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從李登輝逝世到SOGO案,看政治不是只分藍綠血觀音

【關鍵眼中盯】從李登輝逝世到SOGO案,看政治不是只分藍綠血觀音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判斷對政治人物的好惡時,會習慣用藍綠來做分辨,但從李登輝「穿越藍綠」後留下的功過和這次SOGO案中超越黨派的立委涉入來看,我們或許該開始練習轉用「舊政治」和「新政治」作為政治人物價值的評斷標準。

前總統李登輝逝世,有些人感念他帶領台灣走向總統全民直選的貢獻,也有些人認為他將黑金帶入中央、將黑道帶入地方的「遺產」讓台灣至今深蒙其害,政治人物的功過該分開檢驗還是相互抵銷,也成為許多人討論的焦點。

幾天之後,調查局針對現任立委陳超明、趙正宇、廖國棟、蘇震清,以及前立委陳唐山、徐永明等人可能涉及的貪汙案件進行搜索,至今已有多人被羈押禁見。不同以往林益世或高志鵬這種單一政黨特定人物的案件,這次SOGO案中涉及的立委政黨涵蓋藍綠黃,讓人發現壞事的規模越大,越可能超越黨派。

許多人判斷對政治人物的好惡時,會習慣用藍綠來做分辨,這人屬於藍、屬於綠、曾經挺藍或挺綠,因此綠好藍壞或反之亦然。但若從李登輝這樣「穿越藍綠」之後留下的功過來反思,我們或許該開始練習轉用「舊政治」和「新政治」作為價值的評斷標準。

當然,要一刀劃分新舊政治並不容易,但我們或許可以使用勢力成形的過程來區別——若屬於傳統勢力的延續,不論地方利益或中央權力的涓流,透過私相授受方式為朋友圈建造一個權勢的小房間分配利益、從中獲得好處等等的,「血觀音式」的政治模式。

相對於舊政治和舊勢力,那些不屬於傳統國家傳統利益結構,或長期被排除在既有利益結構外的那些群體,不管是小額募資而成的參選人,或是長期未被納入國家政策的那些倡議團體或NGO,那樣的人選因為沒有對「舊勢力」負責的壓力,通常更能夠效忠投給他的每一張選票,成為那些一個個選票印章背後期許的自己,更有本錢能毫無顧慮的改革。

要注意的是,新舊政治和政治人物的年紀沒有關係。

例如蔣月惠在當選屏東縣議員時已經五十中旬,但沒有包袱的她可以全心投入自己在乎的議題和倡議的價值,反觀國民黨內許多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因為成長之路和從政契機充滿了「長輩」們的庇蔭,獲得權力之後,下決定時勢必會比別人多一些徵詢的對象,而出現外人眼中的「老人」思維舉止,近年來許多民進黨內的新人,也逐漸出現這樣的跡象。

當然,也不是年輕的政黨就沒有舊政治的政客。

例如這次疑似捲入收賄爭議的徐永明,從他早期三立名嘴常客(與他同期的徐國勇現在已經是內政部長了)的身分,到2015年外傳民進黨徵召選立委時的爭擾,發跡之初其實也與當時的黨派利益結構密不可分。

而年紀更輕的民眾黨也包含了許多舊勢力代表人物,從陳建銘之女陳思宇參選立委時的失利,到吳益政與高雄市議會糾葛不清的爭議,甚至其黨主席柯文哲在與遠雄開會之間的態度轉變,都是無法用黨齡或微軟正黑體來洗新的「老氣」。

李登輝 王金平
Photo Credit: 李登輝

回到李登輝,如果多數人認同他的黨派統獨立場轉變可被接受,留下的緊密利益結構阻礙台灣今日構造改革的動力,李登輝時代的終結,或許可以提醒大家,影響台灣政治最大的不是藍綠、不是統獨,而是緊抱舊政治並且從中得益的人。

如果你想要真正的改變台灣政治,下一次投票時,或許最首要的考量是這個人代表哪方利益,選出一個你支持立場的新政治的代表,讓舊政治逐漸凋零,或者這也才是李前總統退休後那句「台灣,要交給你們了」背後的真正期許。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