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第一個徵收「肥胖稅」的丹麥,為何僅實施13個月就緊急喊停?

全世界第一個徵收「肥胖稅」的丹麥,為何僅實施13個月就緊急喊停?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肥胖稅的確可以降低不健康食品的消費;但這是否會降低肥胖率,則證據非常有限。也就是說,光是減少不健康食品的消費量,是不足以減少肥胖率。

一位華視記者在2020年5月26日,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

林教授您好,我是華視新聞記者謝昀燐。我正在採訪關於肥胖稅的新聞,想問說能不能跟你在明天(5月28日),約半小時時間作採訪,內容是有關於,肥胖問題對於哪些疾病有影響、肥胖稅的課徵會有哪些問題,包括課徵對象、品項等等,以及課徵肥胖稅真的能有效降低肥胖問題,這幾個面相嗎?

「肥胖稅」是這幾天台灣的熱門新聞,例如這篇Yahoo!新聞的報導:

健保財務惡化,衛福部長陳時中將調漲健保費率列為下階段施政重點。民進黨立委高嘉瑜昨(25)日在立法院質詢衛福部次長薛瑞元時,建議課徵「肥胖稅」作為改善健保財務的方案之一,引發各界討論。

高嘉瑜主張,政府應該從根本上照顧國人健康,健保署或衛福部應該針對會造成國人疾病的高熱量、高糖分食品課徵肥胖稅,挹注健保財務。

從上面的報導就可看出,所謂的「肥胖稅」並不是要向肥胖的人課稅,而是針對容易造成肥胖的食品來課徵額外的稅。這種稅如果是用來做健康教育,那可就是一箭雙雕:既可降低肥胖率,又可促進健康。但是,如果它是為了彌補財政或健保赤字,那可能就不是一個健康的出發點。

全世界第一個徵收「肥胖稅」的國家是丹麥,但是,該稅從2011年10月啟動,歷時僅13個月,就夭折了。至於為什麽,請看下面這兩篇論文的解釋:

一、2012年的〈Denmark Cancels “Fat Tax" and Shelves “Sugar Tax" Because of Threat of Job Losses〉(丹麥因失業威脅取消「脂肪稅」並擱置「糖稅」):這項有爭議的稅收旨在通過阻止食用高脂食品,來改善丹麥人的健康。但遭到農民和食品公司的反對,也不受消費者的歡迎。這項稅收導致行政成本增加,因而也導致裁員。而為了避開這項稅收,丹麥的消費者反而轉往德國和瑞典購物。

二、2015年的〈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World’s First Fat Tax〉(世界上第一個脂肪稅的興衰):該論文提到肥胖稅失敗的原因有三,包括(1)政客將它視為籌資來源而不是公共衛生計劃,(2)商業利益團體的影響力是遠遠大過於公共衛生專業人員的投入,(3)民眾將它視為侵犯自主權。

從上面這兩篇論文的分析就可看出,肥胖稅的施行是需要多方面、多層次的考量,尤其是切忌將它視為稅收的來源。也就是說,只有真正的把它用來增進民眾健康,才有可能成功。

那肥胖稅真的能增進民眾健康嗎?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四篇論文的分析。

一、2013年的〈Evidence that a tax on sugar sweetened beverages reduces the obesity rate: a meta-analysis〉(對含糖甜飲料徵稅可以降低肥胖率的證據:一項薈萃分析):對含糖飲料課稅是與果汁等替代飲料的需求增加有關,這有可能導致體重下降。

二、2013年的〈Assessing the Potential Effectiveness of Food and Beverage Taxes and Subsidies for Improving Public Health: A Systematic Review of Prices, Demand and Body Weight Outcomes〉(評估食品和飲料稅及補貼對改善公眾健康的潛在有效性:對價格,需求和體重結果的系統評價):將汽水稅與體重結果聯繫起來的研究表明,該稅對體重的影響極小。但是,這是基於相對較低的現有州級銷售稅。

較高的快餐價格與較低的體重結果有相關性,尤其是在青少年中,這表明提高價格可能會影響體重的結果。在低收入兒童和成年人中,普遍發現較低的水果和蔬菜價格與較低的體重結局有關,這表明降低水果和蔬菜的價格對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人群也許能有效減少肥胖。

三、2013年的〈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Taxes on Nonalcoholic Beverages and High-In-Fat Foods as a Means to Prevent Obesity Trends〉(對非酒精類飲料和高脂食品稅收有效性的系統評價,以此作為預防肥胖趨勢的手段):課徵肥胖稅導致目標產品的消費減少,但對於熱量攝入的影響可能要小得多,也就是說,對於公眾健康的改善是微不足道。

四、2019年的〈Insights on the Influence of Sugar Taxes on Obesity Prevention Efforts〉(食糖稅對預防肥胖影響的見解):食糖稅政策對肥胖率直接影響的證據仍然有限。在墨西哥和加州伯克萊實施的食糖稅的自然實驗表明,這種干預措施會改變飲料的消費方式,也就是說是一種可行的反肥胖政策。但是,為最大程度提高食糖稅的影響,應對消費者進行替代性健康飲料的教育。

從上面這四篇論文可以看出,肥胖稅的確可以降低不健康食品的消費;但這是否會降低肥胖率,則證據非常有限。也就是說,光是減少不健康食品的消費量,是不足以減少肥胖率。

我已經在這個網站說過很多次,吃是一回事,怎麼利用是另一回事。這句話可以延伸解讀為「減少攝取」是一回事,「減少肥胖」是另一回事。如果只是少吃一點糖或脂肪,但還是一樣討厭運動,是不可能會降低肥胖率的。

最後,我希望有意立法課徵肥胖稅的官員或民意代表,能從下面這篇論文學習一二。

2017年的〈Policy Lessons From Health Taxe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Empirical Studies〉(健康稅政策的教訓:對實證研究的系統回顧),當中提到如果健康稅的主要政策目標,是減少不健康產品的消費,那有證據支持實施將產品價格提高20%或更多的稅收。

政策制定者需要明確宣示健康稅的主要目標,並制定相應稅種,否則稅收就容易受到敵對遊說的影響。只要政策制定者遵守特定的支出承諾,那健康稅專用於健康支出就會得到公眾的支持。

本文經林慶順教授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