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費里尼影展】《舞國》:費里尼生涯終點前,獻給一生摯愛的動人篇章

【2020費里尼影展】《舞國》:費里尼生涯終點前,獻給一生摯愛的動人篇章
Photo Credit: 金馬影展 TGHFF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幸好有這次的影展,能完整回顧費里尼的生涯,才能理解與感受《舞國》恬靜的美麗與哀愁。

「2020金馬經典影展:費里尼100」結束第二個週末,隨著影展進行一路沿著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創作軌跡,能在《大路》、《卡比莉亞之夜》窺見茱麗葉塔瑪西娜(Giulietta Masina)的良善、純真,嬌小的瑪西娜面對打擊一次次站起,縱使不敵命運,但堅毅的姿態仍令觀眾心疼,即使瑪西娜為非典型的義大利美女,但在銀幕上一舉手、一投足都成散發獨特魅力的巨人,緊抓觀眾,成了費里尼的靈感泉源之一。

AP_860121140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當然也能在傳世名作《生活的甜蜜》、《八又二分之一》中看見馬切洛馬斯楚安尼(Marcello Mastroianni)的風流倜儻,以記者、導演之眼,深入羅馬上流社會的荒誕無度,以及面對創作瓶頸的轉化和夢境的探索,幾乎宣告和新寫實主義拉開距離,成就費里尼在影壇中獨樹一幟,蔚為大師的基石之作。

1f5x6gf5z3yy6sskhkeneodeadydps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茱麗葉塔瑪西娜、馬切洛馬斯楚安尼,前者在費里尼初試啼聲時便伴在身旁,後者則共同攀上顛峰,書寫傳奇。這一女一男,幾乎可說是費里尼最重要的兩人,而費里尼在導演生涯以及生命終點前,拍出《舞國》,讓兩人首度同台,雖說費里尼拍《舞國》是致敬好萊塢三零年代以踢踏舞聞名的搭檔「金姐與佛雷」,更諷刺電視文化(這種諷刺力道對比早期的費里尼,幾乎是種可愛的玩笑),但對費里尼的影迷來說,《舞國》何嘗不是他對昔日榮光的一種緬懷,追憶瑪西娜、馬斯楚安尼已成絕響的風華絕代。

在片中,瑪西娜不若以往甜美,馬斯楚安尼則禿了頭,瀟灑不再,但歲月除了在兩人臉龐鑿出斑駁的皺紋之外,反倒提供某種洗盡鉛華後才能浮現、欣賞的舞台魅力。觀眾能看見瑪西娜、馬斯楚安尼雙人共舞,且一定要在〈奇人軼事〉這種類似馬戲團趣味的節目中演出(侏儒當然不可少),節目主持人還要是《小牛》的弗蘭科法布萊齊(Franco Fabrizi),似久違不見的老友,透過《舞國》開一場跨時光的同學會,即便初見面時身上還有點鐵鏽,但寒暄過後,默契依舊且發散光芒,若費里尼早一點拍《舞國》,是揮灑不出此種力量的。

《舞國》似費里尼的《小丑》,都以一場大秀作結,這是費里尼對鍾情的事物與摯愛,獻出的溫柔與浪漫。縱使馬斯楚安尼上了年紀,在舞蹈中會喘大氣,會踉蹌摔跤,但他身邊始終有瑪西娜的打氣與扶持,告訴他在哪個拍點該轉身、該拉手、該踢腳,想偷溜的馬斯楚安尼還是為了瑪西娜完成演出,好似費里尼從影生涯的 40 年般,無論狂風或大浪,「始」「終」都有這兩人陪伴。

而完成演出的瑪西娜在台下獨自感動時,頑皮的費里尼還要安排一個角色去打斷,讓熟稔費里尼的觀眾也從感動中破涕為笑,心想:「這真的好費里尼。」然後繼續愛上費里尼巧手雕琢的影像世界。

Ginger-and-Fred-1600x900-2
Photo Credit: 《Ginger and Fred》

片尾,瑪西娜和馬斯楚安尼向彼此傾訴,聲稱在〈奇人軼事〉的演出僅為看對方一眼,接著便揮揮衣袖,祝福、道別,在車站作勢「嗚」的一聲後,仍各自轉身,踏往未知的遙遠彼方。此時,台下的觀眾或許早已成了淚人兒,歲月的痕跡原來那麼美,說穿了,費里尼的神話至始至終,也就是這幾人的故事。

戲拍完了,影像會留下,電影是魔法的瞬間,也能成永恆流傳,這點在《費里尼的剪貼簿》中,看見馬斯楚安尼和安妮塔艾格寶對望彼此,一杯烈酒下肚,重溫《生活的甜蜜》時,更有感觸,也讓人哭上幾回。縱使費里尼、瑪西娜和馬斯楚安尼等人已相繼離去,但他們永遠會活在影像中,與後世無數影迷的心頭,這是他們和電影告訴我們的事。

幸好有這次的影展,能完整回顧費里尼的生涯,才能理解與感受《舞國》恬靜的美麗與哀愁,對費里尼過往作品有一定認識,再欣賞《舞國》時,會非常、非常、非常動人。

AP_850213013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