「大雨地區」指定為「特例區域」。只要是核彈爆炸當時,人在「大雨地區」淋到「黑雨」的民眾,能定期參加免費健康檢查,一旦健康檢查時被驗出癌症、心血管疾病等11類疾病(*)的話,即可領取「被爆者健康手帳」,今後原則上都能免費就醫。

這次84名原告團,是住在現・廣島市佐伯區與安芸太田町年紀介在75-96歲的居民及其遺族。他們在廣島被投下原子彈當時,人住在「小雨地區」或法定的「黑雨」之外的區域。但正因為不在法定的「大雨地區」範圍內,所以就算罹患癌症、心血管疾病等11類疾病,也不能領到「被爆者健康手帳」。

原告主張,他們在核彈爆炸後真的有淋到「黑雨」,在後續的調查中也指出當時實際上的「黑雨」降雨範圍應比1976年日本中央政府劃分的「大雨地區」和「小雨地區」來得廣,所以希望至少能比照「大雨地區」,一旦確診癌症、心血管疾病等11類疾病,就可以領取「被爆者健康手帳」。

問題出在中央不給放

事實上在這次訴訟前,廣島縣和廣島市就曾和中央政府表示,希望可以依據最新調查結果擴大「黑雨」降雨範圍,不要再細分「大雨地區」或「小雨地區」,只要是有淋到「黑雨」的民眾罹患11類疾病,就可以領取「被爆者健康手帳」。但中央政府認為,廣島縣和廣島市最新的調查報告是依據當時民眾的口述資料為依據,缺乏科學根據為由,拒絕廣島縣和廣島市的請求。

於是乎,這一次的原告團逼不得已才會在5年前向廣島縣和廣島市提起訴訟,主張自己符合《被爆者援護法》規範的「第3類被爆者」,廣島縣和廣島市拒絕受理他們的「被爆者健康手帳」申請已經違反《被爆者援護法》保障的權利,作為最終手段。

當時根本沒空調查,應採信當事人證詞

廣島地方法院的高島義行法官認為,核彈爆炸後一片混亂,在搜集「黑雨」資料上有一定的困難,當事人說自己淋到「黑雨」的證詞值得採信,雖然仍無法確定「黑雨」或核彈爆炸和特定疾病間的關係,但只要確診那11類疾病,就算當事人當時人不在「大雨區域」內,也應該視為「被爆者」。

由於廣島縣和廣島市打從一開始就曾希望中央政府可以擴大適用範圍,所以當這次判決出爐後,廣島縣與廣島市政府都表示不會上訴。今後,代表中央的厚生勞動省將與廣島縣政府、廣島市政府討論後續發放「被爆者健康手帳」相關事宜。

長崎現在也在打訴訟

另一方面,除了廣島之外,目前長崎縣也有關於擴大「被爆者健康手帳」申請範圍的訴訟正在進行中。

不同於廣島的爭點,長崎的原告團並不是就「黑雨」降雨範圍進行討論,而是希望將現行中央政府劃分的從核彈爆炸地點為中心,南北長12公里、東西寬7公里的範圍,改為核彈爆炸地點為中心半徑12公里內,如果罹患特定疾病都應符合「被爆者健康手帳」的申請資格。

長崎原告團的訴訟自2007年提告以來,分別在2017年(第一次)、2019年(第二次)最高法院宣告敗訴,目前有28人再度向長崎地方法院提告。這次廣島地方法院的判決結果,也許有機會影響長崎地方法院重審的結果。

*註:在核彈爆炸當時,住在「黑雨」地區的民眾領有「健康診断受診者証」,被視為「みなし被爆者/第1種特例受診者」。持有「健康診断受診者証」的「第1種特例受診者」,只要罹患「健康管理手当」表列的疾病,就可以將「健康診断受診者証」換成「被爆者健康手帳」。符合「健康管理手当」的疾病可以分成11大類:

  1. 造血功能障礙(再生不良性貧血、血小板低下症、白血球低下症、缺鐵性貧血等)
  2. 肝臓功能障礙(慢性肝炎、肝硬化等)
  3. 細胞增殖功能障礙(各種癌症)
  4. 内分泌腺功能障礙(糖尿病、甲狀腺機能低下、甲狀腺腫、甲狀腺機能亢進等)
  5. 腦血管障礙(腦出血、蜘蛛網膜下腔出血、腦梗塞等)
  6. 循環器官功能障礙(高血壓、狭心症aka心絞痛、心肌梗塞等)
  7. 腎臓功能障礙(慢性腎炎、腎病症候群等)
  8. 水晶體混濁導致視功能障礙(除了先天性糖尿病導致的白內障之外的白內障)
  9. 呼吸器官功能障礙(肺氣腫、間質性肺炎等)
  10. 運動器官功能障礙(變形性脊椎炎、變形性關節炎等)
  11. 潰瘍導致的消化器官功能障礙(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潰瘍性大腸炎)
參考資料

本文同步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