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李登輝的人格養成:用武士道「捨身取義」與基督教「奉獻精神」耕耘台灣的民主化

青年李登輝的人格養成:用武士道「捨身取義」與基督教「奉獻精神」耕耘台灣的民主化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登輝曾說自己是用武士道「捨身取義」與基督教「奉獻精神」來耕耘90年代台灣的民主化,而這就必須提到影響李登輝一生的重要精神導師——名著《武士道》的作者新渡戶稻造。

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在7月30日逝世於台北榮總醫院,享耆壽98歲。

綜觀李前總統一生,雖然從政經歷都在中國國民黨,並將台灣推向民主化,被不少西方媒體譽為「民主先生」,另一方面,李登輝一直以來被認為是十足的「親日」政治家。不可諱言的是,出生在日本統治時代的他,到二次大戰結束前的22歲,都是以日本人的身份養成受教育,也因此李登輝很多的人格養成,以及精神啟蒙全都奠定於日本統治時代。

對於李登輝來說,一生最熟悉的語言,莫過於日文。他曾自稱,思考重要大事的時候,他就會轉成日文的思考模式,而用日文思考時,他也最能沉著冷靜。李登輝小時候在就讀淡江中學校時,便鑽研許多日本古籍,從日本書店岩波文庫中陸續購買了約700本書,孜孜不倦地閱讀,從《古事記》、《源氏物語》、《夏目漱石全集》等,陪伴他青澀的成長歲月。

隨後,他在1940年考入號稱帝國大學先修班舊制高校系統的台北高校(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李登輝後來回憶:「班上有40多人、不過台灣人只有三、四人,其他都是內地日本人」。

當時李登輝還叫「岩里政男」,父親在他進入淡江中學時決定改成此名,高校時代的李登輝勤練劍道,也鑽研學問。戰後進入日本勞動省(現厚生勞動省)的官僚山口政治,便是李登輝小一屆的學弟,山口政治生前曾回憶:「岩里前輩長得高大,劍道不輸人外,思慮也很清晰,辯論也不會輸,可謂『文武兩道』,能夠跟他相比的人幾乎沒有」。

而在進入高校後,李登輝的日本式思維又有更多啟發。

新渡戶稻造的《武士道》

就在就讀台北高校的時期,李登輝碰到影響他一生的精神導師之一——名著《武士道》的作者新渡戶稻造。李登輝後來在書中回憶:「當時碰到這本書,感覺全身被雷打到那邊,全身充滿衝擊」。這本書由新渡戶稻造用英文執筆,在1900年出版,爾後成為一世經典。其中當時書中幕末志士吉田松蔭的大和魂詠歌,李登輝後來更是牢牢暗記在心中。

新渡戶稻造原本也是農業經濟專家,在《武士道》出版的隔年1901年,從北海道的札幌農學校到南方島嶼台灣總督府任職。隨後新渡戶也跟當時的總督兒玉源太郎提案改良台灣製糖業,並打下優秀的台灣南部製糖基礎,爾後也被尊稱為台灣製糖之父。

lossy-page1-1280px-League_of_Nations_Com
Photo Credit:CC BY-SA 4.0@Wikipedia
攝於1924年,最右者為新渡戶稻造

雖然新渡戶在台灣僅僅只待兩年,隨後又於1903年赴京都帝國大學(現京都大學)任教,致力農業講學,1906年到1913年間又擔任東京的第一高等學校校長,致力推廣學術。這給了當時年輕時代的李登輝很大的刺激,他後來回憶:「當時對未來還是有點迷惘,但看到新渡戶老師的經歷,想說不如我也去京大吧」。就因為這樣的因緣,讓李登輝選擇京大農業部農林經濟學科,並於1943年順利考取。

高中時期不只新渡戶稻造,包括日本東洋哲學家西田幾多郎的「善的研究」、以及和辻哲郎的東洋倫理等,廣泛攝取下也讓他對「人生是什麼」有更多感觸。而在進入大學後,碰到共產主義的唯物史觀,也對李登輝產生更多影響。

京大時期讀的馬克思

1943年高校畢業後,李登輝遠渡到當時的日本內地,入讀精神導師新渡戶稻造曾經任教的京都帝國大學。這也是李登輝一生中,身為日本人時期短短幾年在日本本土生活的經驗。

李登輝也在那時,更深入接觸到社會主義的思想。高校時期的他,就因為歷史老師的介紹,熟讀馬克思等社會主義著作。進入大學後,他在偶然機會下接觸到日本馬克思經濟學大師河上肇的著作,一見如故。

河上肇是京都帝國大學的優秀社會經濟學者,1908年擔任講師後、1920年升任經濟學部長。然而河上卻因為醉心社會主義與馬克思著作,常常在報章雜誌發表激烈言論,鼓吹農民與勞動者反抗,屢屢遭到日本當局監視,最後在1933年被檢舉後以「治安維持法」送入監獄,一關就是四年。出獄後,河上在1941年搬回京都,原先療養預計復出,卻在1946年因為肺炎不幸離世。

shutterstock_19515264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今日的京都大學

京大一向就是日本社會主義的「溫床」,1943年入學的李登輝,1944年就因為二戰已經打得相當激烈,連台籍人士都要被徵召而入隊服役前往大阪。李登輝也許人生就此跟河上肇擦身而過。

筆者曾經在2018年時造訪京都大學,當時前往京都大學有名的社會主義聖地「吉田寮」宿舍採訪,當時的寮長曾悠悠地跟筆者說說「過去真的有人來問李登輝是不是念京大時住這,結果我還去看了當時的住宿名簿,發現真的沒有他日文名」。李登輝年輕時喜好社會主義思想,不只有名外,想必後來也吸引不少人來詢問,探索他年輕時描繪著的農業世界中理想大同世界吧。

實踐武士道精神?

李登輝的入伍生涯沒有太久,1945年的8月,他在名古屋迎接昭和天皇的「玉音放送」。等到1946年1月時排到船位,一路搭乘船隻搖搖晃晃回到台灣,並進入台灣大學農學部農業經濟科。

隨後的生涯中,李登輝與政治沒有太多瓜葛,在美國念完碩士後,回到台大任教,又再赴美國康乃爾大學攻讀農業博士,於1968年回到台大時,被提拔到農復會任職,隨後在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時開始被重用,至此走上了從政之路。一路從官派台北市長、台灣省主席、再到蔣經國任內副總統時,在蔣經國逝世後接任總統,隨後開始台灣民主化的漫長又艱辛的道路。

很多日本的政治家一向都很欣賞李登輝,因為在李登輝這位「前日本人」身上,反而看到很多日本人沒有的特質。雖然李登輝一生評價毀譽都有,不過做事情堅毅跟有耐心這點,卻是獲得最多認同。

李登輝-1980-台北市長-文化部國家文化資料庫-行政院新聞局
Photo Credit: 國家文化資料庫典藏/行政院新聞局提供

李登輝過去曾說,自己是用武士道「捨身取義」與基督教「奉獻精神」來耕耘90年代台灣的民主化。「武士道精神」這詞,確實讓日本政治人物感到共鳴,而能夠抵擋這麼多壓力,在一片外省人掌權勢力中,讓國民黨走向不一樣台灣化、在地化的道路,確實需要很長的耕耘。

就連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2015年的新年書單中都有李登輝的書,現任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更將李登輝當作精神老師。

日本過去在明治維新後,快速成為現代化軍事強國。但是民主主義推動上,要到二次大戰後,麥克阿瑟將軍在日本推動新憲法,方才賦予日本人民主自由與普選。因此日本人沒有實質「爭取」過民主自由,而不少日本人卻在「曾經的日本人」李登輝中,無形間看到一些傳統日本人的堅毅精神,這也是李登輝在日本有高人氣的原因。

隨著李登輝的人生謝幕,對於他的功過或許將來會有更多討論。然而李登輝一生的人格養成,無疑是青少年時期就打下深厚的基礎,被日本文化精神啟蒙的他,反倒在後來讓當今的日本人欽佩,反過來跟李登輝學習。那位當年拿著新渡戶稻造的著作在高校一隅眉頭深鎖細讀的岩里政男,如今成為日本人永遠敬重的李登輝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