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無法拒絕長大的我們》:對於星球來說,小王子是個非常溫柔的房客

《致無法拒絕長大的我們》:對於星球來說,小王子是個非常溫柔的房客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個人折了一節樹枝說這樹枝是他的,另一個人切了一截樹根說這是他的,兩人協議以樹葉當作貿易媒介,接著開始拿樹葉當購入對方的商品。但這兩個人沒搞清楚,這些東西都是屬於地球的。

文:宮能安

溫柔的擁有與可怕的佔有

我是一個腦袋塞滿奇怪想法的人,常常提出很多的「為什麼」,也很愛問身邊的人很多奇怪的問題,那些問題荒謬到不可能發生,但我就是想知道。

「如果怎樣怎樣……,那麽你會怎樣?」

也因為也常常透過問人、問自己很多怪問題,我會產生一些對我而言成立,但對大家來說不合理的結論,儘管如此,我的宇宙仍是這樣運作。

我曾經思考,很多商人說:「你這樣殺價,我根本不合成本。」以社會交易的邏輯來看,我當然知道「成本」含義很廣,包含時間、原物料、金錢。假設五金行的老闆透過金錢,進貨這批鐵製器具,而這些鐵製器具廠商從鐵工廠出產,這些鐵工廠的廠商也是用錢去購入鐵礦提煉出的鐵,那上游煉鐵廠商,要不就自己挖鐵礦,要不就再用錢跟某處挖礦端點購入。

先不論我腦袋裡對於鐵器的出產流程有沒有誤,對我來說,這都是以人類社會為主的思考方式。當我順完以上的順序,我就在想:「這些所有過程中使用的東西從頭到尾都不是屬於人類的!人類卻說這是自己的成本?人類真的好奇怪!」

首先,我們一出生來到這個地球上,能擁有的就是自己的髮膚、腦袋、肉與骨骼還有器官,這就是我們的成本。但人類長大之後卻從地球上取一樣東西,說那是屬於他的,然後要賣給別人,最有趣的是,連買東西的那張紙或是銅板貨幣的製造原物料,都來自地球。

把這些交易行為簡化到最單純,就是有一個人折了一節樹枝說這樹枝是他的,另一個人切了一截樹根說這是他的,兩人協議以樹葉當作貿易媒介,接著開始拿樹葉當購入對方的商品。但這兩個人沒搞清楚,這些東西都是屬於地球的。

再講得更荒謬一點,假如我是一顆地球,我肯定覺得這些出生在我身體上的地球人奇怪透了,怎麼有一大堆人沒經過我的同意就擅自住在我身上,來住也就算了,竟然開始有人在我臉上挖走眼珠,有人在我胸口切分乳頭,然後都說是他們自己的,接著再擅自決定用我的頭髮來交易,某人用五根頭髮買到我的眼珠來打球,另一個某人用十八根頭髮買下我的乳頭做成項鍊。

等一下!不論是眼珠、乳頭甚至連用來交易的頭髮,都不是取之於你們,你卻都說是自己的,這些沒有禮貌的人!

以我的描述看來,我們好像自己正在地球上鬼打牆。

地球:「你們拿這些幹什麼?」

人類:「沒什麼。我佔有他們。」

地球:「你佔有乳頭?」

地球:「你佔有那些乳頭有什麼用?」

人類:「使我變成富翁呀!」

地球:「變成富翁對你有什麼用?」

人類:「來買別的乳頭,假如有人找到的話。」

地球:「哦……」

「這些人類,」地球對自己說:「人類的理論有點像酒鬼。」

我想那些政治家、房屋建造商、企業家、貿易商或是任何大小老闆們聽到我這樣的念頭,應該都覺得這傢伙是個瘋子吧!

小王子說:「我擁有一朵花,我每天用水澆花。我擁有三座火山,每個禮拜我都仔細打掃他們。我也打掃一座死火山,誰知道它會不會再噴火?這對我的火山有用,也對我的花有用。但是你並不對那些星星有用……」

對於任何一顆星球來說,我覺得小王子應該會是個非常溫柔的房客,而地球可能也希望我們能像小王子一般的禮遇它,他向企業家提出的概念是「擁有」,而不是「佔有」,這點與企業家的理念並不相同,企業家說他佔有星星,有的人可以佔有一顆鑽石,有些人可以佔有一座島,但他們卻從來無法對星星施展自己最良善的付出,而是利用自己的星星、鑽石、島,來為自己獲得最高的利益。

對於眼前萬物的思考,若是我們以「擁有」取代「佔有」的思維。試著想想我們能替我們擁有的這顆星球做些什麼。我們不該佔有這顆星球,一心只想著這顆星球能為我們帶來什麼利益。

我們不過是來借住八十年的房客罷了。

相關書摘 ▶《致無法拒絕長大的我們》:有些月經,來得跟性別一點關係都沒有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致無法拒絕長大的我們》,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宮能安

現在的你,還能看見盒子裡的綿羊嗎?
一趟尋找初心的旅程
這本書獻給孩子也獻給大人

不放棄長大,也不要忘記內心
沿著小王子的足跡,遇見徘徊在孩提與成人轉角的自己
26個令人心照不宣的成長反思,關於友情、親情、愛情、孤獨、成功、人性和自我……

以世界最美故事《小王子》為本,宮能安創作「地球人遇見小王子」一劇,在各地校園掀起巨大迴響。在本書,他再度接軌小王子的航道,投影自己的生命經歷和看待事情的方式,更寫下那些為了懂事、為了不寂寞、為了脫逃、為了安靜、為了長大的我們的過去和現在,希望能讓你有所省思,不管是哪方面的都好。

202006_致無法拒絕長大的我們(立封書腰版)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