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生之年用最短時間完成「民主鞏固」,才是李登輝的真正遺產

在有生之年用最短時間完成「民主鞏固」,才是李登輝的真正遺產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登輝在台灣推動的民主化實驗,坦白講,真的很不簡單,因為他在趕進度,要在有生之年用最短的時間完成至少兩次政黨輪替,來鞏固民主制度,為台灣留下可長可久的民主事業。

文:吳嘉隆

自從1996年李登輝當選首次民選總統以來,台灣的總統人選與隨之而來的政局,其實可以這麼說都在李登輝的掌握或影響之中。

這是因為,李登輝的民主化進程是有理論指導的,目標是要讓民主制度能在台灣長長久久。這個理論是來自於耶魯大學教授杭廷頓(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的「第三波」理論,我簡單地講,要點是這樣的:

  1. 如果一個民主化不能讓在野勢力上台執政的話,那麼這個民主化是假的。
  2. 如果原先威權時代的執政黨下野之後,再也回不去,那這個不是民主化,而是革命。

所以,為了讓民主制度能夠得到鞏固,至少要有兩次政黨輪替:第一次是讓原來的在野勢力能上台執政,第二次是讓原來的執政黨重新執政。簡單講,經過兩次這樣的輪替,各方勢力都承認與接受這個民主制度,這樣的制度才有機會得到鞏固,可以長長久久。

李登輝應該是接受了這個理論,所以在他的任期於2000年結束的時候,我覺得他存心刺激宋楚瑜出來參選到底,讓連戰選不上,而是讓民進黨的陳水扁在三人激戰之下脫穎而出,以些微差距險勝。這是第一次政黨輪替,讓原先的在野勢力民進黨有機會上台成為執政黨。

李登輝曾經在台北市長選舉時舉起馬英九的手,說他是新台灣人,給馬英九很大的幫忙,到了2008年,李登輝支持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樂見馬英九為國民黨贏回政權。這是第二次政黨輪替,讓威權時期的執政黨國民黨重新回來執政,讓民主化不等於革命。國民黨在民主制度下,仍然有競爭的機會,重新贏得選民的支持而上台執政。

到了2016年,國民黨輸掉總統大選,民進黨的蔡英文上台執政,是第三次政黨輪替。在這種情況下,台灣用最短的時間實現了兩次政黨輪替,這應該是李登輝所樂見的發展,就是他在台灣推動的民主化進程有很大的機會能長長久久。

我的意思是,自從李登輝卸下總統以後,台灣的政局其實都在李登輝的影響之下,甚至於是在他的幕後主導之下來發展的。他之後的三個總統,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其實都是他所支持或所樂見的人選。蔡英文甚至於是在李登輝當總統的時候,就進入國民黨政府,後來陳水扁上台後,因為李登輝的推薦當上陸委會主委這個政務官,也可以算是李登輝時代所培養的部長級人物。

總之,李登輝在台灣推動的民主化實驗,坦白講,真的很不簡單,因為他在趕進度,要在有生之年用最短的時間完成至少兩次政黨輪替,來鞏固民主制度,為台灣留下可長可久的民主事業。

我覺得,李登輝時代的「戒急用忍」,「特殊兩國論」,其實不是他的真正遺產,雖然這些政策有當時的時空背景。

李登輝的真正遺產肯定是台灣的民主化,而這個民主化進程20年下來,大家回頭一看,才會頓悟原來民主制度需要鞏固,需要讓左派右派都能認同與接受。這需要一個過程,而李登輝讓這個過程在他的影響之下以最短的時間完成了!

李登輝走了以後,不管你的政治立場是左邊的右邊的,你都可以享受李登輝所打造的這個民主制度,在這個制度之下體驗到普世價值,體驗到台灣人在民主制度中的自信與集體的智慧。

所以從一個歷史的角度來講,李登輝以推動與鞏固台灣的民主化,來回報蔣經國對他的提攜。

延伸閱讀

本文經吳嘉隆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