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進口泡麵為何成「韓國拉麵」?談菲國新冠疫情口罩、泡麵過剩現象 

中國進口泡麵為何成「韓國拉麵」?談菲國新冠疫情口罩、泡麵過剩現象 
Photo Credit: 溫瑀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波疫情中,價格崩盤的不只泡麵,還有口罩。在疫情尚未爆發時,一片口罩價格約為5披索(約2.9元台幣),二月起一路漲到16至24披索(約9.5至14元台幣),許多人到處搶買口罩、酒精,然後再加價轉售,造成口罩價格居高不下、供不應求。

文:溫瑀婷(在菲台商)

前幾天朋友傳來一張馬尼拉街頭的照片,照片中的菲律賓人在街上擺攤,幾箱中國進口的泡麵,以低於原價一半的價格出售,牌子上還用英文寫著「韓國拉麵」,希望藉此吸引人購買。看似好笑的一張照片,其實有一段泡麵過剩、價格崩盤的故事。

想發疫情財的中國商人

今年2月底,疫情已經在馬尼拉蔓延,首都地區人心惶惶,同時也不斷地傳出要封城的消息,一般民眾開始搶買民生物資、準備囤糧;而在此經商、工作的中國人因為經濟較為富裕,多半也是選擇大量囤糧、在家躲避疫情。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泡麵──作為最常見的即食產品,當然也是供不應求,有中國商人嗅到了泡麵商機,打算從中國進口上萬箱的泡麵和罐裝飲料,發一筆疫情財。

這裡要補充說明,2月時因為疫情的關係,中國許多地區的工廠停工,連帶影響了泡麵供不應求,全通路缺貨。而2月底開始,中國部分地區工廠產線逐漸復工,才得以開始消化龐大的內需市場訂單。人算不如天算,上萬箱出口菲律賓的泡麵訂單,在4月底、5月初才到港,此時的菲律賓已經進入封城階段,民眾不只出門採買糧食有限制,中國泡麵的主要經銷管道──華人超市也多半關店躲避疫情,要說封城後的馬尼拉街頭有多冷清,那些進口泡麵的中國商人,看著上萬箱的泡麵以緩慢的速度銷售著,心裡恐怕更冷了。

S__7913521
Photo Credit:溫瑀婷

眼看著封城的緊張感已經大不如前,民眾也不再囤積糧食,甚至傳出六月底即將解封的消息,當初想發一筆疫情財的中國商人,看著還有上萬箱今年10月過期的泡麵,覺得苗頭不對,紛紛開始低價拋售。

於是6月中起,菲律賓各地的華人超市不約而同地開始促銷泡麵,還都是同一個品牌,價格幾乎是原價的七折;到了7月,價格更是跌到了五折,原本只會陳列在華人超市的泡麵,也開始批發給菲律賓當地人販售,企圖增加銷量,於是造就了那張馬尼拉街頭的照片──「韓國拉麵(其實是中國泡麵)、一碗25披索(約15元台幣/4元港幣)」。

不只泡麵,口罩價格崩盤80%

在這波疫情中,價格崩盤的不只泡麵,還有口罩。在疫情尚未爆發時,一片口罩價格約為5披索(約2.9元台幣/0.8元港幣),二月起一路漲到16至24披索(約9.5至14元台幣/2.5至3.8元港幣),許多人到處搶買口罩、酒精,然後再加價轉售,造成口罩價格居高不下、供不應求。在這關鍵的時間點,中國剛好疫情趨緩、不少工廠看準商機,開增口罩產線,全力衝刺龐大的內需和外銷市場,而許多在菲的中國商人,也開始做起了口罩買賣的生意,用中文外包裝,打著台灣製造的名號,銷售給菲律賓人。

好景不常,原本炙手可熱的口罩,因為疫情的緊張感逐漸消退,買氣直線下滑,又因為太多中國人一窩蜂地進口口罩,發現買氣不如以往又急欲拋售,造成原本一片16披索的口罩,7月時已經掉價到一片2.5披索,跌價的幅度達80%。

RTS3JIWK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菲律賓奎松市百貨公司陳列的口罩。

疫情對中國進口商的影響

自2月疫情爆發以來,菲律賓各級城市紛紛採取封城措施,商店與公司暫時關閉,民眾頓失經濟來源,手上的現金轉而全數花在採買食品及民生必需品上,原本中國商人主要經營的雜貨、手機配件、手錶、球鞋、衣服等「非必要性商品」,營業額幾乎僅剩原本的一成不到。一位在中國城經營手錶批發的商人表示:「以前每天少說也收入300千(指30萬披索),現在一天手錶有賣到10千(1萬披索)就要偷笑了。」

與此同時,一部分的商人選擇跟隨政府的政策,尋求疫情下的賺錢機會,例如8月3日政府宣布民眾須配戴透明面罩才能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新聞一出,微信上一片沸沸揚揚,有人立刻安排從中國進口幾萬個面罩、有人大量收購市場上的現貨;而菲律賓當地的小商人也在臉書上到處收購,轉手再轉手,短短兩天時間,原本批發價為20披索的面罩,到菲律賓民眾手中時,零售價已是95披索,且「一罩難求」。

中國商人進口買賣,常常一出手便是幾百萬、千萬價值的商品,也因此他們進口的數量和批發價格,往往直接影響著市場;循之前泡麵、口罩的模式,不難想見在這浪頭上,一窩蜂大量進口面罩後,下一波滯銷的商品會是什麼。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