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最得意的不是民主化,而是提供台灣追求「國族本土化」時稱霸東亞經濟的想像空間

李登輝最得意的不是民主化,而是提供台灣追求「國族本土化」時稱霸東亞經濟的想像空間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登輝最得意的不是民主化,而是提供了台灣人一個想像的空間——在台灣追求國族本土化的時刻如何實現東亞經濟小霸王的崛起。就任總統的那一刻,他每晚必定會被兩個問題輾轉難眠該如何走出「拉美陷阱」,又該如何避免走向「青瓦台悲劇」。

文:Boronruh Tsinrh

昨日剛起床就看到李登輝的訃告,確實滿可惜的。他老人家如果可以再活一個四年,應該就能親眼看到他一手策劃打造的台灣本土化正式邁入「鞏固的時代」。

當然如果阿扁總統能像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一般,謹小慎微地處理及友好和法國(美國)的關係,那麼法國人(美國人)也不會擔心被捲入海峽兩岸的衝突之中。所以無論阿扁總統是否貪污,他推動台灣制定新憲法(改國號、統獨公投、兩國論)才是他被美國真正投入監獄的原因,也是之後台灣八年間險遭賣台集團顛覆本土化進程的動亂之源。

畢竟台海兩岸或者說台灣前途的絕對主導者並非台灣,也非中國,而是美國。只有美國人點頭,你才能繼續做動作,換句話說你不能在美國沒有同意時就成為「麻煩的製造者」。 這也是深得美國信任的小英總統外交策略的基石———維持現狀,不親中也不挑釁。

所以說當岩里政男以「馬基維利」式的手段挫敗蔣家徒子徒孫的一場場逼宮大戲背後,留給台灣的時機太重要了,如果此時換一個四平八穩、生活節制,作風正派的總統,國民黨根本就挺不到現在,民進黨2020年「執政20年的局面」會提前到來。

很可惜,台灣只有華盛頓式這種經天緯地的岩里政男,而沒有亞當斯這種承上啟下的人物。最終台灣多走了十六年的彎路,直到小英這個「定海神針」出現,台灣的國族主義與本土化才能匹配岩里政男90年代獨領風騷般,有如大國崛起的操作序幕。

2779qka0nb6e4zixlwefpve4xzo19x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2012年,李登輝替當時代表民進黨角逐總統大選的蔡英文站台。

是的,岩里政男最得意的根本不是民主化,也不是挫敗蔣家集團。而是提供了台灣人一個想像的空間—————在台灣追求國族本土化的時刻如何實現東亞經濟小霸王的崛起。那麼在1988年就任總統的那一刻,我想他每晚必定會被兩個問題輾轉難眠:

  1. 該如何走出「拉美陷阱」。
  2. 又該如何避免走向「青瓦台悲劇」。

所謂拉美陷阱就是人均GDP達到12600美元(2018年指標)後經濟就會發生停滯,90年代台灣作為雁形梯隊的中上游玩家,通過西進中國成功實現低端產業外遷、本土產業結構升級,雖說也便宜了中國,但台灣也借助了中國市場成功跨過拉美陷阱,實現了與西方國家比肩的經濟小霸王的狀態。

而這一切都是岩里政男通過有條件開放台商對中國投資所開始佈局的,這個時期如果說中國借助台商實現小康社會,不如說台灣借助中國加速了產業升級轉型。當然隨著中美對抗及中國政軍勢力在全世界的肆虐,中國這個市場會漸漸的被歐美日技術及貿易封鎖,台灣無力也無條件繼續留在中國市場了。

對於1988年的台灣除了面臨拉美陷阱外,最有可能走向的道路就是青瓦台悲劇,台灣是否會成為軍人熱衷干政,繼任總統糾察前任的政治動亂是否會成為慣性,這也是會深刻影響「台灣國格」與經濟發展的基石。

1988年台灣在蔣家勢力的逼宮下,極有可能會在將來演變成比此刻更勝十倍的藍綠對決,「光州事件」的各種封城版本也會不停的上演。爾以台海兩岸的政治狀況,中國在看到如此尖銳矛盾的內訌後,不是沒有可能扶持台軍將領干政。所以蔣家勢力但凡有一個血腥之人的出現,台灣就會比韓國還慘。

李登輝、陳水扁、政黨輪替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00年政黨輪替,李登輝交棒給代表民進黨參選的陳水扁。

幸運的是蔣家陽痿,而狡詐如狐的岩里政男開創了一個結構超穩定的政治局面,開放民主但不對蔣家勢力趕盡殺絕,讓那群最威脅台灣的壞東西們安心的養老送終,好吃好喝的供著,對於台灣來說,這是權宜之計也是當時最好的道路。所以說之後阿扁總統有點著急了⋯⋯。

只有當時間推進到20-30年後,那批黨國敗類們老死了,台灣民族主義們才可以挖開蔣介石們的墳,糾察他們的歷史責任。此時反對的壓力自然變輕,台灣國族認同可以用最後的臨門一腳把蔣介石們踢進太平洋。

綜上所述,岩里政男不僅為台灣贏得了寶貴的政治秩序與時間,還為你們構造了一個20-30年後台灣準備踏入獨立國家的修繕內政(轉型正義、去中國化)的條件。

在從蔣經國死後到未來的獨立日,你們會一直活在岩里政男的政治規劃中,想脫離軌道都很難。雖說有了馬英九的彎路,但台灣共和國就差最後臨門一腳了,別急,等美國吧。

岩里政男以一人之力已經幫你們做好了大部分工作了,正如蒙古作家余杰所說:台灣三大權利機構裡的國父像應該換成岩里政男。

這個男人當之無愧為台灣之國父!

延伸閱讀

本文經Boronruh Tsinrh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